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80字
  • 2017-05-07 23:19:21

这一系列动作如同哑剧一般让两个女生哑口无言,寝室瞬间安静了,只有左边女生按动鼠标的声音显得如此惊心。

这两个女生他们都见过,唯一的一次是军训前在校长家里,左边坐在花哉床上的人叫莫宵,是校队的助理。右边坐着的叫金雅晴,是校队队长。

这俩美女从没有被男生无视的经历,用菁虹论坛上的说法:想舔她们的男生多到能从虹飞的校门口排到申江边。

“握草,什么情况,”莫宵轻声地对晴吐槽,但声音却回荡在这小小的寝室不肯散去,雅晴指了指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没有说话。

“我就说嘛,不放心你们所以才来你们的狗窝看看,”莫宵像是在对空气说话:“现在菁虹论坛里都在议论王家塘的事情,但图片看来看去就那么几张,也看不出什么来嘛,齐天的腿断了?”

没人答理,两人的目光同时射向了唯一活着的蔚杨。

“断了,”飞鸟的声音从上铺传来。

莫宵来了精神踩着花哉的床沿探头去看上铺的飞鸟却迎来了他的背影。

“谁被捅出血了?”她问,但是没有等来回复,莫宵又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后背。

“张丽洁,”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声音。

“什么!”晴虽然有预感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追问:“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沉寂了几秒后又有一个声音传出。

“为什么你们都好好的张丽洁却被捅伤了,啊?!”莫宵带着哭腔踢了踢躲在被单里的花哉,还是没反应。

“走吧霄霄,要熄灯了。”雅晴拽着莫宵的衣服把她拉了下来,最后又对着空荡荡寝室看了一眼,熄灭了灯,挥手关上了门。

莫宵有两行眼泪划过脸颊,雅晴也满眼通红。虽然只是在校长家里见过一次面,但她俩都喜欢上了这个娇小而美丽的女孩子。

那几天莫宵一想到寝室里又要迎来她这样一个室友开心到睡不着觉,夜里在自家的公主床上抱着洋娃娃心中却想得是张丽洁的身影兴奋不已,于是她亲自拿了家里最松软的被子给张丽洁铺好了床。

身为魔都的名媛,在别人眼里她一点不像公主,但她却把张丽洁当做了自己的小公主,甚至还有些花痴。

当雅晴这样无奈地提醒她的时候,她却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册本草纲目,然后一边翻着一边喃喃自语,有没有什么中药能治疗花痴的。

原本要到后天才会搬来的莫宵却迫不及待地想来抱抱张丽洁,虽然她从没得逞过。

冷清的四方格,洋娃娃寂寞地躺在张丽洁的床上垂着眼皮。

雅晴的激情被浇灭了一大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刷着牙却走了神,嘴角咧开一丝嘲笑,一切原本就不该这么顺利的。

已经过了熄灭的时间,整栋大楼更加安静的可怕,只有时不时传出的几声怪叫和远处宿管阿姨善意的敲门声才能证明有人存在。

“小苏。”

“嗯?”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睡觉。”

“可我还没刷牙。”

“镜儿,我也想撒尿。”

“那你们就去!”

“苏兄,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啊?”

。。。。。。

“嘭,嘭,嘭,”就在蔚杨迷迷糊糊似睡非醒的时候,三声敲窗声响起。

他朝对面的窗户望去,一片漆黑,又看了看窗左右两边的床就见花哉侧起了身,他一直憋着尿睡不着又没有起床的力气,此刻他却忘了尿意,似乎在等待下一次声响。

过了1分钟也没有异样,于是好奇的花哉便慢慢起身往窗口摸去,就在他拉开窗户的一瞬间,一张鬼脸出现在了窗口伴随着一束手电筒的黄光。

可怜的花哉“哇”地一声跳了出去跌到了地上引起一阵响声,众人也都起身看着窗外这个阴森的人脸。

“哈哈哈哈哈~”一阵清脆的笑声之后,借着微弱的灯光,众人看见一个身影麻利地翻窗而入。

“呼,热死我啦,澡白洗了,”少女关上了窗。

见五个人都看着自己却没有一点反应,便着急地问:“怎么,没见过美女吗?”说完就自顾自的坐到了花哉的床上又把手电筒照着地上的花哉问:“哎,有花露水吗?”

花哉看着那个坐在自己床上悠然地扣着脚踝的女子,暗叹此子不是池中物。

“有,有,”说完,花哉就去柜子里翻找起花露水。

少女也不闲着,用手电筒一个一个照过两面墙壁三人的脸,又站在花哉的床上一手抓着头顶的床架去照上铺人的脸,却被吓了一跳:“哦哟,大半夜还拿个破玻璃瞎看什么啊,不怕我照瞎你的眼睛啊,哎!你往哪里看啊,你个色狼!”

说完没好气的又扑通一声坐回了花哉床上。

见自己已经表现的那么热情了还是没有换回一点反应,少女叹了口气问:“谁是苏镜?”

“我。”

少女把手电筒照向苏镜的脸,他没有闪躲,眼睛睁的大大的,侧躺着静静地看着。

“你就是他们老大?”她又问:“谁是花哉?”

“我,我,”花哉的声音从厕所传来,良久回到寝室从壁橱里拿出一瓶花露水递给少女,见少女正怒目圆睁看着自己,花哉吓得一哆嗦,随即坐在了地上麻利地拧开瓶盖,倒了点花露水在手掌心,直接糊在了少女的脚踝。

少女吓得缩回了脚嗔骂:“哎呀,耍流氓啊?”花哉也没理会她又把她的脚拉回到自己面前,再次抹了一些花露水。

几分钟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花哉给少女身上可见的皮肤上的蚊子包逐个涂完花露水后,少女索性盘起腿做在了花哉的床上对在躺的5个人做起了思想工作。

齐天人狂不假,但又是出了名的重情重理,断然不会报复,而且雅晴能准确的猜透他的心思:亲自单挑报仇。

其实根本不用猜,世人皆知。而且他还会用家族的资源摆平那些为了争一口气的父母,这是他从小到大一直打架而不出事的铁证。

至于尚武的那些人,则根本就不用担心,他们不敢乱来,只要他们还想打联赛的话。319想要报仇的话只要在赛场上干翻他们就可以了,如果有幸碰到了话。

“外患已除,只怕内忧!”少女意味深长地总结道:“年轻人不要在意细节。”

说完便起身翻出窗外,“你们两个给我注意点,臭死了,狗窝!”出去后又补了一句:“明天5点一刻操场晨练,”摔窗而去。

“她有病吧?”

“想不到我莫宵竟然被一个邋遢的臭小子占了便宜,”莫宵喃喃自语,此时她正徘徊在三楼通往四楼的水管上,却意识到自己的拖鞋还留在319,只感到一阵心累。

三楼有一个很大的阳台,是男生们晒衣服被子的地方,而四楼也有一个就是小一点,五楼的就更小了。

从高处看这三层楼就像梯田一样,要说爬上爬下还算方便,可进这学校的都是富家子弟或者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自然不会去做这个事,即使那些调皮的学生也不会这样无聊。

当然女生往男寝跑和男生往女寝跑还是有本质的相同的,那就是吃亏的都是女生!

莫宵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翻进了412的寝室,也不顾及多么邋遢,径直翻到在了床上,不想动弹。带着哭腔口中念念有词:“不活了,不活了,不活了。”

“怎么样?”

“奇葩啊,整个寝室都是奇葩。”

“我是问他们的情绪状态。”

“这个我没问。”

“那你去干什么了?”

“本来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听你的话。”

“结果怎么了?

“额,,结果没怎么,我就教训了他们一顿,别再像懦夫一样,要好好学习什么的。”

“真的?”

“真的。。。他们明天会准时来晨练的你放心吧,我现在好累,只想睡觉。”

莫宵背过身去把毯子盖在头上,“大概,会来的吧,”她心里默念着。

这一晚,雅晴做了一个很沉重的梦,梦境中她回到了去年那场与三中的比赛。

同样还是与蒋毅的对峙,这次她不再无法动弹,而是握紧了手中的弓,拉开了弦,打了一酣畅淋漓的比赛。

直到生物钟把她从战场拉回到了现实,经历了昨天的大悲之后,雅晴有点相信命运了。

晨曦微露,她看到了不久的将来在赛场上与新同伴们一起拼搏的样子。想到这她伸了个懒腰,都在才好!

偌大的操场只有319的5个人整整齐齐的蹲着各种马步。高飞鸟透过望远镜看着莫宵缓缓地由远及近最后站在自己面前。

“看够了没,”莫宵双手叉腰,布满血丝的眼睛暴露了她沉痛的心。

飞鸟不慌不忙地把望远镜翻转后又盯着莫宵说:“走开,走开。”

“别闹霄霄,”雅晴白了一眼飞鸟说:“我们在暑假时已经见过一面了,现在重新介绍一下,我是校队队长雅晴。”

“我是助理莫宵,哎,你看什么看,臭流氓!”莫宵插着腰瞪着花哉。

“啊哈哈哈,我在看你腿上的蚊子包好了没有,”花哉摸了摸头。

“我手上也有,背后也有啊,你为什么偏偏看我的腿?流氓变态!”

“哦是吗,把小手拿来我看看。”花哉边说边去拉莫宵的手,莫宵后退一步并故意发出了磨喉的声音然后作发射状。

“握草!”花哉本能地往后一闪,众小伙伴也不禁后退了半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