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67字
  • 2018-03-25 09:21:43

直到三人下了一楼后他便开口骂了几句带有“*****”、“荡”等字眼的污言秽语,算是泄了愤。

骂声从楼上传来,苏镜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华羽的表情,但没有收获。

华羽没有责备小霞,也没有给她任何忠告。出了宾馆大门就打算回学校,却发现锁在人行道护栏上的自行车不见了。

苏镜见华羽突然的停顿,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在人行道外侧的栏杆上只挂着一根被钳断的环形锁。

“你们先回去,”华羽对小霞说:“把事情向你父母坦白,别一个人担着。”

苏镜闻言立刻向小甲他们做了个表示“掩护”的手势,示意他们陪小霞回家。他又下意识地往宾馆里看去,那摄影三人组已经走下了楼梯,有说有笑地朝门口走来。

刀疤脸走到门口又点了根烟,靠在一个梧桐树上听着华羽向电话那头诉说着环形锁被钳断的事。

待华羽挂了电话,刀疤脸赶紧问道:“怎么了华老师?您的座驾不见啦?”

华羽朝路边停着的几辆车看去,又转身扫了一眼旅馆左右店铺的屋檐,恰好看到苏镜从右边的一家便利店走出。

“华老师,他们店长不在,只有等警察来了才能看录像,”苏镜说着递了一瓶乌龙茶给华羽。

“太苦,”华羽只瞥了一眼那瓶水便又朝左边看去,保健店,拉面店,干洗店都没有装摄像。

“那矿泉水吧,”苏镜把另一只手伸到她面前。

华羽看了看那瓶水又看了看苏镜,随后接过了水。

刀疤脸不甘被冷落又说:“自行车有什么好骑的,要不我给您骑吧?”

“骑我,骑我!”胖子也来了劲,说完大笑起来,他捡起了那根环形锁在自己身后一挥,另一只手往前一伸便蹦跶起来,全身脂肪耸动着仿佛真是骑在马背上颠簸一般。

“驾,驾,吁,”他喊道。

师生两人就这么忍受着3人的嘲讽长达2分钟之久。又过了三分钟警察叔叔赶到,华羽才开口说话。

警察叔叔分别检查了便利店和旅馆的录像,还有一辆汽车的行车记录仪,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不用两个小时,警察叔叔就在郊区的一个菜地大棚内找到了华羽的车,并抓到了正在田地里拉屎的偷车少年。

华羽做完笔录就一直等在派出所,直到自己的车被运回。当她推着车走出派出所大门时却发现苏镜一直在。

华羽没有说什么,一副是你一厢情愿的表情,然后把车骑了出去。

苏镜见状连忙抓住了车后的货架并用力稳住不让华羽往两旁摔下。华羽摇晃了两下停住车转身看着苏镜问:

“你干什么?”

“我怕那三个人来报复你。”

“哪里会报复,放手啦!”

苏镜闻言立刻放开了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货架上,盯着他的美术老师。华羽却没再搭理他,松开了车把就往前走了起来。

苏镜骑着车追了上去,连堵了几次后华羽终于停下了脚步,看着苏镜有些愠怒,说道:

“你是想怎样?”

“华姐,上车吧。”

“我可是你的老师欸。”

“不在课堂上我们也可以是朋友啊。”

“酱会不会太快了?”

“啊?”苏镜疑惑地看着她,又看了看自行车的前后轮胎,然后捏了捏刹车,最后坚定地对华羽说:“不会很快啊,而且是两个人,您就放心吧。”

华羽叹了口气,没了刚才对峙时的精气神,“好啦,”她说,随后钻进了苏镜的怀里,斜坐上了自行车的前杠。

苏镜也不管那么多,双手紧握着手把脚尖用力一蹬地,车便摇摇晃晃地动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载人方式,路人多少有些指点。苏镜也因为被华羽的长腿挡住了自己的左脚的转动,自行车在前进了几米后又被迫停了下来。

“华老师,您还是坐后面吧,”苏镜说。

“你很讨厌欸,不早说。”

“抱歉,抱歉,您等一下坐,”苏镜说着脱下外套叠整齐放在了货架上。

“才不要叻,”华羽说完却抓着苏镜的肩膀坐了上去。

苏镜自认为得到了华羽的信任,就暂时把她的事情放在了一边,又考虑起关于小霞与那摄影三人组的事情。

小霞在初中时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男同学,恰好那男同学也对她有意思,于是两人在喝过几次奶茶之后就私定了终身,并且牵起了手。

这手一直牵到了即将进入高二的那个暑假,七月中旬。

小霞在老家看望过爷爷奶奶,又打扫了家里的卫生后便回到了魔都。

对情郎的思念驱使她下了火车后就直接坐地铁去往了煌镇,那男生的学校。小霞还买了两杯奶茶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但在那学校的体育馆里,小霞却看到了一个正在为她情郎擦汗的女生。

小霞又看到其他好几个女生都伴着一个男生为其做着事儿,就想着也许是这学校的拉拉队。

小霞在万众瞩目之下走到了那男生面前,递出了奶茶,男生很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你为什么不回我短信呀?”小霞问。

“哦,手机坏了。”

“电话里说你已经停机了。”

“哦,对!手机丢了,在公交车上,好像被偷了。”

“那,那怎么办,”小霞有些焦急了,她想把自己的手机给男生用,但看到那可爱女生正玩弄的手机都是超大的、彩屏的,她又说不出口了。

“没事,你先回去吧,我要训练了,”男生说完对她露出了灿烂一笑,然后跑入了场内。

“你别站着呀,来,坐这儿,”可爱女生对小霞说:“我叫小艾。”

小霞这才回过神,看到小艾正拍着她旁边的座位。小霞应了一声便卸下书包坐了下去,但一秒之后又直直地站了起来,她闻到了小艾身上的香味。

那味道很好闻,但同时也警告着小霞。小霞有自知之明,她记得火车车厢内的味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小霞说着已经重新背起了书包。

“好的,再见。”

“奶茶一杯冷的,一杯不冷的,让他喝不冷的吧,他运动完喝冷的对胃不好。”

“他不喝的,”小艾说:“你拿回去吧,校队不让吃这些垃圾食品。”

“那,那你喝吧。”

“谢谢,我也不喝,会胖的。”

即使小霞的思想再怎么传统和闭塞,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她想补救这份感情,打算给男生买一个新手机。理由她都想好了,就是祝他顺利通过考核进校队。

至于父母那边的说辞她也已经想好了,就说手机被偷了。

但他父母却表示无能为力,那手机本是小霞母亲在用的。她发现小霞每次都偷偷玩她的手机,聊完了短信还要删除,就索性把手机给了小霞。

一个稍好的手机相当于他们家一个月的生活费,夫妻两也并不富裕,所以小霞父亲答应过年再给她买新手机。

到除夕还有半年时间,小霞自然是等不及的。去打工也要两个月时间,到那时她的情郎与那小艾也许已经不止牵手那么简单了。

那夜,小霞在床上辗转难眠。她觉得人这一生为了爱情大概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去做的,比如去偷,去抢,去借,去卖。

她甚至相信了学校里的一个传说,某个学姐把自己的处女卖了个好价钱,然后那学姐又用那一笔钱的一个零头去医院补好了那层膜,再卖了一次好价钱。

“钱生钱,钱生钱,钱生钱,”小霞越想越觉得好笑,她最怕进医院了。

最后,她终于想到一个不算太传说的事情,就是其他班上有女生在体育课上炫耀自己新买的手机时说过的话,只要拍一张照就好了。

“只要拍一张照片就可以了吗?”小霞默默念叨着总算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小霞找到了那个只拍一张照片就能换一部新手机的女孩。女孩很爽快的答应了她,并把她带去了大学城,然后跟着一个大姐姐去到了一间出租屋。

大姐姐说要拍半身照,小霞以为是像拍身份证照片那样子,竟在那间屋子内找起了背景,直到那大姐姐对她说了一句“脱衣服”。

想到这儿,苏镜并不觉得有不妥之处,昨天小霞去学校体育馆找他求助时虽没有把那么多细节告诉他,但他也多多少少理清了一些关系。

苏镜猜测那大姐姐也被刀疤拍过照,然后发展为刀疤的下线。小霞被拍过第一次后因为到期还不出钱又被拍了两次当做利息,而且尺度一次比一次大,已经大到了零界点。

今天是第三次还利息了,当拍照已经不能当做利息的时候,刀疤又使出了其他的手段。

这些苏镜都能想通。

只不过今天小霞的行为却不是昨天他们商量时所说的那样。

苏镜的计划是让刀疤自己说出这种行为,然后记录下来作为证据。但小霞明显没有这样配合,反而还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所有的思路再一次被堵截在这里,在派出所门口等待的时候,苏镜也一遍遍地回忆到这里,然后问自己为什么小霞要反水。

“我跟她无冤无仇啊。”

“在学校里也不沾花惹草啊。”

“组建校队也是为大家争光啊。”

“难道是她男朋友喜欢我,她才编个故事来骗我?”

苏镜还想说些什么却感到后背被狠狠地锤了一击。

“够了啦!”华羽骂道:“你很机车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