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50字
  • 2017-06-28 23:15:04

莫宵感觉自己快要给彩名跪下了,一年前她还像模像样地给刚来魔都的彩名介绍中秋的习俗,无意中提到了桂花酒,彩名就说自己也会酿酒,在霓虹老家会做清酒和烧酒,并表示也要自酿桂花酒。

“明年你们就能喝到我做的桂花酒啦~”

直到莫宵回忆起那段青涩的时光,画面如走马灯一幅幅在她眼前飞过。那在她看来只是一句无心的话却被浸泡在时间长河里酿成了一个香甜的承诺。

莫宵眼眶有些湿润,把彩名一把抱在怀里,一遍遍地柔声细语着“彩名酱,彩名酱”,心中也默默地念着:“把喜欢分你一半好不好,要不要。”

雅晴笑着把双手放在两个女孩的头上,说:“你这个粗人能遇上这么好的女孩吧,该笑才是啊。你,干,嘛!?”

雅晴突然转笑为怒,瞪着花哉。

“老姐,我想,”花哉的葫芦还差几公分就要碰到那大玻璃坛子了,却僵在那里一动不动,愣愣地看着雅晴。

“想什么想,明天中秋节到老萧家去喝,”雅晴又转怒为笑说:“彩名酱,明天你也一起来吃饭好吗?”

“啊,谢谢,但是我明天要与星野同学一起过,”彩名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哦,又是那个东合的女剑士?”莫宵问:“你跟她,要好了?”

“是,是的,”彩名微笑着说:“现在你们有很多朋友了,大家在一起很开心,但是星野同学一直一个人,所以我不能放下她不管她。”

彩名在星野樱身上看到了刚来魔都时自己的样子,但樱没有那么好运气能遇到雅晴和莫宵这样的好人,再加上她本身内向又不爱与人交往的性格,让她至今没有一个朋友。

彩名心软,见不得她一人孤苦伶仃,就打算把那些莫宵带她一起过的节日同样复制到樱的身上。

经过她不懈的努力真的就感化了星野樱并与她做了朋友,也就是她能把冷若冰霜的寒剑捂热。

“啊,彩名酱真好!”莫宵又想抱彩名但被雅晴拦住:“啧,你先擦干净鼻涕,脏死了。”

明明距午饭才过了3个多小时,但那两盒月饼却在瞬间被吃了个精光,只剩下两份套餐,半个广式加半个苏式拼成的圆。

雅晴和彩名都笑了,只有莫宵噘着嘴咒着他们“饿死鬼投胎”。

男生们吃完后继续训练,三个女生则好似有说不完地话,但并不是悄悄地,而是欢声笑语地聊着。

汤诚又心不在焉了,第二次见到彩名后他更加抑制不住对她的爱意。

“你们都有女人了吧?不会跟我抢了吧?”他郑重其事地说,坚毅的眼神犹如下一秒就能为这软香酥而赴汤蹈火。

蔚扬有白鹊和朱嘉斯,飞鸟有筱婷和某年某月某日,赵逸灵有小荻和天府女孩,花哉有莫宵和张丽洁。只有苏镜好像有资格作为竞争对手。

汤诚这样算计着,全然忘记了关于明天的计划。他看向了苏镜,恰巧苏镜也看向了他。

彩名本想去星野樱那里吃晚饭的,只是推却不了两个女生的热情便从了。

即使过了小半天的光景,这台戏依旧还能唱下去。比如这两周的联赛情况,又有许多新秀崛起抢走了虹飞的风头,比如第四周将要开始的个人赛,比如网上八卦东西女神的会晤是否标志着菁虹默许了私下买卖队员的行为。

当说到昨天的水战时,彩名也竟笑得合不拢嘴,她表示自己在老家也打过雪仗,但重点还是在那几张湿身照上面。

319虽然始终沉浸在一种压抑之中,但对于无法阻挡的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消息也确确实实地记住了许多。那几张他们的湿身照在昨天晚自习时就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了。

“好帅啊!”彩名用霓虹语说,仿佛只有用母语的力量才能克服害羞所带来的阻碍,但依旧为绯红的脸而露了馅。

此时的汤诚便得以了起来,他把自己的帅照深深地刻在了脑海中。被水冲刷过的脸庞少了土气多了几分英俊,湿头发往后一撩形成尖尖的流线型,只弹出一两根调皮的在前面。。。

当汤诚终于意识到这样自我陶醉可能无济于事的时候又看向了赵逸灵以及他那消失在彩名背后的手,咬牙切齿,一口气吞下了一杯饮料。

再次送别彩名,依旧等在这个车站,依旧是赵逸灵与彩名站在一起,依旧是在车子将要进站的时候。

“赵哥哥。”

“嗯?”

“这个给你,”彩名把一封信塞在了赵逸灵手中,然后与众人告别,上了车。

这次,大家没有再目送她远去,而是围在了赵逸灵身边。赵逸灵走到M记窗外面稍亮的地方拆开了信,里面却是一张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个茶室或者咖啡馆,有顾客坐在那里聊天,但焦距对着的是一个女仆模样的人,她一手端着一盘糕点,好似发现了自己被拍了照,于是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按在黑色花边裙子上并微微屈膝,肩带也掉到了手臂,表情因为惊讶得真实而显得可爱。

“70!”

是汤诚打出的分数,如果他把化妆和服装问题也考虑进去的话,基本是徘徊在几个线的,但他不好意思这么说,怕伤了赵逸灵的心。

只是小伙伴们都在讨论着那张照片和质问赵逸灵而没有对他的评分产生共鸣,于是汤诚又自言自语道:

“但是在我心中彩名是无法评分的!”

照片背后还有一个地址和彩名用尺在空白处横竖出的一张贴心小地图。

“啧啧啧,造化弄人呐~”莫宵走在回去的路上这样说道:“十弟恐成最后的赢家。”

近年来,随着霓虹文化的大量涌入,女仆店也在魔都多了起来,多是陪聊陪笑陪玩游戏陪拍照,起初大家还有些拘谨,但习惯了也就是这样子,权当是一个服务员比较养眼的咖啡馆。

至于照片中的女仆,汤诚认为她是个意外。至于她是不是女剑士大家都不确定。根据彩名的意思她应该就是了,但是根据彩名的另一个意思女剑士怎么可能去这种需要卖弄表情的地方工作呢?

蔚扬去便利店接白鹊,她已经上了一天一夜的班,看见蔚扬的时候还是笑得出来,并告诉蔚扬她在网上看到的一个理论,说是人只要熬过了困倦期就不再会感到困倦。

蔚扬却笑不出,他想骂白鹊不懂事相信了这些歪理,只是白鹊已经睡着了,于是他只能在心里说着:“人要是熬过了死,也不会再感到困倦了。”

车厢摇晃,他一手抓着头顶的横杆,一手紧紧抱住白鹊,努力保持她的站姿。

回到学校,白鹊凭着一股倔强吃了点面包也洗完了澡,一头倒在了412寝室小小的公主床上不省人事。

蔚扬带回了白鹊可以调班的好消息,再加上赵逸灵的桃花运一起冲刷去了319寝室的阴霾。

经过一番眼神交流后,蔚扬进入了主题:“明天去。”

苏镜翻了一页继续看书。

蔚扬又说:“只是把他们拍下来。”

“神不知鬼不觉?”苏镜问。

“神不知鬼不觉!”蔚扬点头如打桩机。

“小苏,你也觉得这样行?”汤诚问。

苏镜摇了摇头。

蔚扬又把具体的细节讲了出来并与小伙伴们讨论纠正,像是当苏镜不存在又好像当他存在。直到熄了灯才依依不舍地收了尾,而苏镜只是客气地给了一句“注意安全”。

蔚扬等到了不是最坏的答复,默默感谢。

周日,中秋节。两个女孩换上了久违的漂亮的衣服出去逛街。白鹊睡了一觉后焕然一新,她今天依旧要上班,为了三倍工资。

赵逸灵拒绝了当莫宵和雅晴的跟班,他说要带小黑去看海。莫宵骂了句“神经病”就不再理他,直到进了地铁还在碎碎念着赵逸灵的不知好歹。

不知不觉,那辆17寸的自行车停在车棚已经大半个月了。在门卫梁大爷的帮助下又能正常使用了,装上了驼包,赵逸灵带着小黑骑出了校门。

319送走了她们4人后就开始着手公车计划,只是一开始就遇到一个难题,那就是他们的知名度会不会影响行动。

飞鸟对于汤诚的疑问付之一笑,他拿出莫宵的笔记本翻看了论坛,前三页除了有一个PS他们湿身照的帖子外,没有任何关于虹飞的痕迹。

“我还以为我们很红呢,”汤诚盯着电脑不可思议地说,然后又不死心地继续往后翻去,再打开其他几个网站,关于虹飞的新闻也寥寥无几,都是些陈年旧事了。

“也就在这块三尺地皮上,”飞鸟说。

“晚上行动的话应该没有关系吧,”花哉说。

解决了这个小插曲众人都出去做各自的准备。飞鸟和汤诚去火车站买装备,花哉和蔚扬则分别去周围的几个车站转悠,寻找合适的地点和可疑的人

至于苏镜,在双羊吃完早饭之后就不知去向,他只是随口说要去公园看猴子。

蔚扬与花哉在M记门口分别之后就打算往北走,但他还是先去了公园的猴山逛了一圈,果然没有发现苏镜,然后一路沿着闵川路走到了白鹊的便利店。

花哉则向南去,第一个目标就是生活广场前的车站,人流量很大,他假装等了两班公车却因为没有葫芦在身边而显得浑身难受,坐立不安,索性又朝终点站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