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081字
  • 2017-05-05 23:21:22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别连累我朋友,”蔚扬说。

“你朋友不去谁把你带回家啊,”陌生人说。

“你们不是我们学校的吧,兑乐叫你们来的?”汤诚问。

陌生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拖着他们往村子里去。

蔚扬看着渐渐错过的石子路,心想:大侠也不只是潇洒和风流的吧。

一怒为红颜也好,一死为知己也罢,如果是真心实意的情感,自己也心甘情愿,但是这才一个星期的时间,一切进展都太快了,自己甚至都没看清真与假,值得与不值得。

蔚扬的目光飘过树林停留在一个穿牛仔裤和黑短袖的人身上,因为那人正靠着树看着他,见蔚扬终于看到了自己就笑着朝对方挥了挥手指,随即又握成了拳头用大拇指朝白鹊指了指,而后笑得更灿烂了。

这不正是蔚扬期待的剧情吗!他停下脚步,陌生人虽然加大了力气拉,可是他却丝毫未动,此时汤诚也停了下来。

“什么意思?”陌生人放开蔚扬走到他前面插着手问。

“你们,连女生也要打?”蔚扬问。

“放心,只是想教训一下那个穿红衣服的,”陌生人说。

蔚扬看了看池塘边问:“几个人啊?”

“放心,只是教训一下,毕竟是女生我们有分寸的,”陌生人说。

“几个人啊?”蔚扬看着眼前这个黄毛又问

“就一个,”说完黄毛又勾着蔚扬的肩膀想继续走,可还是拉不动。

“那我就放心了,”蔚扬笑着对眼前的黄毛点了点头,又对汤诚说:“诚哥,你放心了吗?”

“放心啦~”汤诚轻轻抚了抚胸脯如释重负。

黄毛对这两人的言行看得莫名其妙,周围的几个人也都面面相觑,黄毛瞬间来了怒火,但他还是忍住了,问:“既然放心了,可以走了吗?”

“嗯,可以了,”蔚扬说,只是话音刚落黄毛就听见了自己的同伴小狗腿的一声惨叫,小狗腿“哇”地一声双手捂住眼睛往后面退去,几步踉跄翻进了路边的小沟内。

黄毛也无暇顾及小狗腿到底出了什么事,下意识的双腿一并,就感到膝盖一阵生疼。

蔚扬见自己的偷袭被黄毛挡住,心中也来不及表示对黄毛反应的赞叹,趁着黄毛无法站稳的当下就往右冲下了小路。

而汤诚则转身一个反手打向他身后的一个陌生人,却被准确的格挡开,他也无心恋战,从那陌生人侧面滑过往北面跑去。

“别追他了,都过来,”说话间黄毛也已经跑进了田野,那两个原本想追汤诚的人又转身沿石子路去堵截他,只留下在另一边小沟里像杀猪般吼着“卧草”的小狗腿,还有周围惊慌失措的学生。

清澈的池水,不知名的美丽花朵,郁郁葱葱的水生植物。鸟叫,蝉鸣,蜻蜓点过水面,这池塘边美好而悠闲的空间却被一个粗暴的声音打破了。

“喂,你是张丽洁吧。”

花哉首先看到了声音,只见对方面目凶恶,如果不是脸上有一道疤痕,想必也是能追到女孩子的。

张丽洁看着眼前这个比她高两个头的人,她在把视线扩散出去,就发现了周围有不少于四个不和善的目光正看着她,这些目光形成一个扇形把她们三人围在池塘边。

“你是不是张丽洁?”刀疤男不耐烦的问,其实他之前已经看过照片,这样问只是想让眼前这个小个子女生感到害怕而已,而身后他的几个同伴,也都是抱着看戏的心态静静地观望着。

张丽洁也不言语,向刀疤男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勾了两下。

花哉赶忙把惊恐中白鹊拉到一边,而刀疤男像是接受到了开打信号一样就大步流星地向她冲了过去。

张丽洁只是微微向后退了几步,直到她感觉泥土异样的松软。

刀疤男微微得意,在离目标还有两步的时候突然朝左边一跨,在她的右边转换步法沿着池边朝前大跨一步,一拳飞往张丽洁的脸,可却打空,随即刀疤男就感到自己的呼吸一紧。

张丽洁抱着刀疤男,腿一勾,腰一用力,两人双双跌入了水中。

此时在周围的学生才注意到池塘的这边在水里的两个人,不禁发出了尖叫,因为她们看到了活到现在都没见过的情况。

刀疤男多次躬身试图摆脱张丽洁的骑乘位,然而这是在水里而不是八角笼,而且他感到自己身上的女孩完全与兑乐先前所描述的不符合。

此刻的刀疤男连保持呼吸都困难哪能那么容易挣脱。

而这一切起初在那些不明真相的围观者眼里是这样一幅场景:池塘里一个红衣服的长发女生正坐在一个大个子男生肚子上朝那个男生时隐时现于水面的脸流星雨般砸着小粉拳,根据女生娇小的身材也许会让人觉得是两个热恋中的情侣正在进行着刺激地打情骂俏。

只是接下来出现的一幕着实让人感到胃难受。

只见红衣女生完全不顾男生的两只手掐她脖子,抓她胸部,撕扯她衣服,而是一个劲的两只手分别插入水里挖出两把泥,然后用力的糊在男生脸上,左一把右一把,左一把右一把,加上那男生的挣扎,霎时间周围池水一片浑浊。

有些胆小的女生看到这一幕甚至哭了出来。

“小洁,不要啊,”白鹊朝她大叫着眼泪已经哗哗流出,要不是花哉扶着,恐怕早已瘫倒在地。

那几个不和善的眼神终于知道事情没有朝他们想象的那样发展,立刻朝叶张丽洁奔去。

“嗯?!”张丽洁抓着刀疤男的头发把他的脸拉出水面,举起另一只手握着拳头瞄着,回头看着那几个不和善的眼神,那几个原本轻蔑继又愤怒的眼神此时此刻已经萎靡了一大半,都停下脚步。

看着自己的同伴满脸是泥夹血,嘴里还吐着泥水,连眼睛也睁不开,都不敢再往前跨出一步。

正在胶着之际,远处传来了打闹声,蔚扬在几个女生惊吓的尖叫声中出现在那五个人身后,跃起,用手勾住最左边那个人的地后颈利用下降的重力把那人拖到在地,花哉见状也无暇顾及白鹊了,冲上去勒住那个倒地的人的脖子。

那四个人原本正徘徊在张丽洁的威胁中,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变故,都愣在原地,而有两个甚至后退了两步。

蔚扬爬起来后也不顾及身上的擦伤马上扶起白鹊安慰道:“你没事吧”,白鹊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黄毛一路扒开挡路的男男女女冲到池塘边,见此情此景不禁怒火中烧,但看到对方控制着两个自己的同伴也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在池塘对岸已经站满了围观人群纷纷议论着,有好几个人正在拍照,还有一个人竟然捡起一块石片侧身一甩手朝水面,张丽洁的方向削了过去。

石片在水面点出的涟漪还没走远就被对岸泛过来的水波吞噬,直到打水漂男的脚下,把他在水中的倒影扭曲成了鬼。

蔚扬看了看浑身湿透的张丽洁低着头抓着刀疤男的头发一言不发,地上神情紧张地花哉和自己怀里不知所措轻轻抽泣的白鹊,想着现在优势应该是在自己这边,只要控制着这两个人直到苏镜活着汤诚他们叫老师和教官来就可以了。

而且,这应该是现在最好的对策了。如果能以和为贵又何必用武止戈,想到这他默默地嘲笑着自己的幼稚,但保护白鹊的决定依旧坚挺。

就在蔚扬觉得自己稍微可以松口气的时候,他发现前面黄毛等人的眼神都瞟向了他身后,他转头望去,只见一男一女正从池塘对岸沿着花丛小径绕过来,而兑乐和那个断牙则像小弟一样跟在他俩身后。

等到走近些时,男生笑着朝黄毛说:“我说怎么在停车场等着不来呢,原来你们在这里闹。”

这面孔似曾相识,只是现在的蔚扬没空去想到底是谁,他对这挑衅没有反应,只是把脸颊轻轻的靠在白鹊的头发上,思考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可心里总是一片混乱。

“天哥,”黄毛走到那男生身边打了个招呼又递了根烟,态度转变180°,他身后的几个小弟也都尊敬的叫了声天哥。

“握草不会是那个齐天吧,”花哉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声,蔚扬这才意识到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地武痴齐天,眼中多了一丝恐惧。

齐天推回了那根香烟了走到蔚扬面前,身旁的那个断牙一眼认出了张丽洁,眼神中透露出了恐惧与愤怒,但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一根根地给黄毛身后的众人发去。

“听说你们几个是今年的体育特招生,”齐天说:“都是武术特长吗?”

见对方不回答他继续说:“别误会,我们不是要以多欺少,他被打断门牙是技不如人,但好像是那个小妹妹是偷袭的,所以怎么说呢,不算光明正大,还是应该再比一场,那个,谁?”

齐天指着张丽洁问那个断牙。

“狗,狗眼,”断牙说。

“哦,狗眼,要不你们俩在打一场吧,”齐天诚恳的说着完全无视刀疤男和被花哉缠住的那个男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