第1章 白瞳
  • 水镜宫
  • 施阳子
  • 2236字
  • 2017-05-14 18:34:44

二月初,雨后初晴,空气微湿,天空蓝得轻灵澄澈,东风吹皱一池春水,飞扬起一阵阵杏花雨。

锦城素称天府之城,自有一番繁华和热闹,比之金陵城更多了一份安然与闲适。此时,一个黑衣人骑着白马,正晃悠悠的跟着人群进城。这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头发简单的束成一个马尾,脸上还蒙着一方黒巾,只露出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她眉宇间带着些英气,那双眼睛却极赋灵韵,似是会说话一般,极有特色,任谁见过一眼都不会忘记。

她虽是一身男子装扮,举手投足带着一番江湖儿女的洒脱与利落,远看确像是一位翩翩浊世少年郎,但稍微走近些,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位女子。她如此装扮不过为着方便,并无意掩饰身份。

这人正是一路自泸州奔行至锦城的水镜月。

水镜月不眠不休的赶了两日路,如今是又渴又饿,伸手解下马背上的酒囊,晃了晃,却连一滴酒也没有了。水镜月无奈,喃喃道:“好容易去一趟泸州,居然没能多买几壶泸州老窖,实在是罪过。”

那一声“罪过”刚落地,身旁就传来一声尖叫——

“啊!疼死啦!”

少年的叫声清脆嘹亮,一下子吸引了半条街的目光。

水镜月坐在马上,一双好看的眼睛对着他眨了眨,然后又把视线移向身下的白马,揪着它的耳朵问道:“阿离,是你踢的?”

她才分了会儿神,这马就给她惹祸,不知道他们如今正在逃难吗?还弄出这马引人注目的事。

那叫阿离的马儿似是极有灵性,甩了甩头,眨巴着大眼睛跟她对视,好像在说——我不是故意的。

水镜月无奈,拍着它的脑袋算是安慰,下了马,扶了那少年起来,问道:“小义士,你没事吧?伤哪儿了?我带你去看大夫。”说来也巧,他们现在站的地儿正好在一个药铺门口,店里的伙计也围着看热闹在,听了水镜月这话,知道有生意上门,乐了。

这少年看着不过十四五岁,一身短打扮,看着像是哪位富贵人家的小厮,一张脸平平淡淡,一双眼睛看着却很是机灵。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什么小义士?我叫阿杰。”

水镜月忍不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心道——我还阿姐呢?小屁孩!

阿杰上上下下打量了水镜月一遍,道:“姑娘,我看你也没不容易,本大爷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随便给个五十两银子就行了。”

水镜月皱眉,若不是她急着赶路,真想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屁孩。她这么想着,伸手就去摸阿离的耳朵,似乎是赞赏它刚刚那脚踢得实在不错,唯一不足的就是力道太轻了!

阿杰见水镜月不作声,插着腰,朗声道:“喂喂,我看你穿得人模狗样……”

就在水镜月想着是该把这小子拐到没人的地方揍一顿,还是直接在这儿揍一顿的时候,人群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阿杰,你又惹祸了?”

这人的声音透着股子慵懒,很低很轻,似是不愿意多用一份力气似的。

阿杰听了这个声音却立马就焉了,收了嚣张跋扈的神色,一脸紧张的小跑过去,道:“公子,您怎么出来了?”

来人是位白衣公子,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纪,穿着一身对襟长衫,头戴白玉冠,斯斯文文的样子像是个书生。他长得倒是丰神俊朗,就是一双眼睛紧闭,竟似是个盲眼的。

他一出现,不仅阿杰乖巧多了,周围的人群也都散开了,让出了一顶黑色雕花的轿子,想来这人还颇有些地位。

水镜月看着他,总觉得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不由自主的就摇了摇头。

阿杰在白衣公子耳边说了些什么,似是有些委屈,却不料那白衣公子一个爆栗就凿在他脑门上,赶紧低了头,捂着脑门不说话了。

那白衣公子朝水镜月的方向转过来,对她拱了拱手,道:“月姑娘,阿杰年纪小不懂事,冲撞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说着竟对水镜月鞠了一躬,阿杰再一旁看得很是不落忍,却不敢再放肆了。

水镜月听他叫出自己的名字,倒是有些吃惊,心道不会真是认识的吧,问道:“你认识我?”

白衣公子道:“月姑娘的侠名,天下谁人不知?”

水镜月十三岁离家,游历江湖,吃喝玩乐,顺带找人打架——无意中管了不少闲事。她年纪轻轻,功夫却是极好,人缘也不错,没两年就成名江湖。只是,混了五年,江湖中仍旧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甚至没几个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只称她为“月姑娘”。

黑色劲装、黒巾蒙面,再加上一双极具识别性的眼睛,几乎成了水镜月的标识,走到哪儿都能被人认出来。

只是,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蜀中,不曾想竟也被认出来了,对方眼睛看不见不说,还不像是江湖人士。她顿时觉得逃到蜀中来,也许是个错误。

阿杰见水镜月一直盯着他家主子的眼睛看,眼中还带着些怜悯,心中有些不快,拉了拉白衣公子的衣袖,道:“公子,我们还是赶紧去下家医馆看看吧,太晚了回去王爷可是会担心的。”

白衣公子点了点头,对水镜月拱手告辞,刚转过身,却听见水镜月在身后叫道——

“公子请留步。”

水镜月牵着阿离走近,问道:“这位公子,恕我冒昧,公子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白衣公子道:“没事,不小心吃错了东西,中了毒。”

水镜月道:“我略懂得些医术,公子不介意的话,能让我看看吗?”

白衣公子点了点头。

水镜月道声“得罪”,伸手掀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然而,就在她看到那一双眼睛的时候,惊得差点失手伤了他,连忙后退两步,看那白衣公子的眼神十分复杂,一半是恐惧惊讶,一半却似是欲语还休——

那是一双白瞳,温润如白玉羊脂,却是不见眼珠子。

阿杰见她这模样,只以为她被吓傻了,冷哼了一声,拉着自己公子就要离开。

水镜月却猛然上前一把拉住了白衣公子的手腕,道:“我知道有个地方能治好你的眼睛。”

白衣公子面色不变,也不知是不信还是不在乎。阿杰听了这话却激动起来,盯着她的眼睛急急问道:“真的吗?”

水镜月点头,道:“水镜宫,你们总该听过吧?”

阿杰睁大了眼睛,问道:“可是‘花前月下无影刀,杏林春暖水镜宫’的那个水镜宫?”

水镜月淡淡道:“除此之外,还有哪个水镜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