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66字
  • 2017-06-03 23:08:16

苗婉茹从暑假开始就在M记做兼职,工作日的晚上和双休日的全天。虽然她自己没能力打菁虹联赛,但也不讨厌。当初得知自己班里的男生进校队打联赛后也着实开心了一阵,只是碍于班中的氛围不敢表露。

在这个日常的周末看到将要出征的校队心中莫名燃起自豪与期盼,二话不说就在他们点单时请客了4份招牌小笼。

她放下蒸笼,又擦了擦桌上的水,看着那张写满霓虹字的纸更确定了汤诚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遐想,若不是碍于身后店长的淫威,她会笑得更放荡。

“婉婉,”花哉说:“那你认为我们中谁最有可能娶到她呢?”

“反正不是你,”莫宵连给他发白眼的想法都没有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不说也行,”花哉说:“那你再给我两包花生酱吧。”

“啧,你怎么得寸进尺呢,不是给你两包了吗?”婉婉说:“你就不能像这四个人一样安静的吃饭吗?”

花哉看了看四个小伙伴,他们也看了看他,然后接着吃了起来。婉婉走到他旁边轻声地说:“哪天晚上吧,晚一点,”说完还不忘向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苏镜很早就明白花哉是不能理解这个晚一点与现在这个时间点的区别的,就在他又要开口缠问前就用手指捏住了他的两边脸颊,让他说出的话也走了音。

“谢谢你,婉婉,你先去忙吧,”飞鸟看着苗婉茹离开几步之后又对花哉说:“下次等他们店长下班的时候再来拿吧。”

雅晴始终盯着十字路口的那一边,看着远处驶来的公交车的额头上是否贴着‘虹海线’这3个字。原本她们打算边吃早饭边走去终点站,但是考虑到那里是三中的地盘也就老实地等在M记这边的第三个车站。

“应该不会这么巧坐同一班车吧”她这样想着。

但事与愿违,那辆公交车竟然真的就鬼使神差地载着虹飞的两个老冤家,虹镇三中和虹镇职业。他们2个学校分别坐在公交车的左右两边,按实力从车头排到车尾,就像包场了一样。前面还有说有笑的两个校队,只是看到虹飞的校队之后便鸦雀无声了,往日受到的侮辱仿佛历历在目。

虹飞止步在车的后门处,不再站上台阶。最后一排坐着的蒋毅和房德也是一脸复杂的表情,而雅晴只是看着窗外。车厢内瞬间地寂静让司机不得不多次地看着反光镜和车载闭路电视,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变得湿滑了。

“你们都不坐吗?不是说要开到终点站吗?”赵逸灵看着最后的那几个空位说。

虹飞的小伙伴能理解赵逸灵在这种场合下说出这样的话是在情理中的,也就是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苦了其他两个校队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

“那我去坐咯。”

赵逸灵说着便从门口穿过小伙伴和几个站着的路人走上了后半段的台阶,整车就只有最后两排空着了。

最后5个位置坐了两个队长,倒数第二坐着玉冰和王诏。赵逸灵只认识玉冰想坐去他那里,但他正坐在过道口堵住了赵逸灵进去的去路,另一边的王诏也一样。所以最显而易见的位置就是正对着他的那个,于是他径直走到了最后,在房德与蒋毅之间坐了下来。

整车人的心理活动活跃过了汽车“隆隆”的引擎声。表面的寂静只是感染了每个上车的乘客使得他们不得不闭上了自己的嘴,但不能阻止他们内心的胡思乱想,只有当自动语音报站的时候,那些意志薄弱的人才能暗暗地松出一口气。

好在最后几站路是沿着海的,有凉爽的海风吹过。

到了终点站下车,海贤体育馆便映入眼帘,那是一座建立在海上的竞技场,承办着魔都南部大多数的水上体育赛事,也包括菁虹联赛。一般在这里面举行的菁虹联赛几乎都是水战,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记着在这里举行多的几场经典战役。

也许是在公交车上站着接近一个小时的缘故,雅晴急需舒展筋骨,于是带着校队从汽车站一路小跑向着体育馆进发。

虽然虹飞的校服不怎么花哨,但是这群不会低调的学生还是引来了各种路人的围观和记者无心的抓拍。

穿过热闹的人群来到体育馆外,已经是人与车的世界。在选手通道递交了报名表之后虹飞来到了体育馆内,一个比虹镇的那个菁虹注册站里还要大的等待大厅。

离开幕式还有半小时,这里已经占满了几乎全魔都所有学校。而按照惯例,上一届的前八强则各自等在VIP备战室,因为他们中的某两支队伍可能会打开幕式后的表演赛。

“冬辉,十三女中,科大附中,洋浦职业,第三重工业,额,还有什么?”花哉回忆着上一届的魔都八强,但站在垃圾桶上的他放眼放去一个都没看见。也许是站得高看得远,他并没有注意自己这边已经聚集了周围十几层围观群众的目光。

“啧,你下来!”莫宵一把扯下了他又赏赐了一巴掌在他后脑勺:“越是引人注目你就越给我招眼!”

“总会看到的,”雅晴已经习惯了也厌烦了自己和伙伴们像稀世动物一样被围观拍照的感觉,现在急需找一个安静的角落。“走吧,”她说:“至少不要堵在这个门口。”

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回头看去是一个穿着菁虹工作服的三十多岁男子胸口的工作牌上写着LB857,“你们是私立虹飞中学吗?”他问。

“是的,”雅晴说。

“哦,我们核对了一下你们的报名表,有一些情况想向你们了解一下,请跟我来一下,”男子说。

雅晴非常诧异,因为这报名表也是上周六去注册时那边的工作人员给的,她们根本就没有动作,要出错也是菁虹内部的问题。男子看出了两个女孩脸上的疑虑,有笑着说道:“哦,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例行抽查,我们内部也都是互相监督的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必须谨慎对待,虽然这表格信息与公司内网里面保存的一致,但是根据规则我们还是要随机抽取一些学校。”

“说到底就是不相信那边注册站的人咯,”莫宵说。

男子笑了笑做个了手势说:“请这边走。”

如果是三中或虹职被作为抽查对象也不会让人产生兴趣,顶多是随口一声“

倒霉”。但是作为眼下大红大紫的虹飞中学被带走,却不免让整个大厅的人觉得这已经不算是随机抽样了,而是针对。这一点从他们的反应中就能清晰的看出,就连汤诚和花哉也知道了现在全世界都在针对他们。

关上大厅边上一扇厚重的镀金大门,世界仿佛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脚步声。这让雅晴感到了一种似曾相识。她看了看莫宵又看了看苏镜,想问他有没有觉得像是上次去镇上注册时的那样。苏镜也察觉到了,只是朝她点了点头。

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有一扇需要指纹识别的门,LB857伸出右手掌放在了那个感应器上,抱怨道:“真是麻烦,到处都要刷指纹。”

下楼又走了十几步来到一扇铁门前,男子依旧用那只手掌摁了一下门边墙上的感应器,大门应声打开,“你们先进去等一下吧,”他说着只是站在门的一侧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不是要抽查吗?”莫宵问。

“不是,”男子笑着摇了摇头。

雅晴朝里看了看,房间比她们去注册那次大了好几倍,这使她想到了去年打联赛时的准备室,她突然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去找工作台,果然看到了在房间一侧有一张很大很长的桌子,上面还放着好几只箱子。隐约的预感快要得到验证了。

“快进去吧,”男子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中有些不耐烦与严肃。

雅晴明白不该她知道的东西菁虹的人绝对不会告诉她,就算她再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他也没有义务回答。于是她便叫身后的男生们进去,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向他询问是不是指定要她们打表演赛。男子始终保持着社交性的微笑,只是耸了耸肩在她身后一把关上了大门。

“这就是比赛的房间?”莫宵叫着,她也是第一次进到这里面,看到大部分如自己猜测的那样就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基本如雅晴预料的那样,这是参赛选手的准备室。工作台,更衣室,浴室,LED大屏幕里整个竞技场与观众席一览无余,导播还时不时地把机位切换到某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左手边的墙上还挂着一排大大小小的比赛专用紧身服对应着他们的名字。比赛服是连体的,作为保护选手的最后一道防线,它能抵挡所有的外伤和大部分的内伤,还有各种感应装置能记录穿戴者的体温,血压等数值,当然也能测出受到的来自外界的打击强度。

紧身衣是定制的,一般情况下胸前面有学校名,背部有赞助商,还有一些图案随处可见,虹飞的衣服就是简单的黑色和胸前的校徽。

在衣服上面还挂着一双护目镜,虽然外观像是游泳镜,但却是用钢化玻璃做的,有些分量,一根很宽的弹簧带子连接于后脑勺顺便护住了太阳穴。这也是必须带的,如果没有更好的替代品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