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04字
  • 2017-06-10 23:30:38

分别在小饭店两侧的十字路口下车,换上早已准备好的便衣,墨镜和遮阳帽,兵分四路沿着马路两边的店铺向饭店走去。一路上几乎都是关于菁虹联赛和虹飞中学的新闻广播。雅晴压低了赵逸灵的帽檐,只是一言不发,站在饭店门口看到另外三组人都没有引起注意,便安心地进了门。

“不去不去!”莫宵一进包间就不耐烦的大叫起来。

“为什么呀,你不是说过我们最对不起的就是张丽洁吗?”花哉跟在莫宵身后拽着她的衣角说:“现在赢了为什么不去看她?”

“小花同学,你安静点!”邱鹤廉说:“大家快坐吧,肚子饿了吧,先吃点冷菜。”

“老萧呢?”雅晴问。

“我们赢了嘛,他就请其他几个校长和菁虹的人去吃饭了,”邱鹤廉说。

“为什么不去看张丽洁呀?邱老师,”花哉问。

“看呀,但不是现在,”邱鹤廉说:“我们现在过去合适吗?你还想让张丽洁安心休养吗?”

“小花,张丽洁肯定在电视里看到你的威风了,”汤诚说。

“对呀,我们现在去不仅会吸引一大群记者,连医院都会把这个扰乱安静的罪名扣在张丽洁头上,”蔚扬夹起一个酱鸽腿放在花哉的碗里说:“来,吃**。”

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但神情最严肃的还是雅晴,她有很多疑问积压在心头,关于三校联赛,关于开放式赛场,更过分的是朴主持像指挥员一般利用解说见缝插针地操控着两个学校一起对付虹飞。她觉得这一切绝不是菁虹一时间心血来潮的巧合。

“一定是有人在故意为难我们,苏镜,”雅晴看着筷子前端那片海蜇皮上蘸的酱油已经退去了一大半,摇了摇头又把它夹给了旁边的赵逸灵,看着苏镜等待他的想法。

“我们算是唯一几个靠自己制作装备还出了名的学校吧,当然科大附中也是,但却是两个极端,”苏镜喝了口茶继续说:“卖联赛装也是菁虹的收入之一,而且会越来越多,如果让我们这样的学校在联赛站稳了脚,那么,”苏镜没再说下去。

“所以这两个学校带的都是现在已经开放的装备咯,”汤诚说。

“这只是一小部分而已,”飞鸟说。

“虽然2打1,但这两个学校也有点弱吧?”汤诚问。

“这样才能体现装备的优势,只不过,那么笨重的装备不应该在出现那样的赛场,如果菁虹真要致我们于死地的话,”蔚扬说。

“萧老板不是有菁虹里面的关系吗,让他打听一下不就好了,”莫宵说。

“这不就是在打听了嘛,一顿饭的时间足够了,该问的他都会问,但不该他知道的别人也不会说的,”邱鹤廉说。

莫小还想问些什么,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穿黑背心的男子出现在门口手中还捏着一只鸡腿,他说:“小姐,外面来了好多记者车。”

“阿西吧,”莫宵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把车停到小区的后门。”

“好的小姐。”

“等一下!”雅晴放下筷子看着男子说:“你去告诉他们,两点钟,在飞鸿馆,你知道的吧,我们开新闻发布会。”

“那车?”

“一切照旧,”待男子把门关上后雅晴笑着说:“都看着我干嘛,你们还想继续躲下去?”

“可是,萧老板不在你怎么能自说自话的开发布会呢?”邱鹤廉问。

“他又不管事,有你这个指导老师在就够啦!”

既然队长已经斩钉截铁了,其他人也就无话可说,饭也吃得稍稍安逸了些。邱鹤廉心中很满意,雅晴的行为应征了两小时前萧铁根说过的话“雅晴不是一个喜欢躲避的孩子”,并且让她不要做什么主张,一切都随着虹飞队长的想法。

“总算有点当队长的样子了,”邱鹤廉趁着寂静说道。

“以前不像吗?”雅晴笑着问。

“以前只是凶,”花哉脱口而出,然后用嘴接住从莫宵那里飞来的一只大龙虾钳,引起了一阵笑声。

消息传出1个半小时后,虹飞中学的校园内已经停满了车,颇有些开家长会的味道。飞虹馆里毫无悬念地堆满了人,也不全是记者,更多的是无聊的好事者占满了所有的观众席。

以雅晴为首的虹飞校队一排展开站在最里面的墙边,接受着无数闪光灯的侵犯。在他们前面立着一根杆子上面插着一只话筒,再前面就是那些席地而坐的记者。

按照惯例,第一个发言的总是指导老师。邱鹤廉既兴奋又紧张,仿佛自己是在浦东八强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就连事先准备好的词句也无法顺利的脱口而出,好在她只要说出实情就可以了,不用去编造什么。

记者对她毕业于魔都戏剧学院很感兴趣,配合今天比赛的那个呕吐的场景做了一番文章,本想取乐大众搞一个大新闻,但邱鹤廉却沉稳地一一承认,并且坚定地认为演技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对比赛也会起到很大作用。

“但是今天你们暴露了,以后就没用了吧,”某记者问道,但是脸上毫无担心的神色。

“拭目以待,”邱鹤廉笑着说。

开胃菜之后就是正餐了,对于这个颇具戏剧性的虹飞队长,记者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好像串通过一样,在问完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后总算把话题引到了装备上,他们擅长挖掘两个事物的矛盾点,秉承着他们一如既往总喜欢制造大新闻的天性。

“请问,贵校坚持不买装备的传统还要在你这一届坚持下去吗?”

“这传统与我无关,就比赛而言,我不喜欢这样做。”

“你们这样是不是在跟菁虹作对,所以才导致今天1打2的局面?”

“对!我就喜欢跟菁虹对着干,”雅晴看了看身后的同伴继续说:“我相信这不是最后一次的不公平。”

“假设菁虹在下一场比赛一定要让你们淘汰,你们会不会买自己输?”

飞虹馆内瞬间安静了下来,交头接耳的声音也变成了窃窃私语。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若是在市八强的发布会上记者断然不会这样提问,因为后果轻则丢饭碗,重则进牢房。

那个提问的记者也许是自知太得意忘形了,此时感受着压抑的氛围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手中那只辛苦抢来的话筒也越看越讨厌了。

“我会买自己赢!”雅晴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我每次都买自己赢。”

“额,好像少了一个人,是赵逸灵吗?”那名记者连忙扯开了话题。

赵逸灵是继雅晴之后记者们最想了解的人物,除了网上那些简短而重复动作的视频以及一些坊间传说之外,就是今天出场没多久那让人难以捉摸的行为。

原本就蒙着神秘面纱的他又缺席了这个重要的发布会,这更让在场的记者们心痒如万只蚂蚁爬过。

作为虹飞的王牌,雅晴当然不会让他那么容易就被看穿,她看着满场的人笑着说道:“无可奉告。”

东海医院10楼,张丽洁的单人病房内飘荡着夫人表示舒服的叫声。

张丽洁始终不能接受那个正在给自己母亲的肩膀做按摩的少年是那第七个人。她同样无法忍受自己母亲对所有她讨厌的人都那么友好,花哉是那样,赵逸灵也是如此。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张丽洁认为赵逸灵这假惺惺的讨好只是为了完成雅晴交给他过来看望的任务,便也产生了反感,索性继续看虹飞的发布会直播,不去受这两人的气。

赵逸灵被冤枉了,他并非只为了雅晴的嘱咐来走个过场,花瓶里插着的一束狗尾巴草就是最好的证明,那是他亲手拔的。

他一进病房就看到了夫人眼中的疲惫与憔悴,这使他想到了以前被他推拿过的那些人,自然而然地就为夫人按摩起来。

只不过赵逸灵也是有私心的,他想借助这个机会放松张丽洁的警惕好去接近她,然后在帮她按摩的同时去摸她的头发。

在虹飞的这段时间也让赵逸灵成长了不少,他不再是不声不响地去摸雅晴和莫宵的头发了,而是会找个借口在攀谈中引开她们的注意。

比如“今天天气不错”,“你吃饭了吗?”,“公园里的猴子生小猴子了”等等,这让雅晴和莫宵哭笑不得,但也懒得去戳穿他。

为此,赵逸灵特地刻了一个小人像给雅晴,底部还有她的名字:金雅晴。

当他拿去雅晴班里给她的时候还让她当场试了一试,敲着红印就砸在了雅晴的作业本上,结果还被她打骂一顿。

但赵逸灵却很开心,这是他新想到的如契约一般的交易,就是给一个女生刻一个木人像,然后就可以永久去摸她的头发了。

效果是有的,(11)班里的苗婉茹就首当其冲,按照她的原话“不能便宜了他”,其他被赵逸灵侵犯过的女生也怀着怨气与他签下了契约。

就这样,原本悠闲地刻一个多月才能完成的木人被他压缩到了一星期,甚至更短,手艺也以前所未有地速度精进着。

得知虹飞开完新闻发布会后就来看望张丽洁,夫人便要去询问医生是否能让自己女儿出去吃晚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