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074字
  • 2017-05-20 23:04:51

与此同时闵川路一家茶楼内,三男一女对坐在窗口,女孩的手指还在笔记本电脑上敲个不停,女孩旁边的男生放下茶杯开口道:“蒋老板,这怎么办,你们未来的队长玉冰不怎么样嘛。”

男生朝蒋毅身边的玉冰看了看接着说:“还连累我们的唐骞也被虐了,如果你们昨天直接摆平不就没事了嘛。”

“房德,是你们自己犯贱也跟风去送,被打了怪谁,我还没怪你去把事情闹大呢,现在网上都在鄙视我三中的二队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蒋毅有些动气,对于自己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他当然要维护。

女孩没有停下手上的活淡淡的说:“一个女人是过去的事了,听说现在来了几个高手,”女孩故意把“高手”两个字拖得很长。

“哪来那么多高手?高手会去那里自毁前程?”蒋毅还是不相信那个事实。

女孩不言语只是摸了摸头上的发夹。房德看气氛有些微妙于是打圆场说:“消消气,嘉嘉也是看在我们初中同窗的份上才过来忙吗的,你对她吼什么呀。”

“少来,啊,你给我少来,别以为你们十三女中去年进了前八就了不起,再说了你做的还不都是为你自己,你就是吃雅晴的醋了,嫌她抢了你的风头,还去离间那个富二代,还把人家腿打断了,”蒋毅看朱嘉斯的脸色有些微妙就乘胜追击说:“我没你那么有手段,但是我光明正大,从来都是肛正面的。”

房德听完这些惊讶的看着朱嘉斯:“握草,真的?”

“尚武有我的师兄,”蒋毅不再说什么自顾喝起来茶。

朱嘉斯转过头看着房德认真地说:“真的,”又把目光集中到电脑上。

“朱,嘉,斯,嘉姐,对不起,”玉冰终于弱弱的说了一句。

这回轮到蒋毅受惊了,他打了一下玉冰的脑袋骂道:“道什么歉,朱就是猪,真没出息,”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又对她说道:“你又不打比赛就好好做你的助理,别整天做这些伤风败俗的事情,好好做你的大小姐吧!还什么浦西第一女神,阴险!初中时我就感觉你苗头不对了。”

朱嘉斯没理睬蒋毅,对玉冰笑了笑说:“没关系玉冰弟弟,姐姐没有怪你,”优雅地喝了口咖啡接着说道:“本来还愁失去了齐天之后的工作不好开展。”

见朱嘉斯没有要说下半句的意思房德就凑过去看朱的电脑:“你看虹飞的官网干嘛,哦,这是他们校队的人啊,但这也没用啊,最后参加的还是以菁虹联赛的官网为准啊,我半小时前查了一下还没人注册呢。”

朱嘉斯笑而不语伸手去摸玉冰却被蒋毅打开说:“走开,别污染我三中的未来。”

周六的天气很好适合远游,吃完早饭大家就分组准备出发了,苏镜和汤诚去市郊买木材,花哉和飞鸟去古玩市场买软玉还有其他,而赵逸灵在晨练的时候就已经被雅晴预定了。

小黑现在已经习惯了看门人的生活,每天看着进进出出的同学们也不再感到害怕,还会时不时地收到来自女生的“可爱”。莫宵已经陪着小黑玩了快一刻钟了,等得有些不耐烦,大老远就朝着一群看似萎靡的男生就起身喊道:“快点啊,你们要让本小姐等多久啊。”

这一叫吓得门卫梁大爷夹着烟小跑出来说:“哦哟,莫小姐,校门重地你要沉住气啊。”见莫宵答应后又回到传达室看起来报纸。

“看看都几点啦,”莫宵指着手表叫嚷着,没想到被花哉顶了一句“我们又不是跟你一路的,为什么要你等啊?”看着花哉的贱贱的表情莫宵嘟囔了一句“贱葫芦”也就不再理睬他。

雅晴断然对蔚杨的行为感到不悦,但是看到校门口等着的白鹊也就无法把怒气随性地表达给蔚杨看,只是通过眼神传递给他这样的信息:这是最后一次纵容你了,如果再有下次你就滚吧!

众人目送着蔚杨和白鹊并肩走出了校门后,就分别坐上了三辆莫宵家的车驶出了学校。“邱先生不来吗?”赵逸灵在前排看着后视镜问道,

“小邱去菁虹开会了,”莫宵说,赵逸灵点了点头。

“你今天也穿了负重吗,额,铁衣,”雅晴也看着他问道,然后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肩。就在刚才当赵逸灵上车的时候她分明感到了车子有不符合赵逸灵体重的下沉,连司机都吃了一惊。

“嗯,师傅叫我每天都穿着,”赵逸灵回答。

莫宵说:“那穿不下了怎么办呀?”,沉默了一会,赵逸灵缓缓说道:“这是师傅做的最大的一件了。”莫宵也不顾雅晴捏着她的手继续追问:“那你什么时候能脱掉它们呀?”

“该脱的时候自然就不会穿着了,”赵逸灵回答。

“哎,你们的蔚杨混得不错嘛,听说就是他在军训的时候为了刚才那个白鹊打断了齐天的腿?”莫宵突然来了兴趣,但被雅晴骂道:“他军训不在,闭上你的嘴。”莫宵又一下子失去了兴致便带上耳机闭上了眼,一路无语。

沿着高速一路开到宜辛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0点了,雅晴在路边指着前面几座满是榛榛竹林的山说:“逸灵,今天就在这片竹林里帮我找100支箭杆”。

“嗯。”

来到承包竹林的王大姐家打过招呼然后每人拿了一把砍刀就上山了,雅晴走在前面步履轻盈,也不顾莫宵的抱怨,边走边说:“我的弓和箭的材料都是这里的,王大姐知道我是用她家的竹子去打菁虹联赛后开心得不得了,连钱都不收我的,说是就当给她们打广告了,哈哈,而且她家儿子也喜欢联赛,大姐还叫我将来教。”

雅晴说到一半就突然沉默,这让莫宵很担心,因为当时她也在场,她听到雅晴回了王大姐的那一句“一定会拿到全国冠军!”

“啊,小灵儿,你穿那么多爬山不累吗?”莫宵急中生智试图岔开话题。

“不累。”

走了十分钟,三人已在树林深处。“到了,从这里开始吧”雅晴停下脚步。

莫宵喘了两口气突然看到不远处的一颗大竹就横着柴刀冲了过去口中喊道:“呀~~~贱葫芦,吃小娘一击秋风斩!”

“啪”地一声柴刀飞出了几米只留下一道深深地口子在竹干上,“啊,不行了,不行了,累死我了!”莫宵嚎叫着靠在竹干上瘫坐在地上。

突然她只觉得头顶一整风压掠过,大半截粗竹干竟然硬生生地倒了下来。愣了几秒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莫宵拿起倒在地上的竹干用手在光滑的横切面上摸了一圈又一圈惊讶不已。

赵逸灵走到莫宵面前蹲下说:“这样砍是不对的。”

他的意思是不能垂直砍,可莫宵怎么会知道,她说:“那你为什么要这样砍?”

“我只是想给你做一个错误示范而已,”赵逸灵摸了摸莫宵的头说:“大多数时候斜着砍比较好。”说罢就起身朝一旁的茂密竹林走去。

雅晴勉强镇定下来语气有些结巴:“你,你知道要什么样的竹子吗?”

“知道,我师傅也有竹弓,”赵逸灵回答。

莫宵越想越后怕,撑着竹干爬起来又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土跑到雅晴身边抓着她的手使劲摇着问:“快告诉我小晴,你都看到了什么,快告诉我。”

雅晴笑得模样有些吓人,好像一个精神错乱的人:“哈哈,宵儿,这次我们要拿全国冠军啦!去TM市八强,我们要拿全国冠军啦!”说完便蹦蹦跳跳地朝赵逸灵跑去只留下莫宵呆呆地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

竹林内舒适的温度让风把时间吹走得很快,三小时后她们回到了王姐家。赵逸灵放下两大捆细竹竿然后用手拍了拍莫宵的脸说:“宵儿,醒醒,到家了,喂,宵儿。”

雅晴放下手中的竹竿见莫宵还是睡得跟死猪一样就凑到莫宵耳边大声说:“莫叔叔您怎么来啦。”

莫宵如梦惊醒:“啊,爸?!”头也直接从赵逸灵肩上弹开,两秒后缓过神来的莫宵惊喜地发现一根液体从赵逸灵脖颈处一直连到她的嘴巴里,她猛地嗦了一口,边道歉边慌张地用袖子在赵逸灵脖颈处来回擦拭,看到了雅晴那无比嫌弃的表情后脸更加红了。

赵逸灵象征性地蹲着等莫宵擦了几下后就起身说:“好了好了,在擦下去皮要被你蹭掉了,”他朝屋里嗅了嗅便问出来迎接他们的王姐:“王姐,是鱼吗?”

王姐热情地说:“对,对,你的鼻子真好,你们那个司机大哥真是个能人啊,一两个小时就在河边钓了好多大鱼呢。来,大家到这边用井水洗一下,马上开饭了。”

雅晴挽住王姐的手说:“谢谢你王姐,让你跟着我们饿肚子,”

“哎,别这样说,多见外呀,你还不是常来教我家臭小子射箭啊,”王姐说:“好了,我还有一个菜要炒,很快的,你们洗完脸就进来哦,”

“嗯,知道啦王姐,”莫宵说,可心中依旧荡漾着未知的波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