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65字
  • 2017-06-17 23:41:41

“我们校队的面子岂不是,”汤诚说。

“你们别忘了张丽洁,也别忘昨天刘嫂是怎么夸我们的,”苏镜说:“还嫌事情不够多吗?还要内斗吗?”

“如果我们能打赢两场的话,萧伯在学校里也能有点威信了吧,”飞鸟说:“开家长会也不用低声下气了。”

雅晴始终微笑着聆听,时不时地舔着油光闪亮的嘴唇,看看苏镜又看看飞鸟,她喜欢这两个男生。她又看着近在咫尺正摸着她头发的赵逸灵,心说:“也喜欢你,也喜欢你,”然后又笑着看向别处,把神秘留给了这个一脸茫然的少年。

一下午,这件事情被查得水落石出,(1)班的人也承认了。他们写了一个程序装在了广播站的电脑里,起初只是为了表白、恶作剧和午间点歌方便,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恰遇到了这事就正好派上了用处。

四眼说信被烧成了灰,扔在了四楼男厕所里。教导主任当下派纪律委员去查明情况却只抓住了几个吸烟的倒霉蛋。

处罚必不可免,尤其是像1班这样的校之希望,下午第三节课后,带头造事的四眼在广播中念了检讨书占用了整个课间休息,其他人则安排到明天的升旗仪式。

苏镜并没听出这检讨书中的诚意,他问花哉是否能消气了,花哉摇头,汤诚和蔚扬听完了检讨更是愤愤不平,若不是戴欢始终徘徊在教室周围,又一场好戏也许就已经上演了。

放学后,比往日更多的同学向飞鸿馆走去,这个可以理解,观看校队训练并拍照发去网上也是一件快乐的事。走在篮球场上花哉说出了他一下午思考的结果“我不报仇了,张丽洁没看过的信烧了就烧了吧”。

同伴们纷纷表示敬意,佩服他以大局为重,只是眼看着一波平息却没想到另一波又翻起。飞鸿馆内三个女生站在场地中央说着话,两高一矮,通过侧脸大家认出了那人正是十三女中的校队助理,朱嘉斯。

穿着校服的她展现出另一种清美,但蔚扬的审美方式远没有汤诚的那样肤浅,他先看向了那个束发木管,然后找到了狐狸发夹,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她的眼睛上,依旧让他悸动。

互相打完了招呼,雅晴就让莫宵按照计划表进去训练,自己则想与朱嘉斯去楼上会议室,但朱嘉斯却说并没有什么大事,直接坐到了第一排的观众席上。

蔚扬又闻到了那阵古朴的香味,自那次之后他特地向赵逸灵请教过,得到的答案无非是沉香或者檀木,这些他早就知道。

“你在看谁?”雅晴说道,看着心不在焉的蔚扬心中暗骂:“没出息。”

“你猜。”

“你手脚也够快的,官网上已经挂出了张丽洁的名字,哼,又没人跟你抢。”

“呵,男生们都像模像样了,比上次报名时成长了不少嘛。”

“你不会又想打蔚扬的主意吧?”

“我蛮喜欢他的,”朱嘉斯看着在一旁单独挥着铁棒的赵逸灵。

“哦,这个啊,你喜欢就随便拿去好了。”

正说话间一队外校学生走了进来,莫宵熟练地迎上去接待,对方看到了东、西女神坐在一起,受到了些许惊吓,瞬间失去了挑战者应有的高挑气焰,那个带头人连过去同她们打招呼的勇气都没了,更不用提以校队管事的身份与她们同坐着观看比赛,于是那人便和同伴们站在了对面。

朱嘉斯看着场内两人的缠斗如老鹰捉小鸡,笑着说道:“怎么,我来了就不让他出场了?”

“那下一个就让他来好了。”

“你们,中秋有什么安排?”

“吃月饼,赏月,”雅晴说:“椰丝的。”

“不如一起吧?”

“他们都是回不了家,你们也回不了?”

朱嘉斯看着雅晴,似乎在等她醒悟什么,果然看见雅晴的眼睛闪动了一下,但也不再咄咄逼人去追击,看着场内的比赛不语。

良久,她又开口说:“张丽洁的妈妈会陪她过完中秋,到时候他爸爸也会来。”

“哦。”

“他爸爸也算是你们萧老板的徒弟,”朱嘉斯说。

“到时候他们会去萧老板家吃饭?”

“我也去,”朱嘉斯说着便得意地对金雅晴挑动了一下眉毛。

“坐不下了吧。”

“分两桌咯。”

“摆不下的吧。”

“尽量。”

两个女神坐在一起说笑的图片被做出各种滋味的文章发到网上,但却有一个想法清奇的在场观众统计出了虹飞的6个男生从头到尾偷看朱嘉斯的次数。他先声明了虹飞的男生看向那个方向就必定是在看朱嘉斯的这个前提,给出的理由是男人总是喜新厌旧的。

无论是站着观看还是入场比试,只要他的脸面对那个方向的时候,动作总会迟疑一些,这微毫的差异本不该被重视,但如果带着这种主观的想法再去看一遍视频,网友们这才纷纷称赞那人的眼光独到。

蔚扬对于这种标榜嗤之以鼻。只是觉得写在作业本上的字与往日不同了,龙飞凤舞似的,也更深了。而对于同朱嘉斯一起过中秋的事情他只说了一句:“我还不如去北面看猴子”。

“猴子可不会为你烫衣服~”莫宵甩下这句话笑着回到了她的晚自习教室。

蔚扬应付着围观者的哄笑,心说:“猴子还不会泡姜茶给我喝呢!”

1班的住宿生在9班上晚自习,但没有广播事件的主谋,他们都是走读的。花哉仿佛是真消了气,过去给赵逸灵拉生意的时候也没把1班的女生排除在外,这让苏镜稳了心,想着这孩子总算懂事了。

之后的几天校园生活又恢复了日常,众人对他们在网上的各种八卦已经产生了免疫,顶多在吃饭的时候说说笑笑喷出几粒米饭而已。但生活也不会感到乏味,因为那些热情地来信堆满了纸箱迫使梁大爷不得不与路过的废品收割者换了几个更大的纸箱。

每天放了学赵逸灵和花哉会去门口分拣信件,然后把大纸箱子搬去飞鸿馆。雅晴不让他们看信,因为费时看也费时回,她说这些人只是一时冲动,不回信他们也不会再写,门口的箱子自然就会变空。

于是把信分类一一摆放在地下室的某间空房内,除了飞鸟家乡的那位和几个熟人的,其他信若想重见天日就只能等到虹飞夺冠的那天。

雅晴没有说出另一个可能性,大家都懂。

小黑长大了,不再是那个飞机头帽子里蜷缩着的小玩意儿了。他已经接受过体检也有了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牌,而且现在能独立地巡视自己的地盘了。晚上也会在门卫巡逻的间隙出去兜一圈,做着与所得到的相符的事情。

若是看到领地内没有穿校服的年轻人他会毫不客气地冲他们叫,除非那人及时献出贡品。教职工们他也熟悉了,每天固定时间总是某个人在扫路的落叶,或者某个人在主教学楼的大楼梯上拖地。升旗仪式的时候他也会像模像样地蹲在主席台检阅数百学生做广播体操。

莫宵戏称这狗与人一样势利,日子过得滋润了也就对之前的同甘共苦没了印象,若是食堂阿姨与赵逸灵同时对他喊着“噜噜噜”他肯定会去阿姨那一边并且尾巴摇得飞快。

赵逸灵只是配合她笑了笑,心想着小黑总是要见更多世面的,遇到好人好事的几率也越大,这不稀奇。他也打定主意要尽快带小黑去看海,履行对那个女孩的诺言。

“你啊,还是太年轻,”苏镜说着,这是周四的夜晚,一如既往地卧谈会。花哉刚刚提出要对1班进行复仇,这让苏镜又操起了心。

水弹计划,他是有经验的。在之前的16年人生中他打过大大小小几十场类似的战役,有泥巴,雪球,纸团,粉笔,癞蛤蟆,甚至在老家过年时与村上的小伙伴对轰飞毛腿。

花哉去超市买了好几十包洋泡泡,钱是从莫宵那里申请的,他一整天都在往四楼跑,对着莫宵软磨硬泡,一点都不觉得丢人现眼。

花哉编了个理由说是中秋节布置在萧铁根家里显得洋气,被莫宵无视。他又说只用一点点装饰,大部分是用来给赵逸灵练习剑术的,莫宵来了兴趣,听他详细讲述了一番后依旧拒绝拨款。最后花哉无奈了,只能觍着脸在她面前撅起了嘴,这才讨到了复仇的资金。

“不行,”苏镜再一次强调,压住了其他人的声音。

“我觉得可以啊,”蔚扬说:“反正只是扔扔水球,又伤不了皮肉。”

“对啊,对啊,而且现在天不冷,而且明天下午就放了,”汤诚说,话语中包含着激动。

苏镜又劝了几句,自知这样无法让他服帖,但一下子也想不出合适措辞。“校队荣誉”和“校长费心”这样的理由这段时间已经说得够多了,若非遇到更大的事情,想必也不能发挥最初的功效。

“那就投票吧,”花哉说:“不支持的人‘吱’一声。”

寝室陷入寂静,随后爆发出了几人的笑声。

“哈哈哈,苏镜怎么可能会‘吱’呢,苏镜怎么‘吱’得出口呢~”汤诚笑出了眼泪。

“停停,停,弃权的人不要‘吱’声,”花哉说,等安静了下来他就大声的“喵”了一声,汤诚也跟着“汪”了一声。

“唉,随你们吧,”苏镜背过了身,不再言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