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32字
  • 2018-04-08 13:56:14

苏镜若有似无地应付了一声,盯着对面的交通信号灯发呆。在红灯闪烁完转为黄灯时,华羽又牢牢地抱住了他,头也靠在了他背上。

将华羽送回了青年公寓,苏镜回到了家。

客厅内一片漆黑,两扇房门也关着,但是在作为陈文洁画室的那个房间的门底下却传出了一道显眼的白光。

苏镜察觉到了异样,陈文洁若在家总不会让客厅暗着。

他打开了灯,慢步走到门口,稍作停留感受了一下里面的动静,然后去扭门把手,但门被反锁住了。

“文洁,文洁?”苏镜敲了敲门说:“你在里面吗?”

“不在,不在!”

苏镜松了口气,他听出了这女孩子的心思,于是故意为她造了个台阶下,就说:“你没做晚饭吗?”

“做什么做?做什么做?”

“你不吃晚饭了吗?”

“吃什么吃?吃什么吃?”

“我肚子饿了,”苏镜说着又敲了两下门。

“你不是跟那老女人在一起快活吗?”生气女孩走到了门边,声音也变大了些,她又说:

“怎么!没一起吃晚饭?看个电影?开个房什么?”

“她是我的老师,开什么房啦!”苏镜说完就走去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然后用电热水壶烧了些水,又做了30个俯卧撑和30个仰卧起坐。

等把开水倒进了热水瓶后,苏镜再次来到门边,敲了敲门说:“你晚饭要吃什么?”

“不吃!”女孩瞬间回答,声音近在咫尺,只与苏镜隔了一道木板。

“蛋炒饭还是泡面?”苏镜又问。

“不吃!”

“蛋包饭怎么样?”

“没番茄酱了。”

“那我去买,”苏镜说完便转身走开。

没走两步门却被打开了,女孩探头出来,拧着眉噘着嘴,说道:“等一下。”

待苏镜回过头,女孩接着说:“我也去。”

与此同时,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那门口,衣衫不整。那男子边拉扯着衣服上的皱褶边走出门,一脸歉意地朝苏镜笑着说:“镜哥,镜哥,你好啊。”

“哦,你好,”苏镜心中这样说道,立刻朝后退了两步指着那男子大叫:“握草!你谁啊?为什么在我女人房里?”

苏镜又怒视着陈文洁,疾步走到她面前问:“你们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陈文洁立刻抱住了苏镜拍着他的后背,安慰道:“嘿嘿,真没什么!”

那男生刚才被苏镜一呵斥吓得连连退到了门内,此时也马上附和道:“没干什么,没干什么,有录像,有录像。”

“有录像?”苏镜推开陈文洁问道。

“对啊,我就是找他当模特,画个画而已,”陈文洁笑着说:“怎么?你吃醋了?”

见那男生拿出了一个DV机,苏镜长舒了一口气,满脸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你以后不要这样好吗?好歹我也是卫校的校队队长。”

“好了啦,别生气,”陈文洁拉起了苏镜的手左右荡了荡,“啧,你还不走?留着吃晚饭吗?”她又转头对那男生斜目怒道。

待那男生走后,苏镜和陈文洁也下楼去到了超市。

陈文洁看着苏镜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便觉得他刚才吃的醋也是假的。她挤开了苏镜,抢过了手推车,对着前方空气说:“我来推。”

苏镜没说什么,走在陈文洁的身边,左手却搭在她的右手上。

这举动让吃醋女孩稍稍稳了心神,她便关心起小霞的事情来,问道:“那同学没事吧?”

“有事,”苏镜说。

“你们那美术老师也是不知死活,援交要管,借贷也要管,什么都要管,早晚有一天会被那帮人抹掉。”

陈文洁感到自己在说“抹掉”这两字的时候,苏镜握着她的手瞬间加重的力道。她看了看苏镜,苏镜也看着她,随即又看向前方。

“你又去凑什么热闹?”陈文洁说完把右手往左移了两个拳头的距离。

“是她找我帮忙的,”苏镜说。

“老女人?”

“小霞。”

“那么多人你帮得过来吗?”

“至少要帮她吧。”

“你就不怕被报复?”

“不怕。”

“那我呢?”

苏镜见手推车不动了也停下了脚步,随手拿起货架上的一盒咖喱寻找保质期。

陈文洁曾亲口说过对苏镜的爱意,就在他们俩唯一一次睡在同张床上的那晚。她说:“我想喜欢你。”

在苏镜主动找她谈租房的事情之前,陈文洁还不怎么了解他,只是在虹飞被推到新闻的浪尖时被动地从四周听到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在煌镇,她的学校她的班级有女生把手机壁纸换成了苏镜的,也有女生给苏镜写信的,这些陈文洁都看着眼里。

如果不是苏镜的出现,她便以为那只是过眼云烟。

在M记事件发生后,她班里的女生就高调宣布不再使用虹飞的男生作为壁纸,当然也不会再写信给他们。

陈文洁出于好奇仔细看了那些新闻,在嘲笑虹飞幼稚的同时也不免带着些许怜悯。她又去菁虹论坛逛了一圈,映入眼帘的是满屏幕有关“虹飞校队恐分裂”的标题。

出于对虹飞的怜悯,陈文洁便更改了出租房屋的条件。原本她打算找一个女生合租,AA制,也不允许把男生带进家门,以及其他苛刻条件。

陈文洁想着如果虹飞真的分裂了,如果有人转校到中学城里的某个学校了,如果那人也想找人合租,如果合租对象可以是个女孩。

她甚至想好了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我敬你是条汉子”,若那人问为什么免租,她也想好了该怎么回答。

条件一改,立刻有各种各样的男性留言给她,他们不知道陈文洁等待的只是虹飞的人而已,都想碰碰好运气。

陈文洁一张张地翻着他们照片,看着底下千篇一律的留言会莫名其妙地笑出来。

直到她被这些强装幽默的自我介绍弄乏味了,想着这条租房消息也已经尽到它的价值了,便打算改回原先的条件,却没想到在一张猴子照片的底下看到了一个“镜”字。

惊异又激动的陈文洁在初次见到苏镜时忘了敬他是一条好汉,而苏镜送的那束花更是让她感到手足无措。

那情景在路人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小情侣约会,没人会想到他们要谈论合租的事。

苏镜的言行与网上所描述的不符,陈文洁只当他还没摆脱陈轻的阴影,是在故意强颜欢笑。但当两人聊完租房合同的事情后,苏镜却提出要去吃饭。

与男生吃饭本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苏镜出了那茶室的门却直接勾搭住了陈文洁的肩膀,脸也贴在了她的脸上,一副把陈文洁当做是自己女友的自然模样。

陈文洁不明所以,但想到自己手中的那束花也许是苏镜亲手为她摘的,就放弃了挣脱的念头。

那束花只有三支,一支桂花,一支茉莉,一串红。

陈文洁的心中小鹿乱撞,由内而发表现出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她从一串红上拔下一朵小花含在嘴里,试图让甜味镇住慌张。

吃完了午饭,两人回了虹飞帮苏镜收拾行李,拒绝了萧铁根和邱鹤廉的车而去坐了地铁。

把行李搬到出租屋后苏镜并不急着收拾那间画室,而是让陈文洁带他去中学城逛了一圈。

随着两人聊天话题的深入,肢体上的接触也越来越平凡。撩发摸脸,牵手搂腰,这些只在陈文洁的幻想中才有的情节却在那个午后在苏镜的帮助下一一变为现实。

在陈文洁眼里,苏镜仿佛极力摆脱着虹飞的束缚,或是在向人们证明她是他的女人。

表面虽有各种夸张的动作,陈文洁却没有感受到苏镜的心动。于是她也渐渐淡下了亢奋的心,躺在属于她领地的那半边床上数了半夜的星星。

“保质期过了没有,”陈文洁从回忆中醒来不经意地问。

“没有,”苏镜说完随手把那盒咖喱放进了手推车,看着陈文洁说:“还有一年呢。”

第二天清早,苏镜一开机就收到了小霞的短信。

小霞还没有把事情告诉附父母,当初借的2000块钱经过3个月的时间已经滚到了5W,相当于她父母一年的工资。

上午,小霞又来到了学校的操场,双眼红红的。

苏镜因为被小霞欺骗了感情,也就没了暖声安慰的想法,直截了当地质问她关于昨天的不配合。

声音一粗鲁,小霞的泪水又滑下了脸颊,她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外人后就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在苏镜刚转到卫校的时候,小霞有过去找他帮忙的念头,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随着刀疤他们越逼越紧,在第三次向小霞所要利息的时候,小霞就下定决心去找苏镜碰碰运气。

但让小霞没想到的是,刀疤居然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是他们让你来找我的?”苏镜一脸诧异地看着小霞问道。

小霞点了点头,抹了一把眼泪。

“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了?”苏镜盯着小霞,想到昨天自己很可能演了一回跳梁小丑,他只感到心中隐隐的难受。

小霞不敢再点头了,蜷缩着,颤抖着。

“目的呢?”苏镜追问。

“他们就让我唱反调,故意给你难堪。”

听小霞这么一说,苏镜总算清楚了这件事的不顺之处。看着小霞用衣袖檫着眼泪竟不知该问什么了,他又陷入了更深的思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