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31字
  • 2017-06-30 23:27:28

两人在M记上车往北,转车往南到终点站步行至生活广场再往北去旧街区。另两人M记上车往西绕圈路过三中和虹职到终点站,也同样走到生活广场坐车去萧铁根家。当然根据情况也可以直接在终点站等车。

“一切随机应变,”飞鸟用笔敲了敲纸说:“还记得邱老师教的演技吗?”

“哈哈,这个放心吧,”汤诚拍着胸脯说。

“是啊,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花哉说。

飞鸟叹了口气继续说:“那些人多人少时的站位模式,配合分工,你们都记住了吧?”说着就打算在纸上画辆公交车再一次详解。花哉赶忙抽了纸说:“飞哥,你都说过好几遍啦,军训的时候就讲过了。”

“是嘛,”飞鸟点了点头:“不管有没有被摸掉,都只坐一趟,知道吗?不要重复出现在一个地方!”

“嗯,知道了”蔚扬说。

“也不要一直看手表,调角度,”飞鸟说。

此时的飞鸟仿佛变成了第一次比赛前的莫宵那样,各种有的没有都要叮嘱一番,重提几遍才能安心。

之后的时间里,大家都努力记住那些照片里人的模样和穿着,以备不时之需。

下午4点40分,戴上从其他寝室借来的MP3,4人前后间隔5分钟分别走出了寝室。

赵逸灵回到寝室洗完澡,来到弄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小院子里摆了4张掉了红漆的八仙桌铺着一次性桌布摆放着许多佳肴,大姐姐们围坐在一起边吃边叽叽喳喳地赏着月。她们任性地旷了一天工,进入这座城市感受节日的气氛。她们不懂刘嫂喜欢的礼物,也不会挑选合适的食材,所以私下商量着不既然能出力气那就出钱吧。

这是2小时前的事。一群人凑了一个大红包,回来后就派一个代表进厨房偷偷塞给了刘嫂。刘嫂推却不得只能收了下来,引得一旁张丽洁的母亲也夸着她们的好。

红包厚厚的,刘嫂腾不开手去接,但能感受到围裙下沉的分量。她不在乎钱的多少,大姐姐们也同样不会像对待客人那样在这个妇人身上锱铢必较。

“我常对她们说不要总是吃方便面,不要亏待了自己,这个时代吃是吃不穷的,”刘嫂边洗菜边回忆着那些深刻的故事说:“长兄幼弟也有他们的路要走,总不能帮他们到老吧。”

“等他们念完大学买了房娶了妻,也许她们就能想想自己的将来了,”张丽洁母亲说。

屋内也摆了两桌,一桌是大人们加上雅晴,朱嘉斯,张丽洁,苏镜。另一桌是4个十三女中的校队队员以及赵逸灵。

女生们对同虹飞的男生在中秋之际的联谊并不反感,毕竟这些男生都不算太差,至少通过了第一轮比赛。她们也在夜谈的时候讨论过各种让人害羞的话题,只是当下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按照常理,一个男生面对一个女生,在不熟悉的情况下应该会显得拘谨或者绅士风度。可此时坐在一起的四个女生却看见对面的赵逸灵如同饿狼般埋着头吞着美食,完全没有要与她们互动的样子。

即使雅晴多次用筷子戳他的背,他也只是回头看了看,依旧没有停嘴的意思。

女生们最想了解的就是赵逸灵了,事前也玩笑般的打赌看谁能先钓到他。“这怎么钓?”一个女生叹着气,引起一阵无奈的共鸣。

张丽洁的父亲是虹大毕业的,萧铁根给他上过体育课,也教他练武。

每年春节他也会带着一家人来给萧铁根拜年,但在众多有出息的同门师兄弟中也不显眼。这个中秋只他一个徒弟来看望萧铁根,也让萧铁根感到很开心,连连与他碰杯。

雅晴与朱嘉斯没那么针锋相对了,也许是因为张丽洁的关系,两人和气地聊着各自带领校队的经验。

直到6点20,4人才急急赶到。编了个在动物园看猴子的理由给萧铁根听,然后在刘嫂暖和的责怪声中坐到了赵逸灵的身边,左右都与女生们空开了一个位子,只简单地问候了一声又祝福了“中秋快乐”便也默默地动了筷子。

这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又在刘嫂端来热菜的时候被她说教了一番,“坐开点,坐开点”她说:“又不是比赛。”

“是比赛,”张丽洁母亲笑着说:“比谁吃得多,”说完端着托盘走去了外面。

“师娘,别忙了,菜够了,”张丽洁父亲说。

“还有几个蔬菜呢,小张,你们慢点吃,”刘嫂说:“待会儿要吃点饭,还有个三鲜汤。”

张丽洁父亲不再劝阻刘嫂的热情,说了几句师娘做人地道的赞美,便和萧铁根接着碰杯。

另一桌,在一问一答中,气氛也变得活跃起来。汤诚对女校的一切都十分感兴趣,只开了个头就变得滔滔不绝,还说如果得了联赛冠军应该有选择学校的权利,引得女生们坏笑,又问女校的学生是不是因为阴阳失调而普遍有精神问题和性取向问题,结果白讨了一顿骂。

花哉不敢与张丽洁搭话,蔚扬也盼着朱嘉斯不要再撩他,两个难兄难弟勉强应付着女生们的问题,互相碰杯,干了几杯桂花酒。

晚饭过后又几杯茶的功夫,人也渐渐散去。莫宵在家吃完了饭便匆匆赶来,总算是在最后时刻抱到了张丽洁。即使是中秋节,她对朱嘉斯的敌意也没有半点削弱,反而因为这团圆夜的分别而变得更加深刻。

“下次见面,我们就是对手了吧,”莫宵难过地说。

“杞人忧天啦你,”张丽洁挣脱开她的怀抱。

张丽洁的父母当晚就回了姑苏市,自己的女儿能遇到这么多好人他们也就安心了,而两个学校也在弄堂口分道扬镳。

“照顾好张丽洁,”蔚扬对朱嘉斯说。

“照顾好白鹊,”张丽洁对蔚扬说。

两句话巧合地说在同一时刻,算是为这快乐的联谊添了一笔美丽的结尾。

“不许回头!”雅晴走在最后说:“男子汉要有点出息。”

蔚扬刚下车果然就看到白鹊已经坐在M记里边了。白鹊也刚下班,听了蔚扬的话在中秋节特别犒劳自己,来M记吃顿好的,此时刚点完单,正等着蔚扬。

汤诚看到M记门口的麻辣烫小摊,说自己顿时又饿了,尽管这个“顿时”两字被两个女生嘲笑了一番,他还是去买了一份,还向白鹊挥了挥手示意她吃慢点。

花哉也因为在弄堂口回头的时候看到张丽洁也正在看他而心情大好,想着这一定是心有灵犀与男不男子汉没有半点关系。

既然心情好了,那就又有了捉弄苗婉茹的力气,明知道M记没有禁止外卖进入,他就偏要带一份麻辣烫进去试试这店规对于苗婉茹的约束力。

其他小伙伴对此不感兴趣,拎着背包以及打包给梁大爷和小黑当夜宵的食物回了学校。

由于是周日又逢中秋,学校没有晚自习,所以住宿生们都来得比较晚,也不甘心待在寝室里,就在M记里坐着,当然也有在两楼喝茶的或者三楼上网的,大家都掐着9点进校门。

麻辣烫特有的味道在窗边弥漫开来,玻璃上也蒙着一层雾水,但苗婉茹却没有要去数落他们的意思。她误以为这群背井离乡的年轻人在中秋的时候不能与家人团圆而依旧刻苦训练到现在,而且还有两个人合吃着一份石锅饭,就想着反正座位空着也是空着,就当给他们一次特例。

M记晚上11点关门,此时店里只有苗婉茹和陈轻个员工。花哉对陈轻不怎么熟,从中午她叫宛如送外卖这一点推测,花哉认为她是个管事的。于是趁她去厨房的时候,花哉去向宛如讨要上次没有得到的那些番茄酱。

宛如用生气的样子看着他,说麻辣烫加什么番茄酱,但花哉却死缠烂打,表示要做开拓者,将来要是发明了新料理,就第一个给宛如品尝。

婉如不想再对他说教什么,就摸出一包给了他,看他不走,又摸出了一包花生酱把他打发走了。

渐渐地,住宿生们都离开了,M记里也只有寥寥几个客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校队是没有门禁限制的,因为训练的缘故,他们可以出去吃夜粥。有时候也会有因为去其他学校交流而晚归的情况。

花哉和汤诚并不急着离开,只是看着蔚扬和白鹊坐了半天也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地难受。

他们也用眼神告诉蔚扬“要么让她喂你,要么你喂她”,但蔚扬只是摇了摇头,任凭她一个人寂寞地吃着。

突然,几束刺眼的光照在他们的脸上,2辆面包车出现在了街口分别停在拐角的两边。车上下来了两组手持砍刀的蒙面黑衣人分别朝着M记的两扇门大摇大摆地走去。

4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威胁压迫得动不了身,蔚扬朝身后看去才发现整个M记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他们了。

“拼?”汤诚脱口而出。

“别,别别,”蔚扬朝收银台的方向大喊:“婉如,快报警!”然后拖着已沉浸在恐惧中的白鹊往里走了去。

蒙面人粗鲁地推开了玻璃门门,二话不说就把手中的砍刀砸向了汤诚和花哉。因为人多势众,他们有自信这两个小年轻是不敢去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