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068字
  • 2017-05-28 23:42:14

也许是为了缓解尴尬地气氛蔚扬干咳了两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果汁后又拿起了刀叉顺便将它们换了个位置,镇定了之后才发现朱嘉斯也举着手却错过了碰杯的机会只能独自抿了一口。

欢快的时光总是一笑而过,直到此刻蔚扬才觉得周围的气氛慢慢变得沉重,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自己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且不考虑朱嘉斯的身份,他自己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穿着普通的休闲装。

虽然吃个西餐不用压身份证但周围的食客都穿着大人模样,讨论成人话题,偶尔射过来的几丝目光也恰好印证了这点。

“还是戴上吧”在心中悄无声息地排练了三遍之后他从口袋里摸出那枚猫脸发夹放在桌子中间偏朱嘉斯的那边然后这样说道:“其实当时就想给你的,只是场合,”

朱嘉斯也不言语用手指抵住发夹又慢慢地推回到了蔚扬那边,然后双手撑着桌面缓缓站起向他俯身而去。

蔚扬虽然没有开始过爱情,此时此刻却也很明了她的意思。理智告诉他这发夹与朱嘉斯的行头不搭,只是手已经蠢蠢欲动了。

始终盯着她探出的俏脸蔚扬缓缓起身一手拽着发夹另一只手就要去撩拨她的刘海,只是眼神却不住得游离在对方油光闪闪的嘴唇或是那不可名状的眼睛亦或是那个古色古香的木雕发圈而完全忽视了那一片遮住了眼睛的肇事者。

“赵逸灵真是个人才!”在触碰到朱嘉斯的秀发的那一刻蔚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位战友,于是小心翼翼地享受着她的丝滑与呼吸。

气氛总算融洽了,开心地吃过晚饭来到楼下门口时雨势较刚才又大了,可朱嘉斯的脚步没有迟疑,蔚扬陪着她贴着没有屋檐的墙壁走了几步后确实受不了雨水肆意掉进衣领的感受,于是又把朱嘉斯拉回了餐厅门口并提供几个比如去便利店买伞或者打车之类的方案,但都被一一回绝。

因为便利店比地铁站入口还远,而且一个来回要湿两次,这让蔚扬无计可施,最重要的是周末很难叫到车,叫到了也会堵很久才到,朱嘉斯抱着胳膊斩钉截铁地说她不喜欢等。

“走吧,”说着她拉了拉衣领又想下台阶却被蔚扬单手勾住了脖子拉回了身边。

“等我一下,”他说着就跳下了湿滑的台阶,跑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然后义无反顾的扎进了风雨中。

九月的魔都是台风来访的季节,只是对于一个不撑伞的人来说雨斜不斜并不重要。眼看着蔚扬穿过远处的街口跑到了对面滨江大道忽然纵身一跃跳进了申江,朱嘉斯心一颤动,只是她刚跑下台阶却看到一把白色的雨伞从江边护栏的另一边飞起然后掉在那个位置,她停下脚步情不自禁地笑了,眼中已然含着泪水。

“我不是叫你进去了嘛,怎么还站在雨里啊,”蔚扬抱怨着朱嘉斯因冲动而导致的花容失色,打开伞罩在她的头上,自己却大半边站在雨中,忍住不去看被雨水打湿后的她的寸衫。

“幼稚,”朱嘉斯看着蔚扬被雨水洗涤后更加俊朗的脸庞这样抱怨着,然后快步走入了夜色中,成为了别人眼里的雨中小故事。

“这不是去地铁站吗?”

“不去了。”

于是蔚扬在自己漫长的人生道路中又添上了这样精彩的一笔,连续两天内分别同两个女生进了两次酒店。翻遍心中的武侠小说也难出其右。这一刻他也不再羡慕家乡县城里那个进卫校读书的初中同学了,也不在怪罪因文明的进步而消失的三妻四妾了。

从浴室出来,看到朱嘉斯正用熨斗烫着自己的衣服受宠若惊,自己帮白鹊洗衣服的场景一闪而过。

“额,内裤不用,”

“烫好了,”朱嘉斯打断他说:“你先把桌上的姜茶喝了。”

朱嘉斯的衣服已经烫干后又穿上了,只是那挂在电视机上的胸罩让蔚扬瞬间脸红,“我来吧,你去,”他想去夺那熨斗却被朱嘉斯回以坚定的命令似的目光从散乱的刘海中透出。

“额,你的猫脸发夹呢?”他只好这样说,眼神散发到别处。

“是狐狸啦~”朱嘉斯也没抬头,只是用手拍了拍口袋。

蔚扬恍然大悟,原来那不可描述的一小瓣眼黑被上眼皮遮住的一直给他一种笑脸盈盈的眼神竟然就是狐狸,怪不得如此深邃与迷人!

“以后别这么幼稚了,”朱嘉斯说:“竟给人添麻烦。”

蔚扬没说话,捧着茶杯吸着姜与板蓝根的味道,想着这声“幼稚”也包括上次在池塘边莫名其妙的去帮被张丽洁一个耳光差点抽翻进池塘的她吧。

无法分清侠义与幼稚两者谁先影响了谁。某一个雨天,小蔚扬坐在屋檐下门槛上看着水中的万物众生,眼神被自家场地上的一张干脆面的包装吸引,它就这么被雨淋着与这片场地格格不入,于是小蔚扬鬼使神差地冒着雨跑去把它捡回了屋檐下,只为不再让它淋雨,在他的世界里。

这让小蔚扬感觉很安心,也使他越来越过分,有时看着落雨他会想起回家路上看到的那颗被风吹落的花骨朵,然后撑着伞去把它捡回来放在碗里,只是没过几天就枯萎了。

热姜茶下肚使蔚扬身心舒畅了一些,想起了苏镜的话,他在朱嘉斯面前尽量克制住不必要的话语和情感,也就没提这童年往事,看着朱嘉斯纤瘦的身体,心中油然而起一丝情愫之火,掐灭,还是做朋友吧。

但一切为时已晚。他不知道此时自己已经是娱乐八卦的头条了。朱嘉斯与莫宵一样是魔都名媛,只是不像莫宵那么没头脑,除了与齐天那人尽皆知的娃娃亲外没有半点绯闻,平时也很低调因此选择了做幕后。

年轻人总是对每年菁虹出现的男神女神的评选津津乐道,就像给同学取绰号一样自然。懂的人自然懂,抛开身世就算朱嘉斯再低调,凭借她出众的外貌以及果敢的性格就圈进了一大把仰慕者,而且只用一个暑假便把一个第一次打联赛的女校带进魔都8强,个人魅力与能力当之无愧的魔都女神,要不是半路杀出个连战27人的雅晴。

周日的晚自习,家住附近的值班老师依旧当着客串的角色,除了开始和结束走出办公室兜两圈,其他时间都在做着自己的事。莫宵打开了许多网页飞快的浏览着各种信息,当她看到菁虹论坛一个名为‘追踪者’的人发出的被置顶的帖子,里面是从朱嘉斯挽着蔚扬的手一直到两人进酒店的一系列照片后大声惊呼,不敢相信。

今晚这论坛的管理员好像是在故意搞事,先是置顶了东西女神在停车场会面时的握手照片,让人遐想无限议论纷纷,然后置顶了‘难民队’就是虹飞中学的证据,这是好事者把今天菁虹官网发布的注册信息照片逐一比对后发现的。

然后就是这第三个置顶帖,一时间那些她俩没见过的或者没保存的关于前两次来踢馆的帖子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在头版。上一次虹飞出名是大约一年前,九月中旬的团队赛没有踏出一步,出于自责或许是不甘心的雅晴又去报名了月底的个人赛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看来之后的一个礼拜又不能安心的备战了,”雅晴丢下这样一句话就起身挤出了围观的人群。

为了实践节俭的美德学校把住宿生统一安排在两楼进行晚自习,原本百无聊赖的花哉听到了对面的骚动便循声而去,却在中途碰到值班老师,只能悻悻而回,他对朱嘉斯的好奇多过了对蔚扬的担心,当然内心还有一点小小的嫉妒。下午他们看到朱嘉斯目送着莫宵的车离开的时候飞鸟读了朱嘉斯的唇语“一定要进八强”。

不管是两人作为对手之间的赏识与鼓舞,或者是雅晴的出现抢走了朱嘉斯的风头导致原本的荣耀一分为二,这些都情有可原,只是苏镜觉得朱嘉斯的出现过于诡异,军训时虽然他不在池塘边,但通过花哉与蔚扬的描述,当时的朱嘉斯好像是不情愿的,是被迫的。

而今天的注册却又巧合地遇见了,这可以理解成为了答谢蔚扬而特意的安排,但还是太牵强了,特别是刚才在室内短暂的目光接触,看到了真正的那双眼睛后更让他起疑。再考虑到蔚扬对女生不怎么强的抵抗力,苏镜才那样叮嘱他要时刻保持警惕之类的话。

第一节晚自习结束后不久蔚扬拖着疲惫回到了学校,由于苏镜事先与值班老师请过假,所以他只要去办公室报告一下就可以了。

第二节雅晴与莫宵也带着诸多疑问赶到他们的教室,预计这话题较长,最后还是决定去飞虹馆,值班老师当然不会有意见,巴不得他们的离开换来整个楼层的清净,毕竟他们是校长的希望。

会议室内,蔚扬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众人配合莫宵在投影上放出的那些偷拍的照片像是看了一场奇妙电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