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096字
  • 2018-06-05 21:39:24

就在这时,在一旁站着默默画素描的陈文洁扔了一包餐巾纸给小霞。小霞接住后忙说了声“谢谢嫂子”。

这声“嫂子”让陈文洁的小心脏又跳得飞快,也让苏镜回过了神来。他看向陈文洁,陈文洁却对他偏了偏脑袋,示意苏镜不用顾及她的感受。

待小霞擦去了大片的眼泪,苏镜问道:“你这样说出来,也是他们教你的?”

“不是,我打算走了。”

“走去哪里?”

“南方,”小霞不假思索地说:“吃省或者,云省。”

你是去度假吗?苏镜在心中调侃着,他看向陈文洁,但她并没有为吃省和云省所动。

小霞见苏镜没有反应,又加了一句:“就我一个人。”

“你打算跑路咯?”苏镜说:“不管你爸妈了?你的书不读了?”

“不走能怎么办,5万块钱我拿什么去还呀?”哽咽着,小霞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自己的悔恨。

“我借给你,”苏镜果断说出口。

小霞终于抬起了头看向苏镜,“难以置信”四个字写满了整张脸,她又看向嫂子,嫂子却依旧面朝着操场上那些练习着往返跑的男生。

“但有一个条件,”苏镜的话掰回了小霞的目光,他接着说:“去把那手机要回来。”

三秒后,小霞点了点头,又过了几秒,她才开口答应说:“好,好的,我明天去把手机拿回来。”

“现在就去,我跟你一起去。”说完,苏镜解除了站桩的姿势,走到陈文洁身边看向画架上的那张纸,她只用简单的几笔线条勾勒出了几个模糊的人型。

那男生的学校在兰镇界内,到中学城有些距离。当苏镜两人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在训练。

苏镜记得这学校,因为他们去虹飞切磋过。同样,兰镇实验中学的校队也都认出了苏镜,纷纷将目光射向了这对外校男女。

那男生跑到两人面前询问小霞的来意,小霞就说:“小刚,我想要回那个手机。”

“哦,好啊,”小刚爽快地答应了,他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额,不过得明天了,手机现在在我妈那里。”

“你的手机修好了?”小霞问。

“哦,没有,小艾给我买了一个,”小刚说,他把一切都表现地那么自然。

小霞刚开心了不过2秒就被这话所重伤,心中直骂自己作死。但尽管苏镜在她身边,她也不打算委屈地哭出来。比起让人看笑话,她更想快点离开。

“那你现在去拿吧,”苏镜说。

小刚看向苏镜,收起了轻松地神态,说道:“我妈在上班呢,而且我现在也要训练。”

“上次你们校队来飞鸿馆我没看见你嘛,二队的?”

听到这么明显带有挑衅色彩的话来讲述一个事实,小刚只觉得耳朵发热,一时间找不出话来对答,只能用充满怨恨的眼神看着小霞,仿佛他拿不到那1/9个名额全是小霞的错。

“快去拿吧,”苏镜又催促着。

“哟哟哟,这不是虹飞的叛徒嘛,”说话间一个女生已经走到了苏镜的身边。女生是校队的助理,在虹飞崛起之后就视其为眼中钉,也祸及了苏镜。

“小谣?”苏镜询问着,在看到女孩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时,他又笑着说:“恭喜你们进了64强。”

小谣觉得苏镜的笑容天真烂漫,不好意思再将他骂下去,于是咽回了那些挖苦讽刺的话,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哦,哦,你又找到新女朋友啦?”

“不是的,”苏镜说:“她胆子小,一个人不敢来这里,所以叫我给她壮壮胆。”

“这有什么好怕的,”小谣看向小霞说:“不过,你既然送给他了,还要讨回去,是不是太LOW了。”

小霞低着头不说话,苏镜就摸了摸她的脑袋。在来的路上小霞已经演练了两边,苏镜不认为她会忘记那几句话,便对她说:“你讲吧。”

小霞抬头,看到目光所到之处的人都看向了自己,而那个小艾也走到了小刚的身边,“什么事啊?”她一手搭载小刚肩上,很自然地靠着。

“没什么,她来要回手机,”小刚说。

“那你给她呀。”

“我不是给我妈用了嘛。”

“哦,对!”小艾若有所思地点着头,看向小霞等她说些什么。

小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勉强看向小谣说:“那个手机是我贷款买的,我还不出钱了,所以想把手机卖掉还贷款。”

说完,小霞看向了小刚,他的表情让小霞安心了许多。不止如此,小艾,小谣,包括周围其他人都没有嘲笑她,反而都是一脸凝重地样子。

“对不起,”小霞对他说。

小刚一时接受不了这么沉重的事实,又把握不了劝慰的尺度,于是只能用满足小霞的愿望来作为伤害她的补偿。他结结巴巴地说:“那,那,那我现在就去拿,我妈妈在家呢,马上来。”

小刚一时真情流露承认了欺骗小霞的事实,在走出体育馆后,他也偷偷朝里瞄了一眼,然后转身飞快地跑去车棚。

“你们都给我动起来!”小谣向校队大吼了一声,然后陪着小霞走去了第一排座位。

在兰镇实验的校队队长也来安慰过后,苏镜就若有似无地说:“怎么样,大家都是好人吧,叫你不要怕的嘛。”

小艾和小谣在一旁听过也浅浅地笑了,小谣问:“你欠了多少钱?”

“五千多,”小霞回答。

“握草!三个月不到就翻了一倍多?这不是高利贷吗?”小艾骂道。

“普通的高利贷,还行,还行,”苏镜苦涩地笑着说:“就当买一次教训吧。”

两个女孩也都配合弯了弯嘴角,但小艾立即收住了笑容,她握住小霞的手说:“对不起啊,我也喜欢小刚。”

小霞摇了摇头,她早已知道这个事实,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小刚也喜欢我,他说他与我和他与你差不多,都是互相喜欢就在一起的。我觉得这大概就是情投意合吧,”小艾说:“但是,没有多少刻骨铭心,将来也许他就跟另一个女孩子情投意合了呢,然后对她提起我们俩。”

为了证明将来会出现这个一个人,小艾就抓起了旁边小谣的辫子到身前晃了晃说:“也许就是小谣学姐!”

“你要死啦!”小谣嗔怒道,随即把辫子拔回了自己手里。

小霞抬头看了看小艾,又低下头去胡思乱想了:“那你为什么要给他买手机,白瞎了嘛!”

小艾仿佛看透了小霞的心思,认真地说:“但我给他买手机确实是针对你,我也喜欢他呀。”

苏镜没想到这两个女孩会打开天窗争风吃醋,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小霞被自己的后辈抢了男朋友也许印证了那句名言,近水楼台先得月。

苏镜又看向正在整理辫子的小谣,莫名联想到了那个在河边浇着花的园丁。

有一次那园丁告诉他一串红的花朵里的那些甜液是有毒的,但苏镜只当是园丁爱惜自己的花草而生了他的气。苏镜当时也想对他说,摸女孩子头发是犯法的!

“看什么看,”小谣傲娇道,她把辫子往后一甩抽在了小艾的脸上,但并没有去心疼她,而是站起身走到苏镜面前说:“既然来了,也别干坐着等了,陪我们练练吧。”

我自己能站起来!苏镜心里嘀咕着接住了小谣伸出的手。

一个多小时候后,小刚气喘吁吁地跑进了体育馆,扶着门框向这边坐着的人招了招手。

小刚把装手机的那个盒子也带来了,里面一应俱全。他把东西交于小霞后又邀请两人一起吃个午饭,当是赔罪。但苏镜却拉了拉自己湿透了的衣服。

“哦,那行吧,快回去换了,别感冒,”小谣说。

小刚瞟见了来自小谣的眼色,在那两人将要转身的时候叫住了他们,“等一下,”他说:“这些拿去,借给你。”

小霞盯着小刚手上的信封不知如何是好,她看向苏镜求援。在苏镜看来,这不是好不好意思,而是原不原谅。

他又摸了摸她的头,一言不发转身朝校门口走去。

小霞看着眼前的三人,想到了“事在人为”这个道理,她咬着嘴唇挤出一丝笑容,接过信封扭头就朝苏镜追了过去,泪水被起伏的脚步颠簸出了眼眶。

在回去的路上,小霞主动承认自己没有对他们说一声“谢谢”。

“要说吗?”

“不要说吗?”

苏镜耸了耸肩,那声“谢谢”说不说都是别人的人生。他只能为小霞做到这里了,搂着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

两人乘车回到了中学城,进了一家日料店。其他几个校队主力也都在这里吃饭,见到苏镜和小霞进了门,小甲赶忙放下筷子,起身朝两人挥了挥手,并喊着:“这里,这里。”

“两份猪排饭,在做了,”待苏镜走近了,小丁就说。

“哦,好,谢谢,”苏镜说,小霞也跟着一句感谢。

“嫂子去外地写生了,”小乙说:“跟她几个同学。”

“农家乐,3天两夜,”小丙补充道。

“哦,知道了,”苏镜回答,他记得在长假前陈文洁就说过要去震泽湖写生,但是由于订不到长假前三天的农家乐,在抱怨几句后就不了了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