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69字
  • 2018-06-20 12:38:07

由于第二天还要上学,庆功宴只持续了不到一小时,在刚过九点的时候大家就散去了。邱鹤廉要送其他女生们回家,让校队自己走回去,权当是燃烧过剩的脂肪。

高一1班的2人在饭店门口叫住了花哉。

“冤家路窄啊,四眼,”花哉笑着说。

“你有没有文化,刚刚还在一起吃饭,这能叫冤家路窄吗?”

“那应该怎么说?抬头不见低头见吗?”

“再说我是有名字的,我叫孙心源!你也可以叫我KEN!”

“哦,有什么是吗,孙肯同学。”

“他叫周文昊,”孙心源指了指旁边一个帅气的高个男生。

“哦,他是干嘛的?”

“啧,不干嘛的,修电脑的。”

“哦,有什么是吗?周文昊同学?”

“这个还给你,”孙心源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递到了花哉面前,又说:

“这是你的信,我没有烧掉,骗骗你的。”

“WOC!”

“以前算是我们不好,对不起,一笔勾销吧。”

孙心源的举动出乎了几人的意料,他伸出手在花哉面前请求和解,花哉也不犹豫,与他握了手,然后是蔚扬再是飞鸟。

“GAY里GAY气的!”

莫宵在一旁目睹了这别扭的道歉过程,感到浑身难受,拖着赵逸灵就往学校走去。

雅晴却对孙心源的勇气刮目相看,在这个年纪能主动承认错误是非常难得的,她笑着对那两人竖起了大拇指,转身跟上了前面的2人。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在回去的路上,花哉这样叫着,并把信捧在手中按在胸口。

这轻浮的语气和举动免不了招致莫宵的数落。但蔚扬却无法开心地加入他们的嬉闹中,他今晚无法去接白鹊下班了,两人只是约定在M记汇合。

因为打破了习惯,蔚扬的脑海中瞬间产生了一些不妙的想法,但又瞬间被他擦去,也许是因为某些无法确定的惰性,使他他依旧走在队伍中,没有过多的行动。

等众人走到了M记,蔚扬没有看到白鹊坐在窗边,这并非按照两人的约定的样子。

“你们先回去吧,我等一会儿,”蔚扬告别了伙伴们独自等在了窗边。

又过了十分钟,已经是9点20分,蔚扬有些急,但也只当是公车晚点了。

直到9点半,蔚扬终于慌了神,那些不妙的结局又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向夜班的员工拜托了一些事情后就冲出M记向北跑去,又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到了便利店。

“她早就回去了,”夜班店员说。

“说了什么吗?”

“好像是她爸找她。”

蔚扬心中一惊,在他印象中,白鹊的父亲应该是躲债跑路去了国外。

“怎么会突然回来找她呢?”

店员看着苏镜不知该如何回答,便扫起了商品的条形码为顾客结账。

“哦,谢谢。”

那些美味的饭菜还静静地躺在M记靠窗的桌子上,但他已经无暇去担心它们的冷热了。

走出了便利店,蔚扬突然有些手足无措,他坐在店门口的台阶上冷静了几秒就跑去旁边的公用电话。

雅晴要蔚扬保持冷静并立刻报警,她又通知了萧铁根,并让飞鸟立刻赶去便利店帮助蔚扬。

5分钟后,警察赶到了便利店。

“是你报的警吗?”老警察问。

“是的,”蔚扬回答。

蔚扬记得老警察,中秋节时还给他吃过月饼。蔚扬把事情说给了警察听,并强调了白鹊的那个赌徒父亲。

警察又向便利店员了解了情况,并查看了监控,得知白鹊是在8点半左右离开的。

随后,警察又带着蔚扬赶去了交警大队查看监控,并在路上让蔚扬把能想到的关于白鹊身边的关系网都讲出来了。

蔚扬不敢怠慢,一五一十地把所见所闻全讲了出来,包括那个被他错当成白鹊后妈的女子。

在交警队的监控室里,蔚扬看到白鹊在离开便利店后上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这辆小汽车一直开到了M记南边的渡口。

坐渡船过申江到对岸就是银山区,已经属于市郊了。老警察凭多年的办案经验猜测事情并非如想象的那样简单,他必须赶去银山区追踪嫌疑车辆,顺便把蔚扬送回了M记。

“你先回去吧,”老警察说:“有什么事我会再找你的。”

“车子到了郊区,是不是就能够避开监控了?那么大的地方你们找不到了吧,”蔚扬说。

“你管你回去睡觉,不要小看我们的天网系统。”

老警察的威严不容蔚扬再多说些什么,只能乖乖下车。他失魂落魄地走到M记,脑海中那些不妙的画面反反复复无法停止,可他却无能为力。

“我这么没用吗?我是不是该死啊?这次如果白鹊真的出了事,那我该怎么办?。。。”

就在蔚扬胡思乱想的时候,几声敲玻璃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猛然抬头发现是飞鸟站在窗外,表情严肃地看着他。

“怎么样?”飞鸟在蔚扬旁边坐下。

“应该,去了银山区。”

“你怎么想的?”

“他爸爸,大概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吧。”

飞鸟也被蔚扬口中的“什么事情”揪住了心头,同样想到了那些不妙的结果。白侠既然能将自己的女儿卖给富二代抵债,想必也是能将她再卖一次的,就算没有富二代愿意接盘,卖去风月场所总会有人收的。

“我一直觉得如果没有手机的话,答应过的事情总是会算数的。”

玻璃中的蔚扬显得失落至极,对于手机,飞鸟抱着与他同样的想法,只不过暂时还没有与他约定些什么的人出现。

“不是你的错,”飞鸟说:“也不是手机的错。”

说完,飞鸟又拍了拍蔚扬的肩膀。两个男孩看着窗外的红红绿绿沉默了良久。

“突然肚子饿了,”飞鸟说。

蔚扬明白他的意思,就说:“你等一下,”然后去柜台让店员把那些打包的饭菜加热一下,当他又一次回头去看窗边时,那里却多了一个人,正在向他招手。

“你也饿了?”蔚扬问。

“有点,”花哉说:“怕你们吃不完浪费了。”

“诚哥不在了,以后这种收拾残局的事情,就要靠你了,”蔚扬说。

花哉干笑两声,接着询问了白鹊的情况。蔚扬把知道的全说出来,就在3人说话的时候,M记的夜班店员出现在他们身后,问道:

“那么晚了你们还不会学校?”

“马上吃完了,”花哉说。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店员看向蔚扬:“今天,没看见白鹊嘛?”

“今天,她,”蔚扬欲言又止的样子,咽完了嘴里的食物后又说:“身体不太舒服,没有去兼职。”

店员秒懂立刻点了点头,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看情况,事情一时三刻无法得出结果,我又也不想在这里干耗下去,更何况学校里还有两个女生在担心着,于是三人吃完了夜宵便回到了宿舍。

雅晴和莫宵在一楼的楼梯口等他们,莫宵见到3个男孩从黑暗中走出,不免将因等待而产生的不开心都怪责在他们头上,首当其冲的就是花哉。

“叫你去找人怎么找那么久?”

“我们还是吃了夜宵,”花哉悻悻地回答。

“都什么时候了还吃?”

“不吃就浪费了。”

“行了,”雅晴伸出脚挡住了莫宵刚弹射起地的腿,又说:“事情跟校长说了,还有4班的班主任,你们回去睡觉吧,不要多想了。”

蔚扬点了点头,三个男生摇摇晃晃地沿着台阶而上,莫宵对他们还有心情吃饭这件事情不是很理解,跟在他们后面想了一会儿,又责怪道:

“叫你们买个手机你们偏不要,关键时候连个人都找不到!”

这群男生言出必行,之前一直在学校里,一直待在她俩身边,即使没有手机也不觉得不方便。相反,雅晴还为此得意了一阵子,因为没有了手机的烦扰,这群男生就能一心一意地训练了。

莫宵的生气也不无道理,这就是她所害怕的事情,包括之前陈轻的事情。

但这种事情的发生又不是手机的责任,莫宵知道这一点,便不想再生3个男生地气了。站在“男生止步”前,看着三个男生消失在空荡荡走廊的尽头,她的情绪也消沉下去。

“这个周末要比赛了吧,你们也不要练太晚,要注意身体,”宿管阿姨在一旁叮嘱。

“嗯,知道了,谢谢阿姨。”

比赛,雅晴始终为此努力着,无奈现实中总有千难万阻,无法顺应她的心意。在赛场外所经历的人事,克服的磨难,收获的快乐,竟然比一场比赛还要丰富。

319好久没有开过卧谈会了,今夜的时机依然不怎么成熟。

第二天清晨,蔚扬被洗漱声吵醒,只感到眼皮又沉又酸,伸了一个懒腰后似乎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操场上,雅晴难得露出了笑容。

“昨天,我们的节目上电视了,”莫宵说:“而且今天出版的魔报也会刊登昨晚的演出。”

花哉听到这个好消息却不知道该不该鼓掌,只是原地蹦跶几下,算是表达了那个意思。

“玩也玩过了,吃也吃过了,接下来就要好好备战了,把其他心思,收起来。”

雅晴口中的“其他心思”不难理解,蔚扬没有说话,自顾跑了起来。

“听到没有?”雅晴在他身后问。

“听到了。”

“听到没有?”雅晴又问。

蔚扬停下脚步,仰天大吼:“听到啦!”完了,又全力冲刺向前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