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87字
  • 2017-05-29 23:01:29

“狐狸精!”莫宵骂道,怒视着着大屏幕上那张下午朱嘉斯被偷拍的照片:“以前我就觉得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莫宵的愤怒出自私心,早在她童年的时候两家就有生意上的往来,而酒会上也遇见过几次,于是自然地成为了朋友。

当时两人都报名参加了市里的钢琴比赛,在等候室里朱嘉斯安慰莫宵不要紧张,她说自己只考到钢琴4级都不会觉得紧张,而莫宵当时已经是10级了,最后结果却是朱嘉斯的名次在她之上。

莫宵委屈的问她为什么自己的10级比不过她的4级,朱嘉斯说自己的抽屉里放不下那么多证书了所以4级后就再也没有去考。

委屈变成哭泣,泪水凝结成恨。

“鬼知道她去年前八是怎么打进的,说不定买通了菁虹呢,”莫宵无端地指责却被苏镜和雅晴异口同声地反驳“不可能”。

“如果能随便买通还用等吗?”飞鸟指的是下午的注册。

“嗯,是哦,就算知道对手,装备,比赛场地,但自身的能力是不可能作弊的,”汤诚说。

“但是十三女高是传统的文科学校,理科也很好,只是学校也没有体育特招生,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怎么可能变得那么强嘛,”莫宵的指控显然有些强词夺理。

“她们的比赛视频我看过很多次,大家往往只关注到了那个狙击手,却忽视了整体的战术安排和对陌生环境的掌控能力,”雅晴回想起了去年十三女高的那个恐怖的狙击手,还有那个天才指挥。更让她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那个并不在赛场上的朱嘉斯,这是何等的运筹帷幄!

“反正肯定不是想单纯的报答蔚扬,第一次,约会,算是吧,去那么高档的餐厅也就算了,毕竟身份摆在那里,可是还跟你去开房?”莫宵不依不饶:“我怀疑那次你们在池塘边打架也是她的阴谋。”

出于对朱嘉斯的那缕复燃的情愫,蔚扬在讲述时已经简化了在宾馆内的描写,对自己的室友也隐瞒了许多,尽管莫宵一个劲的穷追猛打。要是让她知道了那些细节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麻烦。

众人不再讲话,也许思绪又飞到了那片池塘,苏镜终于打破了短暂的沉默说:“雅晴,说说齐天吧。”

雅晴手指一颤,莫宵也没了讨伐朱嘉斯的莽撞气焰沉靡了下去,这一切都看在苏镜眼里,使他更加肯定了齐天与雅晴之间的恩怨。

齐天,作为魔都的名门公子自然人尽皆知,但他的高调不是体现在绯闻的数量,也不是体现在生活的奢靡,相反他的行为与人们印象中的一些富二代不同,不飙车赌博,不抽烟吸毒,也不玩女人,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打架。

据说他童年候练小提琴时用弓弦削死过一只缠得他不胜其烦的苍蝇才使他放弃一切狂热与武学,也有传言是说齐天的母亲与保镖有染而导致幼小的齐天心灵受到创伤而变得残暴,看不惯一切有功夫的人。

这些都可算是无稽之谈,但真正的齐天确实是个武痴,精通各种格斗术,疯狂的修炼自己的肉体,然后把魔都的各种武馆道场都打了一遍,当然有80%的时间在被打,获得过U10-U16的自由搏击冠军,和去年的菁虹个人赛全国冠军。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

“去年他拿到个人赛想冠军后就找过我,说进校队,但我没让他进,”雅晴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思绪,缓缓说道:“我嫌弃他太独太狂,会乱了团队配合。”

“他之前都没有念过书,今年是投了大量赞助才插班进虹飞的,有没有可能他想自己组个校队?”苏镜突然想到了兑乐和断牙。

“他为什么非要进虹飞呢,以他家的能力,就是进十三女高也轻而易举吧,”汤诚跟着说道。

雅晴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

“假设朱嘉斯因为各种原因而恨你,她用手段让齐天进虹飞来抢夺校队以此打击你,”苏镜说。

“不可能!”蔚扬说:“就算抢了队长位子,学姐还是能打个人赛的呀。”

“或者齐天赏识你的才华想进虹飞同你一起打团队赛,而朱嘉斯认为这是个威胁所以在军训的时候就故意破坏了我们与齐天的关系,”苏镜说。

“她怎么知道我们是谁,我们不是为了帮白鹊才与齐天冲突的吗,关朱嘉斯什么事?”蔚扬说。

“暑假的时候虹飞的校网和BBS上就列出了我们作为体育特长生的公告,而且,她是不是认识那些尚武的人?”苏镜回想起了在农业展示楼被打的情形,伤口仿佛还隐隐作痛。

“他们肯定是齐天叫来的啊!”蔚扬语气加重了几分。

“齐天没了利用价值就找你代替咯,”苏镜有些咄咄逼人了。

“你们为什么要针对她!”蔚扬一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沉默,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起身甩门而去,待门慢慢自动合上后,飞鸟说:“见效了。”

“会不会是我们多虑了?不会这么残酷吧?”花哉勉强挤出一丝笑来。对于苏镜来说这是种无形的压力,或者是一种不可控的发展,在考虑到蔚扬的性格,这让他的心惴惴不安。

原本这种天方夜谭般的猜测也不会放在心上,只是为了人生中最后的一次菁虹联赛,雅晴不得不产生于苏镜一样的忧虑,但还是说了句:“蔚扬会掌握分寸的,再说,我们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是啊,”莫宵接话道:“网上都已经分析出我们的装备了,羡慕哪个学校运气好第一轮能碰到我们,哼,再说蔚扬就算被狐狸精迷惑,也不可能在比赛的时候倒戈吧?”她又看了一眼屏幕上的那双狐狸眼,心中暗骂:“不要脸。”

就在此时门又被推开了,只见邱鹤廉匆匆走了进来问道:“蔚扬怎么了?”也不等众人回答她继续说:“好了不管他了。”

邱鹤廉晃了晃手中的文件夹说:“今年的新规则都在这里了,包括新开放的可以直接购买的装备,还有在会场说的一些情况,”然后目光自然地停留在屏幕上楞了2秒恍然大悟:“哦,这不是,那个女高的队长嘛,你们看她干嘛?”

“是助理,”莫宵更正道:“你没看论坛吗?”

在下午注册完之后两人就与邱鹤廉碰过面并报告了情况,但却省略了朱嘉斯,所以此刻的邱鹤廉不知道那个被他认为是去上厕所而没有拉回会议室的蔚扬在前几个小时里到底经历了什么,而邱鹤廉刚从菁虹总部开完了会还没吃晚饭就急急忙忙的赶来学校。

“哦,没什么,正好讲到女高,”雅晴说,莫宵立刻理解了她的意思,直接关闭了论坛页面,打开了官网寻找的那份关于新规则的公告,果然已经发布了。

邱鹤廉知道在装备问题是雅晴时不会让步的,便不再提起它,只是给众人讲解了那些改变了的细小规则,然后展示了她粗略拟定的训练计划。

只是她始终感受着一种怪异的气氛,赵逸灵依旧摸着两个女生的头发,可以忽略。而其他四个男生却安静的可怕,从他们低着的头或是呆滞的眼神中嗅出了不和谐的味道,即使是花哉竟然都会有这种表情,玩着葫芦。

过了许久她才回忆起在楼下撞见蔚扬时他的气场。

蔚扬最大的缺点就是冲动和多虑,但这两点在一起就会负负得正,相辅相成,还没走出操场头脑就在犹豫不决中冷静了下来,他在犹豫要不要发怒,因为他觉得事情显然是自己做错了,于是带着悔意翻墙出去到M记买了汤诚最爱的食物。

他知道就算不这样做,小伙伴们还是不会生他的气。事实也确实如此,小伙伴们走进寝室时的欢声笑语差点让他误以为一切如旧而忘记开口道歉了。

台风还未过境,开学的第二周注定是苦难的。菁虹联赛报名工作也已经完毕,浦西赛区206支队伍,浦东赛区129支队伍,因为之前出现过为了方便赛程安排而转移赛区的情况,所以网上推测的把浦东一支队伍放入浦西赛区的可能性很大,而第一个被人们想到的就是去年浦东唯一的市八强之一的冬辉中学。

雅晴和莫宵对这种猜测都是一笑而过。她们俩每天除了应付大量的训练和忙碌的校园生活,还要接待大量的外校交流,而郁魏也是在这连续的压力中主动提出退出校队的。

原本他就不受莫宵和雅晴的待见,也没有去注册,对一个希望通过联赛来翻身的人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但他却一一忍了下来,从那次被花哉打败开始他就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虽然还是校队的一名幽灵成员,他也没有要求做装备,只想尽自己的努力帮助自己的校队,即使无法站上赛场也无怨无悔。如果雅晴打赢了比赛的时候也能与他一起分享喜悦那就够了。

但现实是残酷的,第二周的前四天雅晴刻意安排他第一个出战,连续四天没打赢一个人的他看着赵逸灵轻松地捏碎那些挑战者的傲气时他努力保持的平静心态终于崩溃了。

他不怪雅晴的故意刁难,只怪自己太没用了,在校队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用送外卖,不用洗衣服,就连训练和比赛过后的打扫卫生都不让他一个人承包。于是他选择了和平退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