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099字
  • 2017-05-24 23:03:59

众人沉默了,也许是总算要面对这个问题了。相处这十天以来赵逸灵总是那么容易相处,而又让人有一种模棱两可的不爽。

“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这是大家心中都产生了的疑虑,当然彩名不知道,她说:“赵逸灵?”

“嗯,等一下你就认识了,”雅晴说。

就在此时飞鸟走了进来,还没等他开口彩名就上前自我介绍:“鸟哥哥您好,我叫服部彩名,请多多关照。”

“握草”飞鸟心中一惊,他并不知道就在几分钟前花哉教了彩名应该怎么正确地称呼下一个进来胸口挂着个望远镜的男生。

“哦,哦,午安,”飞鸟用霓虹语向她问好,显得语无伦次,又说道:“在下高飞鸟。”

见彩名歪着脑袋看着自己,飞鸟又一字一顿地说:“高~哥~哥。”

“好了好了,彩名大老远过来不是给你们送早点了,飞鸟你等一下再吃,不等他了开始练习,”对于赵逸灵雅晴显然有些生气:“郁魏你去河边找找他。”

郁魏答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先SOLO,你们都跟彩名打打看,”雅晴说。

“啊?”花哉指着彩名的裙子看着雅晴说:“这怎么打?”

“你是不是又想舔了呀,这腿你给打几分呀?”莫宵生气地看着他。

彩名没怎么理解这话的意思,但还是隐约感受到了恶意,于是低下头压了压自己的裙子。就在今天早饭的时候,花哉还一如既往地为眼见的一切无忧无虑地打着分,可此时他再怎么不懂事也还是能理解雅晴和莫宵眼中的杀意的,只能乖乖转过头去。

“人家有比赛服的,”雅晴说:“宵宵带出门去换衣服。”

“好。”莫宵说完便领着彩名去了更衣室。待两人进去后雅晴语重心长地对319说:“你们悠着点好吗?别给我丢脸!”

宿舍的东侧有一条鹅卵石路,这里连住宿生都很少来,路与围墙间有宽约一米的杂草带,赵逸灵一个人在这里训练时会想起百灵山庄,于是也想学着师傅一样在这里种些花花草草,看看会不会等来什么。

当郁魏和赵逸灵回到飞鸿馆的时候,第一轮已经打完,彩名一个都打不过,这在雅晴的意料之中,论拳脚功夫只会使用暗器的彩名肯定敌不过这群怪物。

而彩名在有心里准备的情况下还是被吓到了,一个劲的称赞男生们的强大。两人打过招呼后就按照雅晴事先订的计划打3V3。

雅晴说:“我,汤诚,花哉一组赵逸灵替补,彩名和蔚扬还有飞鸟一组,苏镜替补,莫宵再教一下赵逸灵规则,”

“包在我身上,”莫宵说完就拉着苏镜和赵逸灵坐到了观众席上。待比赛开始后,莫宵就有条不紊地给赵逸灵上起了课。

“正赛的话他们5人首发,你们2人替补,这个已经定下了,你看见场边的红线吗”莫宵问。

“嗯,”赵逸灵点了点头,莫宵继续说:“红线内是赛场,里面的人出了红线就算是时弃权了,当首发里面有人被打败后,替补就可以出场了,顺序随便,是否出场也随便,额,这句等于废话,反正到时候我会跟你们在一起的,”莫宵清了清嗓子接着说:“一般出场要么是做升降梯,要么是直接从场边的门里出来,但肯定是在红线之外的,这时候替补可以在红线外面围着赛场走一圈看看情况,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切入赛场,如果替补一号在看情况的时候又一个队员被打败了,那么除非替补一号进入赛场否则替补二号是不能出场的,到时候也会有工作人员提醒。至于怎么切入赛场,搞突袭什么的,反正情况瞬息万变,到时候你自己决定。”

莫宵喝了口水继续说:“比赛的时候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至于做了之后是不是会被裁判惩罚就不得而知了,到时候每个人都会带一个特殊护腕,任何判罚都会通过护腕的振动第一时间通知你本人,别人不会知道,一般只有警告和出局,累计两次警告就出局,警告是慢节奏的振动,出局是快节奏的。”

莫宵边说边用手指在赵逸灵的手腕上面有节奏的敲击着然后接着说:“还有你被打败后就要只能躺在原地,装备也可能会被对手拿走,但是你不能反抗要不然裁判会判罚全队直接输。对手看到地上躺着人也会先补刀再拿装备,因为没人知道地上躺着的是不是在装,除了护腕不能拿,拿了直接出局。”

最后,莫宵喘了口气看着赵逸灵问:“明白了吗?”

“嗯,”

“有什么要问的吗?

“怎么才算赢?”

“这个,也要靠自己去找线索,但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对方全部打败,”

“嗯,这样好。”

“还有很多暗器,陷阱什么的你也要注意,比如,”

“这个我跟他说过了,”苏镜开口道:“很全面,除非有新花样。”

“好,那战术方面,小晴给逸灵的定位就是收人头,而苏镜你就是自由发挥,”莫宵指着场内说:“你们看,打到现在小晴都没有拉开弓,彩名贴得很紧,汤诚的动作在她面前明显很慢,而花哉又被飞鸟和蔚扬牵制,这。。。”

莫宵说着说着就被激烈的战事吸引了:“啊呀,花哉挂了,真没用,该你上了逸灵。”

赵逸灵应了一声便围着红线转了起来,这让莫宵很是无语。原本这种一目了然的局面就不用再观察些什么了,直接冲进去朝防备最少的人偷袭就可以了。

“算了,就当让他适应一下吧,”她这样想着安慰着自己。

花哉被彩名的弹簧匕首戳中了喉咙,自觉没救,但还是躺在了地上,也不听雅晴和莫宵叫他快点滚出赛场不要打扰别人比赛,可他却凭着用正式比赛的规则理直气壮的躺在了地上。

只是不老实,一点也不老实,总是有意无意地往彩名脚下蹭导致好几次彩名踩在他身上而失去了重心,莫宵怒不可遏大喊一声“停,停,暂停!你这个贱葫芦!”

着说已经冲到花哉身边就要踩他,花哉只是脚一钩莫宵就失去了重心狠狠地压在了花哉的怀里伴随着一声惨叫,看着没有一丝痛意的花哉的笑脸。

场面已然控制不住了,雅晴也不言语收起弓箭摸了摸彩名的头用霓虹语说:“日常。”

对于彩名来说比赛的胜负已经不重要,因为她已经忘记陪伴了她一早上的负罪感,此刻的她也能和大家一起爽朗地笑,如果说原本与雅晴交集让自己收获了难能可贵的友情,那么此刻的她也对青虹联赛有了不一样的太度,人也轻松了许多。

“谢谢您,我晚饭不能陪你们吃了,我下午还要去东合,”在花哉第二遍说出要留下彩名吃晚饭后彩名这样说道。

“就是那个。。。女剑士?”莫宵问。

“是的,我想跟她成为朋友,”彩名突然想起了刚才的练习赛就对赵逸灵说:“赵哥哥,您也是用剑吗?”

赵逸灵正咀嚼着饭点头算是确认了,“樱也是用剑的高手,如果您打个人赛的话要做好心理准备了,”彩名说。

雅晴停下送到嘴边的菜问:“你们车轮战她不是没用武器吗?哦!之后她告诉你的吧。”

彩名摇了摇头说:“当时我就从她的步伐和动作看出来她练的是剑道,于是我让国内的朋友查了一下,近几年的剑道比赛却没有她的名字,因为很好奇我就去拜访她了,但她并没有理我,只是扔了把竹剑给我,”彩名摇了摇头继续说:“我输了,她就不理我了。”

“什么怪脾气啊!”莫宵说:“这样你还去热脸贴冷屁股。”

“啊?”

“啧,粗糙如你!”雅晴夹了个虾给彩名,笑着说:“没事,去感化她吧。”

花哉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什么剑道上,他夹了一只虾放在彩名碗里,笑嘻嘻的问:“彩名酱,那个樱酱长得好看吗?漂,漂亮吗?有照片吗?”

“啊?这个,”彩名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听花哉“哇”了一声,脸也扭曲了起来。

“好汉饶命,姐,我不问了,不,不敢了,”花哉痛苦地向旁边的莫宵求饶,莫宵这才放开两指之间的花哉的大腿肉。

“我只打团队赛,”赵逸灵说。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师兄只拜托他打团队赛,至于个人赛也没说,那么赵逸灵也自然没必要去做。

雅晴淡淡地说:“我以为高手之间会惺惺相惜的呢,你一点也不好胜嘛,”语气中颇有几分嘲弄。

“就像那谁和谁?”汤诚说。

赵逸灵不再出声,众人也就聊起了天南地北,彩名时不时地瞟着赵逸灵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一定,要让两个孤单的人成为朋友!

“赵逸灵,你能不能不要再摸彩名的头发了!”莫宵实在看不下去了,在车站等待期间,彩名一直对赵逸灵说着有关樱与剑道的事情,虽然彩名不知道赵逸灵是否听进去了,但是至少她没觉得赵逸灵有不耐烦或者不愉快的情绪,心想着如果这一切都能归功于自己的头发的话那就原谅他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