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37字
  • 2018-06-29 16:23:00

胖子穿得是菁虹的比赛制服,虽然有不同的颜色,不同的LOGO,不同的图案。但雅晴确定他们穿得是比赛服。

“要么是衣服的感应系统失灵了,要么是失灵后连裁判也眼瞎了,要么是这衣服有玄机。”

战况不容许雅晴再想下去,她放弃了抽箭矢,从工具包里拿出一包辣椒芥末粉就直接向前方撒去,想借此腾出一些时间拉开距离拔箭或者近身肉搏。

索性这胖子的速度没有花哉快,雅晴自信能跑过他。

胖子处变不惊,他原本就想接近了雅晴之后从下路发起进攻,他的得意技就是滚地翻,距离感、方向感、力度和预判都是一流,让一个跟斗之后的自己能够及时抱住对手的双脚,然后采取进一步行动。

不过雅晴毕竟是东区女神,安静的时候是不是处子不为世人所知,但谁都知道她动起来比野马还要脱缰。

胖子也不气馁,干脆再翻一个滚同时甩出一把短刀,又向前一扑甩出另一把短刀,可惜都被雅晴预判闪过。

见胖子扑倒在了自己的脚跟前,雅晴觉得时机来临。她又洒出一把三角钉,看着胖子迟疑的身体,雅晴又拔出三支箭站定了瞄准胖子,寻找他的身上的死角。

雅晴这才发现胖子的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皮肤裸露在外,后颈以上也全包的严严实实。

雅晴遇到过这种用心良苦的防御设计,就包括她那27连胜的时候。对她来说,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扔掉弓光明正大的肉搏。

但也有一个小技巧,就是尽量在两人接触之前盯着对方的一个点射,如果是紧身衣就可以选择很多弱点,如果是盔甲,就只能盯着对方的眼睛。

雅晴虽有过那样的辉煌战绩,却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她深知那些人都比不过眼前这个胖子。

一发,两发,三发。四法,五法,六发。

雅晴边射边后退,寻找合适的接触时机。胖子一手护着脸向前缓步,同样等着时机。

第八箭射出,两人已拉得够近,雅晴觉得时机成熟便反手握住了手上的第九支箭矢向前一大步弹射跳起插向胖子。

但噩梦却突然降临。就在雅晴腾空之际,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整个盖在了她的瓜子脸上。

面对这气势,雅晴瞬间怕得要死,脑海里只知道保命。本能告诉她如果要保护颈椎不出意外就必须将身体调整为水平,并顺着那只大手的运势一路向下。

啪啪,雅晴的双脚掌和双肘几乎同时着地,但脸上的巨大压力依旧存在,试图将她的脑袋摁进地面。

将压力交给了背阔肌,雅晴解放了双手迅速向上抓去,果然环住那人的脖颈。二话不说雅晴立刻一个膝顶朝那脑袋飞去,双手也将那脑袋固定住并向前下方压去。

膝顶被那人的另一只手化解,这在雅晴的意料之中,而她的另一只膝盖也在打击途中被拦截。

护目镜在巨大压力下将雅晴的眼眶硌得生疼,使她不得不先解决那只大手。她解开环着那人脖颈的双手转而抓住了罩着她脸的那只大手,并打算用双脚夹住那人的脑袋将他翻倒。

这一瞬所想的计划过于理想,使她有所疑虑,但她已经无计可施了。

果然,就在雅晴腰腹用力将要带起双腿的时候,一个柔软的物体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体上。犹如巨型铁锚沉入海底时带起的泥沙与惶恐不安的小鱼小虾。

“呜,咳咳,”雅晴只能这样发泄自己的痛苦,她现在就连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蜷曲身体慢慢地消化疼痛都做不到。

好在大手离开了,她能看清眼前的事物,但下一秒一只砂锅大的拳头又出现在了她左眼的余光之中。

啪!

雅晴的护目镜被打歪,嘴角渗出了丝丝血迹。胖子打完这一拳后总算起身了,雅晴也总算能捂着自己的肚子了。

随着胖子的起身,又有一把短木刀重重地插向了雅晴的左胸口。但这一下却没能激起她的反抗,她依旧捂着自己的肚子,微微勾起了双脚,表情也痛苦着,绝望着。

“死得太假,哪有被插了心脏会没有挣扎的人呀,”胖子说,然后跟着那个大手同伴向他的盾牌走去。

“喂喂,你可以起来了吧,都死了你还那么认真?”花哉说着又推了推压在身上的盾牌。

躺在盾牌上的那个瘦冬辉没有反应,闭着眼睛脑袋枕在花哉的胸口,顶住了花哉的下巴。

“哦哟,我是男的你怎么也这样啊,起来啊!同学!”

瘦冬辉保持原来的姿势,喃喃说道:“比赛规则,好好躺着!”

花哉无语,他认为这瘦冬辉大概是生气了,因为对方明明是占着上风的,却落得与自己同归于尽的下场。

就在胖子盾手去追雅晴的时候,瘦冬辉就负责降服花哉,他占了地利也有用不尽的武器。

花哉一面顶住他拿刀的手,一面拔出自己腰后的匕首,就在瘦冬辉另一只手拿着一块飞镖划过他的脖子时,他的匕首也插到了对方的脖子,力气不小。

“GAY里GAY气的!”

花哉突然想到了莫宵骂他们的话,就这样说了出来。谁知那瘦冬辉却一下子跳了起来翻滚到地面。

“你有病吧!”他骂道,然后使劲地用手搓着刚才接触到花哉胸口的那半边脑袋。

花哉松了口气,推来厚重的盾牌起身靠墙坐下,笑着。

瘦冬辉在花哉对面坐下,目光仿佛能杀人。“神经病!”他又骂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另一边。

花哉同样看向了那边,刚好看到胖子的拳头砸在雅晴的脸上。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心痛地直摇头。

胖子捡起了盾牌,把散落的武器重新插回了盾牌的背面,然后与大手同伴离开了。

雅晴缓缓爬起靠墙坐下,一只手还是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擦拭了嘴角的血迹,她看了看地上的三角钉,感慨着那胖子的灵活。她又向花哉,竟然笑了。

瘦冬辉被这笑容所吸引,怜香惜玉之心爆炸,恨不得爬过去将她搂在怀里安慰。

但花哉却觉得这笑容很丧心病狂,一点都不像处于劣势的样子。他收回目光不敢再看她,解下腰间的葫芦喝了一口,饮料又在不经意间从嘴角滑落。

花哉不拘小节,用拇指擦拭了一下,然后把葫芦伸出去。

“你恶不恶心,”瘦冬辉白了他一眼。

“一点都不爽快,”花哉说着,此时手腕处传来了裁判的警告,他趁机又喝了一口才将葫芦盖好放回原处,闭目养神。但下一秒却又将汁水都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花哉一手拍着肚子一手指着瘦冬辉大笑,“哈哈,佳丽,佳丽足浴会所,哈哈哈哈哈。。。”

瘦冬辉满脸通红咬牙切齿着,他虽没有想为赞助商辩护的意思,但背负着那几个字,外界对他本人无形的鄙视也肯定已经包含在了花哉的笑声中。

但瘦冬辉又无可奈何,此刻就是花哉喷他满脸酸梅汁的仇他都无法报。

飞鸟刚走出替补室,正沿着红线小跑着观察情况,他知道了这是一个迷宫,也知道这个赛场相当于半个标准足球场大小。

跑了小半圈,他碰到了同样正在观察地形的对手,是一个冬辉的长发妹子,细长身材如模特般,穿了紧身比赛服更是让男儿们热血喷张。

飞鸟吃了一惊,虽然那妹子戴了面具,但根据资料,冬辉一共两个妹子,一个短发妹精通用剑术,另一个长发姐则是现任队长秦矜惠。

网上对这个冬辉队长的资料很少,武术、兵器、性格、战术、三围等等,一概没有详细的而可靠的记录。

秦矜惠也看见了飞鸟,没有迟疑直接踏入了赛场,消失在某条通道中。

飞鸟本想追去她,却被告知己方的第二名替补已经出场了,他不得不马上进入赛场。

在短短一分多钟里接连淘汰了两名队友,这个损失是比较惨重的。但若对手是冬辉,飞鸟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兑乐和断牙这两个好朋友算是虹飞的又一神秘力量,他们没有参加过正式比赛,外界对他们的评价也只是依照他俩是齐天的小弟来推算出其实力在二流之上。

从比赛开始后将近4分钟,两人悠哉的走再迷宫中,没有碰到一个对手。

“似乎在绕圈,”断牙说。

“嗯,大概真有活动墙,”兑乐说:“希望不只是针对我们的。”

话音刚落,一个面具出现在他们面前。

“WOC!冬辉?”兑乐惊讶着。

“不是吧,妹子,长发。哦,长发的话就是姐,WOC,不是吧!”断牙也摇着头,显出一脸无奈。

两人好似如临大敌又像是闲庭信步,在吃完惊后竟然玩起了石头剪刀布。

“三局两胜,谁赢谁上,”兑乐说完举起了拳头。

三局之后,断牙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没等兑乐把恭喜两字说出口,他便箭步流星冲向了秦矜惠。妹子两手空空,断牙也不准备使用武器。

“与妹子肉搏,其乐无穷!”断牙这样想着,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断牙借着助跑的速度起身飞踢,如彗星般划过镜面,却被长发姐闪开。正当他在落地之后想接上一击扫堂腿时,一个熟悉的感觉在他腋下荡漾开来。

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感觉又在他的胸口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