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32字
  • 2017-05-23 19:26:44

“那姑娘叫我转告你她回家了,”宾馆前台姐姐这样对他说道,蔚扬心中立刻浮现出了那个家徒四壁的房子,一半冷一半热还有那突如其来的魔念。

他心疼着白鹊将要受到一如既往地孤独,却也没有勇气坐上那列去往花树的地铁。

蔚扬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宿管阿姨亲自去校门口接了他,边走边说着很多严重的话,还向他保证明天一定让他上广播,只是她忘了明天是周日。

走进了漆黑寝室,蔚扬感到了小伙伴们都没有睡觉。

“对不起!”他抢在花哉和汤诚之前说,然后躺上床就不再动弹了,众人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周末的早晨,M记的门口熙熙攘攘,莫宵和雅晴做完晨练就来这里吃早饭,顺便等候彩名。

“她还没回复吗?”雅晴终于把豆浆喝了个精光。

“没有,”莫宵慢慢啃着油条说:“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哪来那么多事,哎!她来了,”说着雅晴就往外跑去。

M记前面有一片不小的广场走着不少的行人,可是一个穿着洁白寸衫,蓝白格子裙的短发女生却分外与众不同,女生看到了从M记玻璃门里跑出的两个女生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但还是挥手打了招呼。

“彩名酱!”莫宵一把抱住了彩名,这让彩名有些束手无措。

“宵宵,”彩名轻声地回应。

“彩名酱,怎么,就你一个人吗?”雅晴问,彩名听了脸一下子红了,直接一个90度鞠躬说:“对不起,小晴,我被踢出了1队。”

虽然两人已经习惯了彩名的行为,但是听到这种哭腔还是吓了两人一跳,莫宵赶紧扶起彩名并把她再次拥入怀里,边摸着彩名的头边安慰道:“彩名酱不哭,没关系的,两个月没见你真是想死我们啦。”

“嗯,不管彩名酱在哪里我们都喜欢你,”雅晴也摸了摸彩名,见她的呼吸起伏不再那么大了,莫宵就说:“你吃早饭了吗?我们正在吃呢。”

彩名点了点头说:“吃过了,我为你们做了点心,”说着就把手提袋拿给莫宵,莫宵打开一看喜出望外:“哇,是饭团!哈哈,我爱死你了彩名酱。”

自从结识彩名后莫宵和雅晴就没少吃她做的各种美食,起初每吃一次都有一种罪念“为什么同样是女人我连一个荷包蛋都不会煎!”可是久而久之这种罪念就变成了期待“啊!好像快点见到彩名啊,为什么霓虹人一年要放三次假!”吃货就此养成。

“啊,请你不要吃完,还要分给其他同学吃,”彩名小声说道,刚吃完早饭的莫宵又感到口水肆意地从口腔里涌出,但看着眼前这个害羞又娇柔的女孩也就咬咬牙合上了手提袋。

回学校的路上彩名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和“这样没关系吗”之类的歉语,让原本可以忽略不计的276米路程也变得多姿多彩。

而早早开始惦记着美女要来交流的花哉和汤诚原本也想跟着等彩名却被莫宵骂了回去,于是两人闷闷不乐地在飞虹馆的会议室内看着历年的比赛锦集。

雅晴推门而入时只见到这两人便有些不悦,就问:“其他人呢?”

“飞鸟寄信去了,”汤诚说着头也没回。

“寄信要那么久?你们不是一起吃的早饭吗?”雅晴追问。

花哉说:“啊呀,他不放心把信扔在邮箱里所以直接跑去了邮局。”

“去邮局人家也回让他扔在门口的邮箱里呀,真是白痴,”雅晴接着问:“那赵逸灵呢?”

花哉说:“他去河边种花了。”

“WHAT?”雅晴难以置信的叫道:“宿舍旁边那块烂泥地?”

“嗯,他想在那里种花,所以就跟老萧申请了,然后就说先去看看,哎,你怎么回来了?彩名来了吗?”花哉问。

“来了。”

“我靠,怎么不早说,”花哉跳起便往楼下冲去,一出门果然看到观众席第一排坐着几个人。

“彩名酱~”花哉大叫着高兴地像一只猴子,莫宵不明白为什么花哉能这么不要脸,出于彩名的安全考虑还是毅然挡在了花哉前面:“你干嘛!”

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左右晃了两步后花哉就停下说:“啊哈哈,没干嘛,”然后用霓虹语向她问候。

“午安~”彩名从莫宵背后走出来面对花哉微微鞠了一躬然后用中文说:“花哥哥您好,我叫服部彩名,请多多关照。”

聪明的彩名也在刚才路上听莫宵介绍319的时候已经记住了众人的特征并且正确地认对了人。至于称谓则是莫宵教的,虽然她比他们大一岁也不明白莫宵的一套理论是否正确,但还是照着做了,显然效果还不错。

“啊哈哈,关照关照,哈哈,你怎么知道?”花哉受宠若惊还没等他回过神,彩名又从木盒子里拿出一个饭团给花哉说:“是宵宵说带着葫芦的就是花哥哥。”

花哉激动得接过饭团咬了一口只觉得甘甜与美味,一脸幸福。

“彩名酱,这里面是桂花吗?”他说。

彩名点了点头说:“是的,学校里的桂花开了,我捡了一些。”

“真好吃!彩名酱真是贤妻良母!”

彩名没听明白什么意思,莫宵在她耳边轻语了一句。她脸一下子红了,低下头不去看花哉,花哉也不忍再调戏彩名就看了看椅子上坐着的蔚扬和苏镜,只见他们两手各拿一个饭团正美滋滋地吃着,便问:“我靠,你们吃了几个了?”可是他两没有回答只是满足地朝花哉笑了笑。

等小伙子们平复了激动得心情,也享受完了美食,再大家都互相认识之后话题就回归到了彩名身上。正常情况下离开前八的位子要么是有各种原因主动放弃,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被后来者赶超了。彩名就属于大多数情况。

“好几个欧洲人,”彩名说:“都是为了比赛从国外留学过来的。”

因为魔都是菁虹联赛的发源地,世界各国的热血青年都会借读在这里为了参加比赛,比如彩名所在的聚才高中国际部,这已是见怪不怪的事情。

但彩名在这之前好歹也是实力排第五的选手,却会被轻易地挤出了前八,这让雅晴十分困惑。彩名也看出了她的疑惑接着说:“我确实打不过他们。”

“为什么?很强吗?”汤诚问道。

此言一出雅晴立刻责骂汤诚说:“你没签过保密协议吗?”

汤诚楞了一下才回忆起那件小事,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那你现在?”莫宵问道,彩名说:“我打个人赛,”只是这语气却没有半分坚定显得苍白无力,就好像明知道个人赛也不会拿冠军。

“怎么了?个人赛谁都可以报名啊。”花哉说。

彩名点了点头说起了开学第一个礼拜去东合交流的事情。那时候她还在一队,团队赛的时候还很正常,因为她们实力比东合强,赢的很轻松,但是整个校队全输在了个人赛。

“什么?”雅晴有些诧异:“一场都没赢?”

正常情况下交流赛都不会打个人赛的,可以说参加个人赛的人都比较独,或者不合群,亦或很想出风头。

因为个人赛报名不需要经过校队,往往很多被挤出前十的人就拿这个作为最后的赌注,如果输了也没人在意,要是走运打赢几个厉害人物,就能狠狠地抽自己校队的脸了。只是参加个人赛的不全都是被踢出前十的人,总有些怪物会特立独行根本不把校队放在眼里。

“按照个人赛规则?”莫宵问。

彩名点了点头。她们校队赢了后,东合的队长就提出打个人赛,然后他们叫来了一个女生,一个人干翻了彩名在内的八个一队队员。众人看见处于回忆中的彩名的眼中依然充满着那时的恐惧与难以置信。

汤诚激动地跳了起来说:“不会吧!你们十个车轮战她一个都输了?”

“是的,”彩名点了点头:“回去之后队长就马上开始打排名赛,我就被打败了。”

“可是,”莫宵还是无法相信这件事:“聚才好歹也是去年的浦东前八强,一队被一个女孩子全灭怎么可能,东合是霓虹人的学校吧,而且论坛上一点动静也没有啊。”

彩名说:“是联赛论坛吗?我想是因为不开放比赛的原因吧。”

“没有录像?”雅晴问。

“没有,”彩名说。

“嗯,正常校队之间的交流装备肯定有保留,但本能反应和身手却没那么容易假装,往往情急之下就会暴露,所以这种交流不宣扬也是正常的,而像之前三中和虹技的人”雅晴摇了摇头略带嘲笑的说:“那些杂鱼也不配。”

“还好我们不打个人赛,”花哉说。

“唉?你们学校一个都没有吗?”彩名有些不信。

“应该没有吧,”莫宵说:“我们自己就只有8个人,也没感觉新生里有强人,要么。。。”

郁魏在一旁默默地吃着饭团看到感受到了众人的眼神后差点噎着,拍了拍胸口勉强说:“我?拉倒吧。”

“逸灵不是要打个人赛吗,”蔚扬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他什么时候说过?”汤诚问。

“上次谁问他,他说‘嗯’了呀,”蔚扬说。

“你问他什么他都说‘嗯’,”苏镜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