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097字
  • 2017-06-07 23:05:47

再下去一层,苏镜看到了一名海贤队员不停地用手拍着汤诚绞住他脖子的两只手,显然是认输了。还有远处被蔚扬踢落的圳沙一号替补和中间那个海贤选手此时正死死地抓着下层的绳子往上爬。

苏镜朝下看去,发现水里一个圳沙队员已经从那枪手身上拿到了那把枪。果然竞技场的墙壁上有三把扶梯从水面通到下层,而此时那个背着枪的圳沙正朝着虹飞的正对面那把最远的扶梯游去。

苏镜知道那里还有两发威胁,不能让枪上来,必须拼掉它。于是对汤诚做了个去制高点的手势,然后拿下白蜡枪就朝正对面那个扶梯口跑去。中间的那个海贤队员放弃了刀和盾总算是爬了起来,他始终盯着苏镜,站稳并抽出匕首,考虑着要不要跟他同归于尽。

苏镜不知道眼前拿着匕首的人刚才捅了花哉一刀,也不知道他此刻心中视死如归的大义凛然,抬手把白蜡枪朝他投掷出去。那人下意识地把手一挥但是没拦住,枪头已经撞在他的胸口心脏位置。

苏镜看着那个正在自由倒地的海贤队员,算准了距离三步并两步起跳,一脚蹬在了他肚子上,飞起抓住前方的绳子利用惯性朝着守在扶梯口的那个圳沙队员摆荡去,只是这钟摆运动还没到最高点就松开了手,整个人笔直地掉了下去直到最后双手牢牢扣住了下层的绳子,来回摆动了一遍后再次松开了双手。

守在扶梯口的那个圳沙队员直到看清了苏镜最后的运动轨迹,才止住了将要爆发的笑意。眼看着一呼一吸之间苏镜已经像飞鼠一样扑到了刚爬上扶梯还没到一半的他的同伴身上。

苏镜双脚缠住了圳沙的腰双手扣住了他的脖子,但因为他背着枪,所以没能很好的发力,见他始终死死的握着扶梯把手,苏镜解开双脚用力一蹬墙,两人双双落入水中。

原本那个被汤诚打落进水里的海贤队员就没有去夺枪的想法,因为离得太远,此刻正爬在另一个扶梯上的他看到了那边两人入水的全过程,以及之后另一个圳沙队员从下层垂直扎入了水面。他顿时起了贪心,于是他再次跳入了水中,打算去做一回搅屎棍。

圳沙的第二名替补站在红色平台上没有要入场的意思。而海贤出场的一号替补正站在平台外向平台上站着的不慌不忙地看着周围的情况二号替补说些什么,但这内容却没有被广播出来。

“艹!”蔚扬暗骂一声,此时他心中有两个打算:去偷袭那个海贤的枪手或者去偷袭中间的对手速度拿到旗子。虽然前者要面对两名海贤队员,但若是排除了最后一发子弹的威胁,之后出场的赵逸灵就能轻松收割了。

恰好此时汤诚上来了,于是蔚扬决定速战速决。他朝汤诚做了个集合的手势,然后朝中间跑去。

长久以来夜聊产生的默契使得汤诚瞬间明白了蔚扬的意思,而他本人也想快点结束这不公平的比赛。那三个刚替补上场的人也似乎感到了决战的临近,放下了手中的装备也朝中间跑去。

上层的关系始终很微妙,因为三方都看见了刚才花哉已经摸到了旗子,但却没有赢,所以都认为至少得把旗子拔出来。想得更远的人则认为要把旗子带回那红色平台才算赢。

绣着游鱼和飞鸟的旗子被风吹到了花哉的脸上,又随着风肆意地刮蹭了几下。他刚才因为在淘汰后自说自话地喝水已经得到过一次警告了,如果再有一次小动作的话自己不被雅晴和莫宵打死也会折在张丽洁手里。就因为脑子里一直有这样的警钟长鸣,花哉才忍到了现在,不去抓自己那骚痒的脸。

按照常规,被淘汰的人只要安静的躺着就可以了,抠鼻子、掏耳朵或者哪里痒了抓一下也没关系,只要不影响比赛。但倒霉的花哉却偏偏倒在这万众瞩目的地位置,不得不演好一具尸体。

沉默还是被打破了。圳沙的那根独苗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队友来上层支援自己,掉下去的那把枪是不是被自己人拿到了,他有些绝望,主持人的解说和观众怂恿般的叫喊声如一座大山压在他肩膀。于是在蔚扬和汤诚的偷袭到来之前,他出手了。

抬手把匕首甩向了右边的海贤,至于是否被盾挡住已经不在他的计较范围之内了,然后扑向了那面旗子同时把盾横在左侧,果然挡住了飞鸟的一脚,身体也朝另一边飞了出去,但是他的右手已经抓住了插着旗子的那根固定在木板上的管子。

他右手用力一拉靠近了旗子几分,然后捏住旗杆又一用力,果然把旗子拔了出来,正想着是不是赢了的时候只感到犹如黑云蔽日一般,下意识地把头埋在了手肘里。

海贤隔着盾重重地压在圳沙身上后便放弃了盾,抽出了手就去抢那面旗子,另一只手已经拔出了匕首,为了不掉下去他还故意把半个身体压在花哉身上。

飞鸟原本因为那一脚的反作用力而有些站不稳,再加上格挡从海贤飞来的大刀更让他不得不用心保持平衡。

调整好之后就想去枪那旗子,但是看到受那两人缠斗影响的花哉毫无征兆地滑落了下去,飞鸟爆发出全力扑过去抓住了花哉的衣领,整个人也跟着滑了下去,幸好最后用腘窝勾住了绳子。

与此同时一声枪响突兀的出现,飞鸟知道最坏的结果是雅晴。待蔚扬和汤诚接住了花哉后他腰一发力带动着上半身重新回到了上层,只是等待他的却是从海贤队长那里飞过来的那把用完了三发子弹的枪,由于两手正抓着绳子的缘故,他只能松腰又倒了下去,趁着一来一回摇摆的时间松了口气,看着那枪掉出了下层。

当飞鸟第二次把头探出上层的时候一把匕首重重地刺在了他的护目镜上,橡胶与玻璃相撞发出一声闷响,手腕处也穿来了强烈的振动。飞鸟没想到自己的初赛竟然会体验到当尸体的感觉,哭笑不得,小腿也不再用力,任凭身体滑落,被汤诚接住然后被安放在一旁的绳子上。

海贤的队长也加入了混战,飞鸟向后望去,在远处有一束长发从上层垂下,雅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自家那个红色平台后边的那面墙上的黑色口子已经打开了,那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圳沙的独苗还是没顶住。海贤队长拿到旗子后直接就跳了下去,这让原本打算黄雀捕螳螂的蔚扬和汤诚都吃了一惊,但汤诚还是本能的扑向了海贤队长,两人双双落入水中,蔚扬也跟着跳了下去。

苏镜在水战中被两个圳沙插了数刀,淘汰。但是也完成了最后的使命,他在混乱中摸到了扳机,消耗了最后两发子弹。

跟着主持人的解说,几乎所有的参赛者都已经进入了海里,那些已经被淘汰的选手被工作人员戴上了简易氧气瓶后依旧扮演着尸体浮在水中。

海贤队长入水后一个劲得往下钻,绝望地蹬着后腿但无法摆脱汤诚的纠缠,无奈只能起身浮出水面。汤诚趁机用十字固锁住了那只拿着旗的手。

蔚扬一把抢过了旗子,在水中他看清了这面旗子的真面目:旗子的一边穿过一根杆子,两头都能插。旗面分上下两半,分别绣着鱼和鸟。但如果鱼是游着的,那么鸟就是躺着的,相反,鸟如果在飞,那么鱼肯就已经翻白肚皮了。

蔚扬往下看去,果然看到水底有一块长方形。突然他感到身后有一股推力把他往下按,汤诚已经解决了海贤队长,向蔚扬点了点头示意他下去插旗,推着他游了一段后便去阻截最近的那个对手。

蔚扬花式地下潜,顺便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在他附近除了几个蛙人就是三米外的一个海贤用无助的眼神看着他并且越游越慢了。蔚扬突然想笑,但只是咧开了嘴便立刻闭上了,只滚出一串气泡。

赵逸灵一出场就看到了雅晴的长发,瞬间忘记了刚才莫宵嘱咐过的要仔细观察战况了,他跳上了绳子,全身穿戴的一套负重装备让绳子晃得更厉害,这是后来雅晴给他加进去的。

雅晴无法看到正上方吊着的巨大屏幕里水中的情况,只能听着解说焦急地等待虹飞胜利的那一刻。她无法阻止赵逸灵的手,也不想去阻止,这样既不暴露赵逸灵的实力的也会为之后的比赛起到迷惑效果。

想到这里,雅晴的嘴角也微微上扬,随即又责怪自己太得意忘形,明明还没有赢下比赛。但是广播里解说倒数着最后的距离和周围观众的叫喊声此刻却又让她觉得是那么的真实。

“比赛结束,获胜方,虹飞中学!”

一滴水落在赵逸灵的手指上,他一口舔了下去,感觉咸咸的。

没有获胜感言,也没有新闻发布会,雅晴觉得那是八强学校才有资格搞的名堂。散落的装备自有工作人员收拾整理或者修复,众人洗完澡换了衣服就坐着莫宵家的车偷偷去了东海边的一个小镇里的一个小饭店,那是与邱鹤廉约定好的地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