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052字
  • 2017-06-16 23:20:13

“为什么?”

“如果她是大象,那么之后你亲的每一个女人都会自然地以她作为参照物,够不够石头达到她的分量你自然就会明白。”

“石头?我亲的时候还要数石头?”

“啧,心跳呀,对吧小苏?”

“差不多吧。”

“还有脉搏,”飞鸟说。

“哦,那我以后亲的时候都要给自己搭脉然后记着数吗?我也没记着亲她时候的脉搏呀?”

赵逸灵抢先一步笑了出来,让人感觉是酝酿了许久,他侧过身看着花哉的位置说:“你们老师是这样教你们的呀?”

“这叫举一反三,你不仅可以称象呀,还能称好多东西呢,哈哈哈。”

苏镜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原本也是他敷衍出来的歪理,只是能与高中的室友一起重温小学的知识也确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趣事,足以把梦蘸甜。

小伙伴们似乎已经接受了张丽洁离开的事实,也做好了在赛场上与她相遇的准备。苏镜还坚信雅晴也不会心慈手软,因为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一切似乎都是为了她而发生的,校队的集结,兑乐与齐天,王家塘,花哉的两个吻,蔚扬的抉择,飞鸟也许并不会得到那颗巧克力,这一切恰如时钟背后那些大大小小齿轮之间不可避免地的交遇了。

苏镜想得累了,不再去打算些什么,如果明天的太阳能照到那个挑着箩筐爬着青石台阶的他那么也绝不会让黑暗笼罩着身在虹飞的自己。

新的一周,那些射向319与两个女孩的眼神已经与之前大不一样了,夹杂着除了嘲笑与怜悯之外的感情。升旗仪式上萧铁根没有讲到关于菁虹联赛的事情,只是以“团结”作为主题讲了一长串的励志名言,但那些从四处聚集到高一(11)班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升完旗回班级的路上收到了陌生同学的问候,在教室的桌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几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加油与祝福的话。也许是萧铁根的口水没有白费,也许是同学们心中的热情从没有熄灭过,只是被厚雪深埋着终于盼到了春风。

这春风吹来了兑乐与断牙,他们向坐在花坛边的319道了歉,只有蔚扬没有去握他们主动伸出的手而在他们离开后又后悔了起来。幸好这时春风又带来了白鹊才让他的心安定了一些。

她疲惫的脸上挤出笑容,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蔚扬虽心疼却倍感无力,便问她一切是否都好,白鹊只说没事便匆匆离开。但这话连她自己都不信又怎么可能骗得了这些清澈的目光呢。

“你们回归到朋友状态了吗?”待白鹊进厕所后汤诚问道。

“算,是吧。”

“你不会想高攀吧?”花哉问。

“握草,怎么可能,自古正邪两立,我怎么可能喜欢她!”

花哉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却引来了蔚扬的强烈反应,也得意地笑了起来。

让花哉感到可笑的还有飞鸟,他一如既往地沉默寡言,但自从筱婷出现后他的表情变得丰富了起来,大多是被小伙伴们戏弄之后的愠怒和与筱婷打招呼时的拘谨。

飞鸟在这之前对所有事物都持有漠不关心的态度,让人觉得除非他家的大灰狗死去,他才可能会露出悲伤的神色。现在这突如其来的情感恰好证明了他的冷漠已然掉落在了赤道上。

原本他外冷内热的心就已经被小伙伴们看穿就是找不到时机揭穿,但现在机会来了,筱婷的出现正好让飞鸟的原形毕露,而调皮的伙伴们也乐此不疲的拿他这可爱的反应来取乐。

筱婷经过的时候对他们打招呼,眼神停留时间最多的是在飞鸟身上,飞鸟也同样回应着,其他人只是招了招手没有出声,努力地撮合着他们两人,还附带着逗乐了周围几个女生的效果。

当然,同一时间这世上总有阳光照顾不到的地方,地球另一边的米国,和是近在咫尺的1班。

优越的智商被匹夫之勇所打败,足以让人产生嫉妒,这嫉妒凑在一起就成了了不得的深仇大恨。仇必报恨必消,天佑了1班的天才们找到了机会。

他们想到了虹飞的出名会吸引许多仰慕者的来信,便想着用文人的方式报这个大仇,写一些粗鄙之语替换信封内原本的内容,如果没有来信他们就亲自写。

于是他们大清早就去校门口装信的箱子里翻找,果然找到了一些来信,有注明给某人的,也有给校队的。更让四眼喜出望外的是一份被退回的信,上面写着收信人张丽洁,地址东海医院,寄信人‘花’。

这‘花’不是汉字而是画着的一朵花,这让几个好学生顿时笑喷了,引得一旁的小黑也用关爱的眼神歪着脑袋盯着他们。

四眼脑子转地飞快已经有了新计划,他把其他的信丢回了箱子,拆开了花哉的那封边看边往回走,几乎是爬着上了两楼,因为笑得无力了。这封用稚嫩的文笔加上各种错别字和拼音组成的情书开拓了他们的认知下限,也觉得这夺爱之仇应该可以报得了了。

午饭前的最后煎熬,汤诚已饿扁了肚子,正盯着墙上的钟倒数,铃声准时响起,戴欢也及时止住,布置完作业就离开了。没人在意铃声声音持续了多少秒,留点心的人也只记得响完第二个高潮就会结束。也没人在意铃声结束后喇叭内依然传出的电磁波,这刺耳的声音淹没在了下楼的大军中。

突然一个机械的女人声音从喇叭中传出:“你没事吧,我们都很想念你,希望你能早日康复。白鹊我们会照顾的,你放心吧。。。”

它一字一顿地念着。

抢饭大军被这声音吸引,减缓了速度,花哉的眼睛挣得又圆又大,不可思议地望着喇叭,身体也变得急躁起来。

“阿飞,这个要靠你了,我们在食堂两楼,”苏镜说,等飞鸟跑上了楼,苏镜下意识地看了看办公室又看了看对1班里面寥寥几个身影,拍了拍花哉的肩膀说:“怎么样,你是待在教室等我们给你打饭过来还是去食堂?”

“去啊,干嘛不去,这很丢人吗?”

“不丢人,但你以后写情书至少要给我们看看嘛,你看你,连‘窈窕’都不会写。”

“给你们看了还能叫情书吗!”

“你这开头格式就不对。。。”

四人边聊着便向食堂走去,跟随着信的内容脸上的微笑也变得坦荡荡。

按照顺序信中还提到了张丽洁的勇猛、赵逸灵的恐怖实力、校队的装备、邱鹤廉的演技、晒太阳时的打分乐趣等等,几乎把能卖的都卖了。

赵逸灵在途中被莫宵拐跑了,她又想八卦花哉的丑事,边排队边竖着耳朵听广播,只是听到花哉解释他的初吻时笑脸骤然阴郁了。

食堂两楼,莫宵怒视着远处的花哉,他也看着她,视线敌不过半秒就移开了,与蔚扬换了个位置借用汤诚的胖体卡住了莫宵的视线。

“你们昨晚说什么了?”莫宵问。

赵逸灵摇了摇头。

“啧,你到底帮哪边?啊?”

“这边。”

“哼,如果我不让你碰我头发呢,撒手!”

“那边。”

“嚯哟,你也真是,”莫宵哭笑不得,盘子里的狮子头已被她戳得千疮百孔。

“算啦,被他亲你又不亏,”雅晴说。

“苏镜说你是大象,是石子,以后再亲嘴的时候要把脉数心跳。”

“唉,算了吧,我什么都不是,”莫宵说着端起盘子把稀烂的狮子头赶到了赵逸灵的饭上,在一旁雅晴的笑声的感染下也自嘲着笑了起来,心中感叹着:“哎,恨铁不成钢啊!”

四楼广播站,飞鸟蹲在门口打开了锁也不顾周围几个同学与老师异样的眼神,广播站内还没有人,窗也关着,他摸了摸机箱,还是热的。于是飞鸟又赶到了监控室,升旗仪式结束之后广播站就没人进去过,他又把镜头切换到了校门口,边往前翻着边在心中抱怨自己的大意,想着如果晨练之后去看一看的话也许就能抢先一步了。

去拿信的人不少,他一一截图,心里盘算着不太可能是兑乐与断牙,也有可能是郁魏或者,突然,1班的那只矿泉水瓶划过他的脑海,他摇了摇头继续盯着屏幕,直到看见一个眼镜拿着一封信手舞足蹈着与旁边的人说笑,飞鸟这才松了口气,一路跟着他们去到了高一(1)班。

广播又恢复了正常唱起了流行歌,飞鸟不想再去寻找他们作案手法,径直来到了食堂两楼,花哉已经吃完,把位子让给了飞鸟,自己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朝赵逸灵招了招手顺带招来了冤家。

飞鸟把事情讲完后苏镜也略微有些恼怒,他知道费筱婷的成绩很好,也明白1班的男生爱慕她,但只是一颗巧克力与几句问候怎么可能让一群好学生这么冒险,也许是关乎面子,也许。。。

“怎么办?镜儿。”

“告诉老师吧,”苏镜说。

“什么?就这么算了?”莫宵还在笑,唯恐天下不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