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32字
  • 2017-06-13 23:21:55

“我也想,”赵逸灵看着夫人说:“去给她按摩,肩膀。”

夫人笑着说:“你应该去征求她的意见呀,”然后关上了门。

赵逸灵看着张丽洁,她正瞪着大小眼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我,”

“不要!”

“洗把脸吧。”

“不要!”

赵逸灵初次摸一个女生的头发总是用偷袭的手段,雅晴,莫宵,坐在他前面的女生以及其他女生。这也应征了古今中外那些被生米煮成熟饭的女人的无奈。

但当下,在这病房里两人的正面交锋中,赵逸灵却产生了一丝顾虑,有很多因素。

“你很喜欢摸女孩子的头发吗?”

“嗯。”

“刚才比赛也是这么想的吗?”

赵逸灵点了点头。

“那我就不让你摸了。”

赵逸灵又点了点头,但随即觉得哪里不对,开口道:“我没说过我要摸你头发呀!”

“你刚才给我妈按摩不是有一半时间都在摸她头发吗!”

看着赵逸灵一脸惊讶,张丽洁鄙夷地一笑,继续说:“我的头发只给喜欢的人摸,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流氓这辈子就别想了!”

赵逸灵回想起了在小饭店门口分别时雅晴和莫宵对他讲的关于张丽洁是个比较笨又直接的女孩之类的话,还有花哉警告的不要去惹她会被打之类的忠言,勉强克制住了骚动了心,看着那如黑瀑布一样的长发不停地吞着口水。

张丽洁也有心软的时候,特别是住院这段时间,让她那我行我素的性格消磨去了许多,在体会到之前被她打过的男生也同样经受过这种被病床囚禁的苦难之后,她逐渐有了对于男生地怜悯之心。

同时也觉得之前的话说重了,为了缓和气氛她从花瓶里抽出一根狗尾巴草说:“这个哪里采的?”

“马路边。”

“你厉不厉害?”

“厉害。”

“你怎么知道厉害?”

“大家都这么说,要把我藏起来,让别人不知道我的厉害。”

“呵呵呵,那每次别的学校去来挑战为什么都是你去?”

“小晴只让我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最多不超过两招,说是迷惑别人以为我就会两招吃遍天下。”

“你能快的过枪吗?”

赵逸灵摇了摇头。

“你会打个人赛吗?”

“不会。”

“我就会!”张丽洁露出了得意而邪恶的笑容,说道:“那样的话就能毫无顾忌地打人啦,因为个人赛都不会带枪,大家都是杠正面,嘿嘿嘿,我最喜欢拳头打在那些渣男的身上了。”

张丽洁故意用“那些”没有把赵逸灵骂进去,因为难得有一个男生会安静地听她这样病态的想法,而她也喜欢这种用语言施虐的手段,仿佛比肢体接触来得更爽快。

她看着赵逸灵挑衅般地说:“你服不服啊?”

“服!”赵逸灵还没有放弃去那黑瀑布的想法,于是使用了口是心非的技能继续说:“等你伤好了我们一起打团队赛,到时候我全让给你打,一次能打7个人呢。”

狗尾巴草毫无征兆地被折断,赵逸灵好似听到了那清脆的纤维断裂声,看着张丽洁的脸如同水帘洞一般隐藏在了黑瀑布之后。他心想着是否自己说错话了,问:“那你要打几个?”

张丽洁不语。

夫人带着好消息回到了病房,还没呆上1分钟就借口去找饭店订包房带着赵逸灵出去了。她已经习惯了向别人解释自己女儿的这种不近人情,得到赵逸灵的理解后她就说出了关于张丽洁即将转校的事实。

原本张丽洁是要吃官司的,在金钱也无法搞定的情况下齐天去求了朱嘉斯,一切麻烦迎刃而解。

在那之前谁都不会想到朱嘉斯会帮张丽洁,毕竟她被张丽洁抽过一巴掌,作为魔都的贵小姐,这面子上是肯定过不去的,所以提出了这个要求,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当事人张丽洁为了自己的父母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早就协商好了,我们一直没说就是要让你们安心比赛,”夫人说:“齐天那孩子也挺懂事,安排好张丽洁的事情后才去日耳曼治疗。”

赵逸灵没有说话,他本身就对这些不感兴趣,而是一直思考着怎么才能摸到张丽洁的头发。这种沉默着思索的表情却被夫人误解为他对将要失去同伴的失落,于是她转换了一个比较欢快的话题说:“你刚才有没有摸到她头发?”

这话让赵逸灵楞在了原地,检讨着自己的心思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人看穿。夫人笑着说:“如果没有的话,等一下吃饭是最后的机会了哟,她明天就要转去浦西的医院了。”

“嗯,”赵逸灵失落地点着头。

“我女儿的头发漂亮吗?”

“嗯!”

“哈哈哈,你跟小花一样都是好孩子,不在一个学校了也可以写信联系嘛。”

“嗯。”

晚上6点多萧铁根和邱鹤廉带着校队来到了事先订好的饭店,是一家私房菜。夫人早已等在路口,一路带着他们穿过幽静的小巷说着许多感谢以及祝贺的话语。而这一群人中显得最为激动的就是莫宵了,她已经想好了一百种不伤到张丽洁但是能玩遍她全身的方法。当然还有另一颗跳动着不同节奏的心。

即使坐在同一张桌子赵逸灵却始终没找到下手的机会,两人四目相望各怀心事。陈年老木板楼梯因压力而发出的“咯吱”声伴随着一阵脚步打破了包房内的沉默。

果然如张丽洁所料第一个冲进门的就是莫宵,随之而来的就是她的脸被莫宵一阵揉捏。在夫人进门前莫宵总算恢复了理智,张丽洁的脸这才得以离开莫宵的胸脯并且喘着气。回过神来的莫宵感觉到了身后有些异样,甩了甩头发对赵逸灵使了个眼色,嘴角也裂开到了一边露出一颗虎牙。

通过莫宵的正常行为张丽洁知道她母亲还没有说,而萧铁根和邱鹤廉也守口如瓶到现在,想到了饭局的最后,在离别之前必定会说出的这个事实,她竟也笑了出来,在莫宵身边显得百依百顺。

319坐到了旁边一桌,他们今晚只负责吃而不用参与另一桌讨论的那些略沉重的话题,这顿饭也成为军训以来他们吃过的最安逸最有滋味的一顿饭了。

花哉又重拾旧话,借着这美好的开端想把那不可能完成的小说写完,至少写个开头,于是故事的起点定在了美沽河边的百灵山庄,其实他也想过把起点定在其他地方,比如长江边的竹筏上有几只鹈鹕正盯着汤诚潜下水后泛起的波纹,比如飞鸟穿过古镇小河上的拱桥去对面打酱油,又或者在某个清晨苏镜正挑着两箩筐蔬菜沿着青石台阶一步步地爬上山顶。

但这些在刚被提出的时候就被害羞的小伙伴们拒绝了。花哉没想到赵逸灵竟然不反对作为他故事的一号主人公,甚是欣慰,仿佛离出版已经缩短了一大半的距离,而这一次其他小伙伴们都没有再泼他的冷水和数落他连字都认不清几个之类的话。

另一桌上,雅晴没有从萧铁根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但也没有受到他的责备,对于那个新闻发布会,萧铁根只是一笑而过,这让雅晴觉得她自己的那点小心机在大人面前就像过家家一样幼稚。

在另一件事情上,雅晴也分不清幼稚和自欺欺人是否是一样的。那就关于是张丽洁最后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

这十来天她虽然全身心扑在联赛上,也会时不时地分出一片片忧虑的思绪。官方的答复始终是在协商中,但从齐天离开的那一刻雅晴就知道事情已经结束了。两个女孩分析出了这是个不好的结局,而网上流传着的各种谣言更让她们寝食难安。

雅晴已经背负这个结局太久了,在来的路上她就想好了要当众挑明这件事,只是餐桌上快乐的气氛始终薄弱地可怜,她一拖再拖,没想到张丽洁在某段笑声结束的时候主动说出了口。

“我要去十三女中了。”

雅晴平静的应了一声,而六个男生也同样静如止水。

“至,至少不用进少教所了吧,”汤诚也转过身笑着说,嘴里塞满了食物。其他人依旧有说有笑,谈论着小说的剧情,谈论着海贤的赞助是‘阿三烧烤’这样的低格调。

雅晴看了看三个大人试图用眼神向她们努力诉说着自己并没有跟男生们串通过这样冷漠地应对张丽洁的离去。

“如果以后碰到了,我不会手软的,”张丽洁又大声说道。

“好哇,那你们得先进64强再说了,哈哈哈~”花哉说着已经起身走到张丽洁面前,举起手中的葫芦说:“祝你早日康复!”

其余男生也凑拢到桌前举起酒杯说着离别的祝福。趁着众人抬头饮酒的时机,赵逸灵的手穿过莫宵的背后伸向了那黑瀑布,哪知在中途却被另一只强有力的手扳了回来。赵逸灵看了看旁边的花哉,他一直注视着张丽洁,腼腆地笑着。

花哉回想起了那时在月光下的誓约,一切都恍如昨日。悲欢离合的道理他懂,只是需要时间来平复。回学校的路上他冷不丁地宣布了自己对于张丽洁的喜爱,这引得包括司机在内的其他3人都笑出了声。

一旁的赵逸灵没有表态,依旧摸着雅晴和莫宵的头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