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48字
  • 2018-06-23 21:09:57

“WOC,这不是我的匕首嘛,为什么在她手里!”断牙惊讶地说不出话,揉着自己的胸口慢慢坐下,然后挪到了墙边,看着长发姐的眼神中有难以言喻的闪动。

“谢谢,”长发姐把匕首丢还给断牙,然后走向了兑乐。

断牙看向兑乐,情不自禁地把匕首举到自己的嘴边闻了闻,暗香流动。

震惊!因为断牙的痴汉模样,因为长发姐的手速,兑乐有些慌了。他暗骂自己的大意,在初次亮相就要面对这样的结局也是他没料想到的。拔出匕首架在身前,兑乐不信秦矜惠还能从他手中夺过武器。

交手时的第一击很重要,对它的预判就更加重要了。

但兑乐却看不穿这个面具,只想着若是占了下风,也会不顾脸面地去拉扯对方的头发。

长发姐试探性地朝兑乐踢了两脚,兑乐险些躲不开,惊讶于对方的速度和爆发力。他找不到切入点,只能不停地向后退去,见长发姐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他便转身开跑沿着另一个通道去了。

飞鸟路过了花哉身边,拿出匕首朝瘦冬辉补了一刀。又走到了蔚杨身边,发现比赛局面很乐观,到现在为止至少打成了平手,根据资料,对方还剩一个队长,一个胖子,一个铁牛和一个鹰爪。

飞鸟又想了想己方,若是最坏的打算,断牙和兑乐都被淘汰了,那就只剩赵逸灵和他自己了。

飞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赛场的设计看似只能杠正面,拼刺刀。

他拾起地上的木刀朝一个冬辉补了一刀,又走到短发妹子的面前蹲下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取下了她的面具。妹子抿着嘴眨着眼睛,不知道飞鸟想做什么。

也许他只想看看我的样子,短发妹子安慰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是不敢乱来的。

飞鸟不顾妹子眼神中的迷惑,一手捏住了她的鼻子,一手捏住了她的嘴巴,然后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可还没过几秒,短发妹子就甩头并用手挡开了飞鸟的双手。

“你干什么啊?”

“补刀。”

“神经病啊,要补刀你像刚才那样直接插我一刀不就行了?”

“没规定必须那样子啊。”

“男女授受不亲你懂不懂啊?三当家!”

“唉?你也看过那出戏?”飞鸟说着一屁股坐到了短发妹子的身边,看架势像是要久别重逢之后的秉烛夜谈。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在比赛的时候聊天吧,妹子这样想着,她自觉刚才说漏了嘴扯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来,便不想再搭理飞鸟,索性转身朝向另一边,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三当家临死前在想些什么吗?”

“他在想一个短头发的女孩,”飞鸟又说。

“神经病!”短发妹子骂道。

“真的,我发誓,骗人是小狗。”

“你又不认识我!”妹子说完又朝旁边挪动了一些距离,以示要与飞鸟划清界线。

飞鸟笑了笑,他分明看到短发妹子的脸有些红了。但坐在对面墙壁的那两个少年却是两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我当然认识你,我还认识你们的模特队长呢。”

“你们队长号称是东区第二女神吧,平时为人又低调,也没有绯闻。”

“不过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虽然你胸!无!大志,平!平!无奇,但我觉得你的虎牙很可爱。”

飞鸟自言自语着,见妹子真的不再开口,他又爬到短发妹子的另一边靠在她身边坐下,继续说道:

“你是钻研剑术的吧?也很懂剑,你看,这把木剑的重心就很有讲究。”

“重心往前是追求打击力度,往后是追求实用灵活。每个剑士对于剑的重心要求都不一样,你信不信我能从这把剑的重心,看出你的人心?”

“什么?不信?那好吧,那我就不讲这个了。我就说说虹飞的秘密武器赵逸灵同学吧。”

妹子听到这三个字终于有了反应,她转过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飞鸟。

“赵逸灵同学在河边种了一个很漂亮的花园。”

“有一条小狗名字叫小黑,也经常去那儿玩。”

“啧,剑术,他练得是什么剑术?”短发妹子问。

“毁天灭地霸王剑!”

“切!王八剑要么,”妹子不屑地说:“他肯定打不赢我们队长,不,他连我都打不过。”

“那你怎么会被虹飞排行第六的蔚杨打败呢?还打了你们两个?”

“那是因。”

短发妹子狠狠白了飞鸟一眼,不再说下去,又转过身背对着飞鸟,双手环抱着两腿整个人都折叠到了一起。闭上眼睛和嘴巴,她打算将这个状态持续到比赛结束。

“真没劲,”飞鸟撑着木刀站起了身走开了,远远地抛下一句:“这把刀借我。”

赵逸灵数着自己拐过的弯直到第11个总算看到了一个人。那是个披头散发的女生坐在墙边,一条腿笔直伸展在地面,另一条腿弯曲被双手抱住,她的整张脸都靠在大腿上,头发从一侧垂下如瀑布。

“要出事!”看台上的华羽说。

苏镜摇了摇头,回应淹没在了声海中。

啪!

紫檀剑撞击在长发女生的脑袋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长发姐揉着被紫檀剑撞击过的地方,并不是很痛。复杂的眼神躲藏在瀑布后面,看着赵逸灵远去的背影,他甚至都不肯驻足去看她第二眼。

之后的道路只剩下了一条,墙壁上不再有岔道出现。又走了半分钟左右,赵逸灵看到前面有人影晃动。他加快脚步走出了那条通道,来到了一个大约15平米的大空间,看清了三个冬辉正在捉拿飞鸟,地上还躺着一个兑乐。

赵逸灵身后的道路被从墙上分开的一块镜面铝板挡住,使得这15平米的空间没了退路,形成了真正的困兽斗。

飞鸟见赵逸灵的到来一下子有了底气,也不想在逃了。

拼掉一个是一个!这是他此时最渴望的。

赵逸灵收到了飞鸟发出的信号,大步流星朝着那三个冬辉冲去。紫檀剑从身后起在身前落,幅度之大足以让胖子躲过。

一个虎背熊腰的冬辉趁着赵逸灵收刀之时就挥着手中的棒球棍朝他砍去。赵逸灵转身躲过到他侧面,一发刺剑从自己的手臂与身体间突出。

虎背熊腰根本就没看见这暗招,在胖子盾手拿盾为他挡住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吓出了一身冷汗。可盾手的那只手却已经废了,这千钧一发之际胖子是用手掌去接住剑刺的。

没等胖子慢慢品味从手掌上传出的震痛,赵逸灵的剑柄已经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脸上。用EPS和ABS等材料制成的面具瞬间分崩离析。

赵逸灵又是一掌重重地打在胖子的下巴将他打退,同时将剑插入胖子的胯下直直地顶到了他身后虎背熊腰的大腿上。

松手,转身,赵逸灵绕到胖子身后想抽剑结果了虎背熊腰,但却遇到了强大的阻力。他不知道胖子为何把腿夹那么紧,但就是这么一眨眼的不顺却给了虎背熊腰一丝机会。

赵逸灵用抽剑的那只手挡住了凌空而来的棒球棍,另一只手则握拳打向虎背熊腰的手肘,一个简单的浪锤让这个可怜的冬辉没了再捡起棒球棍的自信。

一脚踢飞虎背熊腰的同时,赵逸灵用又手插入身后胖子的左腋并勾住,用力向下一拉,利用自己的肩膀为支点将胖子甩了出去,又一脚将落在地上的棒球棍踢到了胖子的要害。

飞鸟见情况不妙,直接扑向最后一个大手冬辉。大手不愿与赵逸灵为敌,十分乐意与飞鸟进行缠斗,两人抱在一起进入了地面战。

赵逸灵补完了另两个人的刀,并检查了一下虎背熊腰的手肘,然后站在一旁发起了呆。

这种无形的压力使得大手倍感苦恼,与飞鸟几番较量之后便处于了下风,结果可想而知。

比赛结束,四周的铝板慢慢打开,一条条通道里已经站着那些淘汰的选手,大家走到场地中站成两排互相行礼。

“打得不错,”秦矜惠说。

“彼此彼此,”金雅晴握住了长发姐的手。

东区两女神的这次捂手又成了持续几日的热门话题。

赛后发布会上,意料之中的问题扑面而来,还好莫宵的先见之明,让赵逸灵和蔚杨先行离开了。断绝了这两条路的记者们最后只能把重点放在这场比赛的真实性上面。

是否与菁虹串通打了假赛,是否与冬辉打了默契赛,是否买了外围,为什么那么巧在东区32强的时候就要与冬辉相遇,这是不是随机安排的比赛,还是菁虹另有打算。。。

雅晴和莫宵如实回应了记者们各种各样大胆的提问,而那些三三两两提到的蔚杨与白鹊或者赵逸灵与秦矜惠的情怨,两人则一概用“这是他们的私事”或者“无可奉告”来回应。

强压住内心小小的疑虑以及大大的兴奋,虹飞的队员们总算结束了人生中的第二场联赛发布会。

“无聊!”华羽交叉着10根手指枕在后脑勺,边走边说:“冬辉一半的人在打酱油,赵逸灵的实力也没看透。”

“冬辉队长的实力不也没展现出来,”苏镜说。

“我只对男的感兴趣。。。。哎你去哪里?”

“回去训练。”

“训什么练啊,你的老东家赢了你不去向他们庆祝?”

“你是想去蹭饭吧?”

华羽眼神闪烁,快步走到苏镜前面然后喷出笑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