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41字
  • 2018-06-21 12:44:28

小黑听到了蔚扬的呼唤,起身朝那个方向看去,带动了脖颈里系着的铃铛响。不巧,这时候龙舟又从北边滑了过来,小黑便忘了之前的声音,跳上围栏津津有味地看着那群肌肉男路过这儿。

警察没来学校找蔚扬,校长对他说警察还在追查。蔚扬回想起昨晚老警察说的天网系统,觉得十分可笑。走出了校长室,他又去到了高一4班。

“白鹊又请假了,”某个同学说。

“多久?”

“不知道,大概又回老家了吧,她没告诉你吗?”

蔚扬摇了摇头,谢过了那同学。校园日常平静如水,蔚扬不舍得打破,只能把波澜圈在自己心中。

中午,莫宵拿着报纸来到了11班,告诉他们下周一的中学生报上面也会有这次表演的内容。

319对此显得并不感兴趣,报纸被其他同学抢去观摩。

莫宵无可奈何,她走向了教室后面的垃圾桶,那里常年坐着一位雕刻匠。

当莫宵在他前面蹲下时,正好被迎面飞来的碎木屑打个正着。她知道赵逸灵并不是故意的,于是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他旁边,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莫宵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问道:“你跟小樱,有没有联系过?”

“没有。”

“不给她写信吗?”

“不写。”

“我的袜子呢?”

赵逸灵停了两秒,随即用刻刀指了指身后,莫宵看去,这才发现后窗上面挂着一团黑色,她再仔细辨识一下才看出那竟是一个布娃娃。

黑色布娃娃的脖颈被一根细绳勒住,细绳一直延伸到最上面的那块玻璃,那里吸附着厨房里常用的挂钩。

“祈晴娃娃?”

莫宵起身走去把布娃娃捧在手掌中端详,断定了这确实如她所想。

“但为什么是黑色的?”

转眼,莫宵就忘记了这个问题,她踮起脚尖凑上前去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肥皂味。

莫宵二话没说,一把扯下了布娃娃放进了自己口袋,又问赵逸灵另一只袜子的下落。

“不见了。”

如此私密的东西被赵逸灵展示在大庭广众之下,莫宵并不好受。她也不打算去询问赵逸灵这样做的缘由。

白色祈晴,那黑色祁什么呢?莫宵不敢去想,如果把一切坏事都怪罪在这个祁祸娃娃头上,倒是能让人省心不少。

待莫宵气冲冲的离开以后,花哉才笑着脸来到垃圾桶边向赵逸灵赔罪。这主意是他想出来的,因为班主任戴欢在网上的昵称叫祈晴娃娃,花哉自然而然就有了这个想法。

蔚扬的不安一直持续着,又过了一天到了周五,依旧没有白鹊的消息。

雅晴收到了菁虹的比赛安排,虹飞的东区32强赛在周六下午进行,比赛地点在申源体育馆,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室内比赛场所。

校队似乎都串通一气,没有提起白鹊的事情。蔚扬并非失去了理智,他懂得利害得失,也明白身处一个团队该持有何种姿态。

下午第一节课的某个时刻,一声尖锐的叫声打断了飞鸟的瞌睡,他朝声音方向看去,正是对面1班的班主任,她站在门口朝东边喊着:“你给我回来!”

飞鸟顺势瞄向女厕所那边的拐角处,看看是谁那么大胆敢公然逃课,即使再过几个小时就周末了,却没想到是那个四眼,孙心源。

孙心源无视了飞鸟探出窗外的半个脑袋,冲进教室跑到了蔚扬身边,把一个手机摆在他的课桌上,然后拿起生物课本展开成一个屋檐盖在手机上方。

看着手机中播放的画面,蔚扬的灵魂犹如在炼狱中翻滚。只坚持了不到4秒钟,他便猛地一掌拍在课本上,把手机死死地压在书下。

孙心源屏住呼吸摇了摇头,慢慢地抽出自己的手机,挥手驱赶了近在咫尺的围观同学和老师。

“对不起啊,李老师,”孙心源边笑边往跑出了教室前门,然后一溜烟地跑回了自己的班级。结果之后的二十多分钟,他是捧着书站在走廊里度过的。

飞鸟诧异于孙心源的行为,他看向对面教室外站着的人,那人也看向他,只是摇头复摇头,叹气连叹气。

飞鸟也想知道蔚扬的脸色为何那么惨白。

自孙心源离开后,蔚扬周围的气氛变得十分恐怖。没过多久,蔚扬还是坐不住了。他借口上厕所跑去找校长,可被告知校长不在学校。他又去找了4班的班主任,也没有对方的下落。

直到下午第二节课后,蔚扬还没有出现在飞鸟的视野中,去寻找他的花哉也旷了一节课。

孙心源给他看的那个视频已经在网上爆炸了,几乎所有同学都在观摩那个新闻,任凭教导主任怎样威胁都禁不住他们的好奇心。

雅晴和莫宵匆匆赶到11班询问蔚扬的下落,却发现除了赵逸灵,其他三个人都不在,焦急万分。

飞鸟问过门卫之后就直接跑去了飞虹馆后面的那片小树林。自从河边的幽密之地被赵逸灵开垦之后,这里就成了小情侣们新的战斗场所。

果然,两个少年正坐在一条长椅上。

“白鹊现在应该在医院,地址被人肉出来了。”

蔚扬似乎没听见飞鸟的话,依旧呆呆地看着眼前那堵爬山虎墙。花哉一口气喝完了所有的饮料,抱着葫芦不开口,只是微微地前后摇晃身体。

上课铃声响起,广播在一阵嘈杂之后发出了教导主任的声音,尽是一些让同学们保持理智,不要信谣传谣的话语。

等他说完之后,学校仿佛陷入了寂静的深海,小树林尤甚。

“还是赵逸灵好,”蔚扬终于开口了。

“你怎么又扯上他了?你这是想逃避吗?”飞鸟问。

“我该怎么办?去医院看她,然后被记者报道出来,被世人笑话?”

“你总要做点什么吧?”花哉说。

蔚扬摇了摇头,起身朝外走去。先缓一缓吧,现在应该让白鹊好好养伤,蔚扬这样想着回到了主教楼,虽然走廊里没有人,但他还是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在办公室内,蔚扬向戴欢自首了。戴欢咬着嘴唇不知从哪里下手去教育他,在看到其他两人也停留在办公室门口时,便拉着蔚扬走出了外面。

“你们明天就要比赛了吧。”

“嗯,”飞鸟回答。

“知道意气用事的下场吧?”

“您放心吧,我不会连累校队的。”

4人一直走到了11班的后门,戴欢停下脚步,看着蔚扬说道:“明天,至少全魔都的人都会看你们好戏,所以,你们自己要争气,要懂事,不要让人看了笑话。”

戴欢说完,伸手朝里一指示意他们进去,三人点过头前后走进了教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长久保持一个姿势发着呆。

任课老师不指望这三人能做笔记或是回答问题,只求班里的气氛不要太死沉,于是他抽人回答问题的次数也多了,点名在课桌里玩手机的次数也多了。

老师平稳地度过了45分钟,走了。同学们也不敢在蔚扬面前再讨论那些事,毕竟是同窗,毕竟这几个人明天要代表校队征战。过了那个新鲜劲,有些人反而感到惭愧起来。

课间,飞鸟又被筱婷偷袭了,在他专注于蔚扬的时候。但这一次,他决定要与她说些什么。

“哎!”

筱婷退后两步站在窗口看着他,一双杏眼盯得飞鸟有些急促,瞬间萎靡了硬气。

“额,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

“怎么,你炎边我?”

“哈?”

“她是说你嫌弃她!”坐在飞鸟前面的一个女生及时解释道。

“啊!不不不,不嫌弃,不会。”

“那是为什么?”筱婷笑着又将指间的水朝飞鸟脸上弹去。

飞鸟看了一圈周遭同学的反映,离开了教室走到大楼梯口。看着下面小池塘里的游鱼,他总算恢复了一些气力。

“这样不太好,现在。”

“哦,那你要我怎么样?哭出来吗?”

筱婷的话总是这般强词夺理,让飞鸟无可辩驳。其实他心里想说,难道你不看看场合吗?现在这种情况你还开玩笑?

但蔚扬也知道就算这句话能在道理上站稳脚,筱婷还是会有让他信服的说辞的。

“你没吃那颗巧克力吧?”

“你怎么知道?”

“猜的。”

飞鸟无语,倒不是说这二分之一的概率有多奇妙,而是筱婷还记着那颗巧克力。

对面,孙心源和周文昊倚在围栏上,失去了对手的1班就连晒太阳都显得萎靡不振。飞鸟知道提高班的学生,表面上让人觉得很悠闲,背地里却不知努力到何种程度。

飞鸟也觉得有些对不起孙心源,虽然对方刚才的举动并没有对蔚扬产生多大作用,却也表示了他的诚意,而现在自己收了他的好意之后还与他的女神聊天,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明天,你会来看我们比赛吗?下午。”

“当然,我可是买了套票的。”

“那很贵啊!”

“就看值不值了。。。回了,加油吧!”

筱婷走回了自己的班级,飞鸟也坐回了他的窗边,从“她今后还会不会在路过窗口时洒我水呢?”开始胡思乱想,一直到很远。最后一节课基本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去了。

放学后,校队在莫宵的带领下绕着操场跑步,没有引来过分的围观。雅晴在从射箭馆出来后也加入其中,直到邱鹤廉的出现,众人才回到了飞鸿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