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14字
  • 2017-05-26 23:01:30

“什么破地方!”莫宵环顾了一圈这个简陋的房间说:“不是敷衍我们吗?”

“这已经很给你莫大小姐和浦东女神面子啦!”鹿勉说:“十三女高比你们厉害吧,不照样在VIP室等着?”

“凭什么她们是VIP!”莫宵叫到。

鹿勉完成了最后一个设备的开机,双手交叉在胸前依靠在那个大型的测力假人身上说:“VIP也要等啊。”

看着莫宵努力思考着什么话来辩驳的样子,鹿勉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接着说:“人家花大价钱等着,你们付个体检费就能直接测试了,还有什么不满吗?”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两个女生也只好妥协。

“那测试员呢?”雅晴问。

鹿勉耸了耸肩说:“我啊。”

莫宵想起了之前看过的菁虹联赛魔都论坛的一篇帖子,某不知名测试员爆料说魔都连续六年联赛第一的科大附中的测试间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里面能开飞机,当然是他们自己做的无人机,虽然外人不能看到这种高端装备的制作过程,但都都相信科大有这个实力,也相信菁虹的公证。

她不知道今年会不会造出会追踪的子弹呢,会不会有更加难以捉摸的联动陷阱呢,会不会。。。

“我艹!”鹿勉的一声惊叫把思想游离到九霄云外看着测力假人上方电子显示屏发呆的莫宵的神拽了回来。

“哦哟,吓死我了,怎么了?”莫宵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制作台上,下一秒就明白了鹿勉大惊小怪的原因,无奈的苦笑道:“至于吗!”

鹿勉看着一张张真诚的脸孔还是有些不信说:“就这些?”

雅晴点了点头坦然地说:“就这些。”

“校服?”

“嗯,没赞助。”

“好,我们开始吧,”鹿勉说:“首先声明一下,这里有录像的,所以你们说话要有分寸,还有你!”鹿勉指着赵逸灵说:“管住你的手。”

在那之后鹿勉不止一次看到赵逸灵时不时地偷偷的摸着两个女生的头发却不被反抗,不禁感到心累。

鹿勉把装备整齐的摊在工作台上并看着莫宵事先上交的表单一样样报了出来:“葫芦?琵琶粉末,菊花粉末,决明子,额。”

“老师,这是我的,”花哉举手说道。

“哦,好,”鹿勉继续说“紫檀木板和藤蔓,这4块都是,白蜡杆两根,紫檀木镶玉石枪头两个,哎,这个是可以连接起来的吗?”

“是的”苏镜说:“在两根白蜡杆的尾部都刻出螺纹,然后拿一块比白蜡杆粗一点的红木,”

“好,可以了,”鹿勉打断了苏镜的介绍。

“你看过我们制作过程的视频了?”莫宵问。

“没有,呵呵,别人都走进科技时代5年了,你们,”鹿勉摇着头像是在努力找着合适的词语:“还在石器时代吗,这种东西2.5K年前的鲁班就在玩了好吗!”

沉默了很久的赵逸灵突然开口道:“鲁班有个徒弟叫泰山。”

“哈?”鹿勉疑惑的看着赵逸灵。

“没什么,”赵逸灵摇了摇头。

鹿勉很快就检查完了所有装备对雅晴说:“你们的远程武器有点少,至少弄点吹针,弹弓什么的吧,你这个队长怎么当的?”雅晴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拨弄着一只箭头上的一小片玉石。

鹿勉又说:“你们的前辈没有留下点什么吗?”

听到这雅晴心里也是一阵难过。菁虹联赛创办至今11年,有一个很重要的传承就是一代代参赛者的经验与工具的积累,比如11年前虹飞中学第一个磨出一把像样的铁刀片,于是联赛规则里加了一条可以直接得到一把铁刀片,不管是买还是叫工厂代工。

当然,尽管是一开始一些简单的锤子,锯子之类的工具很多学校都能自己做,只是不会像虹飞那样刚做出来就公开,而是要等到比赛后才会暴露,这样的话至少当年的比赛是有优势的。

就像之后天元高中的第一根橡皮筋,大靖高中的第一根尼龙绳,以及4年前科大附中的第一把枪和2年前他们的第一架无人机等。

但至今虹飞的积累只是简单的工具而且都没有超过一把瑞士军刀的范围,那把唯一值得‘骄傲’的连削苹果皮都困难的小刀片在被使用了几个月后就被当祖宗一样在校长室被供着直到现在。

每每想到这些雅晴心中就高兴不起来,但这样的境地也与虹飞的历史有关,一代代的校队都不屑于别人的施舍,虽然仅限于比赛范围内,但是这种很傻很天真的精神却被莫名其妙地传承了下来,而雅晴也偏偏是这种性格,于是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另一方面,在11年间从石器时代到信息时代的转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没钱”鹿勉说:“额,不对,没经费和赞助吗?”

“没有!”莫宵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家公司市场部王经理给她看过的那张印有莫氏集团的比赛服的照片后坚决地回答道:“在衣服后面贴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觉得很傻比吗?比赛时那么多人看着呢!”

“哼,幼稚!”鹿勉嘲笑,莫宵要发飙却被雅晴压下:“别闹,鹿老师也是关心我们才说了这么多,你想想去年的那几个老师。”

“好了,装备检查完毕,开始测试吧,”鹿勉拍了两下手中的写字板对大家说:“雅晴你就按照那边地上贴着的距离的方向去射那边那个假人,测试强度和穿透力,去年应该做过吧,当心别打到了上面的显示器哦,虽然有防弹玻璃。”

安顿完雅晴之后鹿勉看着手中的表格又说:“花哉,飞鸟,汤诚,蔚扬,你们四个人没有武器,那边有几个假人你们去随便玩吧,但要一个个来,”

“你不看吗?”蔚扬问,鹿勉说:“测试器上都有压力传感器,主控室有人在记录的,再说主要是测试武器的性能和破坏力,自身能力在比赛的时候基本可以100%的体现”

“那么匕首的锋利度和手甲的防御测试呢?”苏镜问

鹿勉说:“哦,这个也不用测试,除非第一次使用的材料要严格测试,之后相同的材料只要根据不同的规格推算一下就行了,你们这个是紫檀吧,嗯,都有数据支持的。”

“那我们的手甲能挡住科大附中的枪吗?”

“当然,”鹿勉的话戛然而止,她用写板拍了一下花哉的头说:“别想套我话哦,快去。”

见四个人离开后鹿勉对苏镜说:“你这个长枪看上去不怎么方便嘛?”

苏镜指着旁边最大的假人说:“是那个吧?”

“嗯,最好多刺几下,尽量把自己武器可能的打击面都试一遍,这样数据就全面一些对你比赛有好处,”

“知道了,”苏镜说。

“每年啊,总会遇到很多自不量力的又是心高气傲学生,”鹿勉拿起台子上的长竹片,用手在边锋上刮了刮意味深长地说:“小兄弟,你要珍惜这难得的友情啊,”

“嗯,”赵逸灵点头说:“我也去那里测试吗?”

鹿勉说:“额,这个就不用了吧,体检区那边说你还穿着负重,这个你比赛时穿吗?”

“不能穿着比赛吗?”赵逸灵问。

鹿勉讪讪笑道:“可以穿,只不过那样的话就算是比赛装备了,要留在这里我们会对它进行改装,装上各种感应器和控制杀伤力等,然后到比赛那天直接运到你们的准备室。”

见赵逸灵不为所动,鹿勉又补充道:“哦,打完第一场我们就会把你们的所以东西还给你们,直接有专人送到你们学校,而且会上保险,这点请你们放心。”

如果只是对赵逸灵,鹿勉断然不会这么啰嗦,可是面对助理莫大小姐,就必须装得敬业一些。

“衣服就不用脱了,他里面就一条内裤,”莫宵说:“只是这利器,为什么不用检测,到时候比赛时没有数据支持怎么办?”莫宵知道鹿勉看不起一把竹片刀,在菁虹的规则里,武器在测试后会在有杀伤力的部位进行处理,比如一把唐刀,会在其刀刃以及刀尖上黏着一层胶质物并内置压感器,刀背的棱角也会处理圆滑,这样在比赛时裁判会结合装备发生碰撞时产生的压力以及测试时的数据来判断破坏程度。

而手枪则从一开始的彩弹、烟弹、BB弹演化到现在使用的激光枪。所以,对于鹿勉眼里的虹飞校队来说,只有雅晴的箭头和苏镜的枪头是需要处理的(因为上面镶着尖硬玉石),至于那几把木匕首和她手中的竹片刀,“这些是木制的,只要不是太锋利可以不测试,”鹿勉说。

“哼,那你知道苏镜的枪如果被折断了,那断口也是能杀人的,”莫宵没好气地说。

鹿勉笑了,用关爱小朋友的语气说:“所以有一条比赛规则是如果装备损坏而露出有杀伤的部分就必须丢弃啊,难道你想你们全队都因为这个淘汰出局吗。”

莫宵无话可说,转头就朝雅晴走去,鹿勉无奈地摇了摇头,把竹刀丢给赵逸灵说:“你自己去玩吧。”

“嗯,”赵逸灵回答,鹿勉转身刚走半步就立刻回头怒目指了指赵逸灵半抬在空中的手以示警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