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17字
  • 2018-06-18 16:28:21

几个人笑了笑,也不再难为飞鸟,因为这笑声显得寂寥无比。要是在一个月之前,319对于这个低级笑话并不能如此干净利落的刹住车。

“睡吧,养足精神,就看明天了,”大当家发话了。

重阳节,学校里除了早饭提供了重阳糕之外,无异于常。傍晚放学后,演员们坐车来到了敬老院,在敬老院的大广场上搭建的舞台被灯光笼罩,周围已经围满了人。

“这些爷爷奶奶的子女都死了吗?”赵逸灵问。

雅晴和莫宵不约而同地捂住了赵逸灵的嘴,并在他身上一顿敲打,又接着一轮警告轰炸。

对于赵逸灵如此不懂人情世故,雅晴已不可奈何,她只求他能常常给她点面子,不要做出格的举动。

只是赵逸灵既然不懂人情世故,又如何懂得面子是什么作用呢。

当众人走到舞台后面时,就看到星野樱已经等在准备室门口了,还有彩名,她正挥着手。

“晚上好,彩名酱。”

“晚上好,霄霄。晚上好,雅晴。晚上好。。。”

等叫完一圈人,彩名又说:“我们的节目是第10个,排在后面。”

“嗯,我已经知道了,谢谢,”雅晴说。

在舞台的红幕后面,花哉和蔚杨分别将两根接近三米长的电动转轴插在舞台两边。一根转轴上绕着所有绘制出的背景,花哉拉着巨幅山水画的一端一直走到另一跟转轴那边,并把画的边缘接在那根转轴上。

这样,只要邱鹤廉按动开关,背景就能自动转换了。

音乐由孙心源负责,灯光由摄影部的队员负责,旁白由莫宵负责。

当第九个节目《少年广场舞》结束会后,众人各就各位。

“下面有请虹飞中学带来舞台剧《道中人》,大家掌声鼓励!”

主持人下去后,灯渐渐暗了下来,红色大幕往两边徐徐展开,露出了一片墨绿色的青山。一条白色石阶蜿蜒在群山之中若隐若现,在小径最下面的一座石门上写着“青玄山”三个幽幽大字。

这便是这台戏的第一幕,青玄山。

在排练了几十遍后,各方面都配合得十分默契,故事也在莫宵的旁白声中衔接进行着,一幅幅的山水巨制也让台下的观众啧啧称奇。

道士流浪时的艰苦,渔村被侵犯时的悲鸣,翠翠练习杂技时的舞刀弄枪,这些都一一呈现在观众面前。

但由于时间有限,邱鹤廉把这台戏的重点放在了道士卧底入山寨之后的情节。

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三当家正躺在床上思考着如何演绎被人刺破喉咙之后那种自觉无力回天的绝望之情。

但事情却突然有了转机。

就在道士挥刀扎向三当家的脖子时,一旁躺着的翠翠却在刹那间挡住了他的手腕,同时起身抽出一旁的大刀削向道士。

道士本能的后空翻,然后楞在原地不知所措。

翠翠挺着大肚子爬下床继续向道士进攻,道士只能用匕首格挡并连连后退,还时不时地用翻滚来躲避翠翠的攻击。而翠翠,即使身有8月之胎却依旧疾如闪电。

这刺激的打斗场景乐坏了台下的观众,大家看着腾挪翻转的道士连连拍手叫好,大家想当然地认为这是本剧的高潮。

有两个人在身边打斗,飞鸟觉得自己无法再装睡下去了。身边的那把刀是给他在临死前反抗用的,但现在被翠翠征用了,他便不知该如何是好,明明自己的生命就到这儿了。

一时间,所有土匪都涌进了三当家的房间,就连那个去山下打劫的二当家也夹杂在人群中,大家纷纷扑向道士将他擒住。

“来人呐!将他拉出去斩了!”大夫人(雅晴)喊道。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床边传来:“慢着!”

三当家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拿下了耳麦,走到人群中央对道士说:

“既然你也喜欢翠翠,那我们就决斗吧,谁赢了翠翠就跟谁。”

“我反对!”大夫人厉声呵斥道。

“反对无效!”

一个声音从台下观众里传出,紧接着,各种各样要求两人决斗的声音就如雨后春笋般爆了出来,这些声音大多都很年轻,是这些老人的后代。

大夫人看了一眼台下,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好吧,”她说,然后大手一挥,让众人散开为两个男人腾出决斗空间。

既然是决斗,动作就不能太假太慢。但两人都没学过武术套路,若使用真实格斗,又怕爷爷奶奶们无法欣赏,于是三当家向道士使了个眼色,并从翠翠手上拿回了刀。

左左右右,左右,左上,右上,左下左下左下,中上,右下。。。这些是演戏中打架的口诀,邱鹤廉让他们对练过,就相当于武术套路。

三当家摆出耍大刀的起势,盯着道士,过了几个呼吸之后,他猛地提刀砍向了道士。

道士身形缥缈,精确地格挡或是闪躲了大刀,又引得台下一片叫好。两人你来我往数个回合,当某个瞬间道士以手为剑握着匕首插向三当家时,对方却没有配着舞步闪躲,而是往前一挺,硬是让匕首划过了左肋。

三当家惨叫一声扔了武器,连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左腰处,晃晃悠悠地向后退三步倒在了翠翠的怀里,口里慢慢流出了鲜血。

“翠翠,翠翠,”三当家伸出颤抖的双手想去触摸翠翠的脸颊,可是才抬到一半就断了气。

翠翠赶紧抓住了他的手贴向了自己的脸颊,低下头抽泣起来。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翠翠突然冲过去捡起大刀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抹,倒在了三当家的身边。

“翠翠,翠翠!”大夫人和二夫人(苗婉茹)冲到翠翠身边,使劲地摇着她的身体,然后也哭了。

大夫人起身抹了一把眼泪,指着道士就喊道:“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道士犹如听到号令一般开始跑了起来,其他土匪也跟在他后面跑了起来。

道士跑出了三当家的房子,又跑出了山寨,最后跑到了一处悬崖边,下面是滚滚的江水。

“你跑不了了!”大夫人说。

“我已生无可恋,”道士说。

“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

“是你们有错在先,拆散了我们!”

“那翠翠为什么不跟你走,而是,”大夫人欲言又止,拿衣襟遮住了大半张脸。

大夫人说的不无道理,道士觉得自己也许真的是一厢情愿了。

此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又何苦要苦苦相逼呢,也许我真的太自私了,也许我真的应该放手,但事已至此,我也无颜在这个世上活下去了,如果有来世,希望你我都能生活在和平年代。想到这儿,道士脚踏青山,奋力一跃,投入了江流中。”

委婉悠扬的音乐在广场上响起,两块红幕在掌声中缓缓合拢,这算是一次成功的演出了。邱鹤廉并没有责骂星野樱,相反,她十分肯定大家的表现。

众人又观看了后面的诗朗诵和大合唱,整个晚会才落下帷幕。

“爷爷奶奶们今晚应该会有个好梦的吧,”彩名笑着说。

“那当然,我们这个节目,他们起码能回味一星期,”莫宵说。

“那么,接下来,”邱鹤廉的话说到一半便被莫宵打断,“庆功宴!”她大叫着。

“庆,庆,庆,”邱鹤廉笑着说:“你们先去点菜,我把东西放回学校再来。”

之后,大家兵分两路。邱鹤廉和男生们负责把各种设备运回学校,女生们就去饭店点菜。

等众人处理好一切赶到饭店,包厢内正聊得火热。即使过了不到半小时再回顾刚才的那台戏,也着实让人捧腹。

“就等你啦,邱老师,”苗婉茹说。

“菜上了你们就先吃吧,等我们做什么,”邱鹤廉说道,但她心里却是暖洋洋的。被学生这样尊重着,让邱鹤廉有些激动。

她举起酒杯对着众人说:“谢谢大家的配合,这台戏得以顺利完成,来,干杯!”

“干杯!”

邱鹤廉是真心感谢这群学生的,自己的梦想能够成功离不开这些笑脸的努力,虽然上不了大台面,但她依旧心满意足,这份回忆足够伴随她一辈子了。

席间,在话匣子打开了之后,雅晴就问翠翠为何要那样做。翠翠说:“因为我觉得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

这回答从一个霓虹人口中说出显得合情合理。

星野樱又说如果道士永远不去山寨找她,她也还是会记住道士的,但只限于美好的回忆,因为她有了自己的生活,便不能背叛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是啊,三当家好歹也是办了三天酒席,与翠翠拜过天地的,”丁一说。

“三当家,你怎么想啊?”雅晴问。

“名不正言不顺的,当然算是一段孽缘咯,”飞鸟说。他看着星野樱正看着她,但一脸平静的样子,彩名也不打算翻译给她听。

于是,飞鸟举起酒杯对着星野樱说:“谢谢你救了我。”

星野樱也拿起酒杯微微点了点头,在周围的欢笑声中抿了一口。

“臭道士,你服不服?”莫宵又看向赵逸灵。

“服。”

“那你就敬翠翠一杯,”莫宵说。

“哦,敬你。”

赵逸灵举起酒杯对着星野樱,见对方没有反应便自饮一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