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66字
  • 2017-05-16 10:52:31

“艹!还有完没完!”雅晴听完后怒骂了一句,下得郁魏浑身一颤就不敢再多说什么。

虹镇职业学校并没有跟三中串通过,就像人们看到软柿子都想去捏一样。

大多数学校的联赛工作基本都已经走上了正常轨道,新人的训练和考核,校内排名的比赛,战术的安排都有明确的流程,往往一个暑假的时间就能搞定,而装备的制作则更是随时都可以进行。

因此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是等待报名注册和刺激友谊赛了。虹飞中学不算是虹镇最差的学校,只是因为有那可笑的传统的缘故而吸引着大量好事者,有些学校则千里迢迢从西区或者魔都周边赶来否定这个传统,也真是为虹飞操碎了心。

而从去年开始,又多了雅晴这么一个让人非来不可的理由。

郁魏没想过背叛,但也不想被其他男生看不起,于是他就选择袖手旁观。这些雅晴都知道,只是在她看来,参加菁虹联赛的态度就像掉落地面的硬币,永远不存在旁观者。

雅晴没有除他的名是因为他曾有心要打好联赛,在当时的新生中表现也不错,只是现在她有了更加强大恐怖的底牌,郁魏对她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了。

虹职的到来没有让雅晴手足无措,她也不关心为什么郁魏会徘徊在射箭馆周围然后看到了外校的人,她现在只想快点到飞虹馆去。

这是个专业的小型比赛场馆,在从很久之前就动工了,直到年初才装修完工,但一直没有正式使用,雅晴本想在周末对彩名的比赛时才使用。

飞鸿馆坐落在操场的西南角,面朝东,三面被树林环绕,三个金色的大字没有收到夕阳却依旧瞩目。

此时听到踢馆消息的同学都三两结对地往馆里走,甚至远在校门口推着自行车的同学都赶了过来。作为去年校队受到了重创的学校的学生,原本便不想与这个尴尬地笑话扯上半点关系,可是爱看热闹的本性还是驱使着他们。

“都快要解散了还花钱去造个没卵用的场馆”在去年开学时的家长会上家长代表又提出了这个话题。

刚开始建馆的时候校队的成绩就是这样平凡了,但去年这个时候的雅晴却也是信心满满地看着树林里正在施工的飞虹馆奔跑在这夕阳的操场上,那时的校队还有十几个人的规模,有说有笑。

雅晴并不知道萧老板是经历了什么样的压力才说服董事会出资耗费了两年多时间建了这个场馆,即使他儿子萧木林也是那其中反对的一员。也正因为这样,她才对萧铁根推荐的这6个小伙子有了无偿的信任。

馆内零零散散分布着几十个学生,大多是住宿生。在两楼的控制室内,莫宵边打开监控设备边问雅晴要不要更改场地。

“不用,就这样,你把所有摄像全开了,一定要抓到所有细节,”雅晴说着拿起一个无线麦戴上就下了楼。

虹职的二队长也是有点见识的,去年初三的他也通过电视看了虹飞中学对三中的比赛和雅晴的个人赛,自然也记住了这位女神,并意淫了好多次。

面对着正在走来的女神,他停止了对赵逸灵的讲解嬉笑着迎上去对她说:“哦哟,女神姐姐,你们这个新人是怎么培训的呀?怎么什么都不懂就敢带我来这里啊,哈哈,也是,懂得人都逃走了吧?”

雅晴直接无视他看了看场地中间面具男的身形确定了他是赵逸灵,心中疑惑他为什么带个面具但也不想追究,就对二队长说:“这是新生,是我们这里最弱的,没脸见人了所以带个面具。”

刚说完就被二队长呛了一句:“哦哟,都这样了还隐藏什么实力啦,就几个残兵败将还用那么高级的场馆,还叫什么飞虹馆,啧啧啧,也就你们能理直气壮的站在这里。”

看出了这个二队长也是个不成气候的人,才两句话就原形毕露,雅晴说:“废话不多,我的地方我做主,单挑!”

三队长一听开心的说“好啊,好啊,我们本来就没带什么东西怕麻烦,这样最好了。”

说完又朝雅晴身后看了看说:“就你们2个人?”

雅晴摇了摇头有叹了口气说:“是啊,没人了,他先上,我这个队长坐镇。”她也不管周围学生的各种不争气的行为了,说完就往场外走。

此刻莫宵的话音传来说:“小晴,他们是虹职二队的,那个中分是队长唐骞,去年跟东辉比赛时受伤后退到2队的,后面坐着的那个戴耳环的黄毛是一队的王诏,今天凌晨已经注册了,其他的都是杂鱼,”

雅晴早已注意到那个唯一坐着的外校服黄毛,也觉着他确实不是一般的杂鱼。

唐骞对翘着二郎腿的雅晴喊道:“喂,你别坐了吧,很快的,就你们两个1分钟而已。”

见雅晴的腿抖的更厉害了而且脸上还挂着谜一样的笑容,他暗骂了一声艹就去坐到了王诏旁边俏皮地说:“诏哥,打个赌,我猜大海解决两个不超过50秒,”

“行啊,我说他被30秒”王诏说:“赌一星期豪姐炒饭”。

唐骞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说:“你真相信三中那帮咸鱼说的呀,一帮老弱病残真,是浪费时间。”

“喂,喂,大家好,我是裁判,比赛将要开始请无关人员退出赛场红线,选手就位,观众关闭手机,本场馆禁止摄像。”

喇叭里传来了一个比较正式的口音,但很多围观学生都不以为然。

“切,像真的一样,”唐骞喃喃自语。

见面具男和外校学生就绪广播又说道:“不准插眼,不准踢裆,戴面具的不能用手,嘿嘿,咳咳,额。。行礼。”

莫宵显然兴奋过头,看着屏幕中各种颜色的脸忍不出笑出了声。

“请!”面具一本正经的说着也不管对手那可笑的颜艺。

“开始!”广播话音刚落,蔡大海左脚前跨右脚内扣,艹地一声一击直拳就朝那面具袭去,但面具已经跳起在半空等着他了,只听见一声闷响和“咔擦”声,蔡大海捂着手腕往后退了几步就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承让了,”面具男说。

唐骞楞了两秒就冲到大海身边捏了捏他的手腕冲他骂道:“嚎什么嚎。”然后用力一扭就把大海的手腕复位,他怒视着面具男,扶起了大海回到座位对一旁的矮个子男生说:“小龙你上。”

那个小龙也不管什么礼节快速冲进场地就朝逸灵一个飞踢可被躲过,还想继续进攻却被喇叭喊停。

“停,等一下!”莫宵说:“那个,戴面具的,你双脚不能同时离地,开始吧。”

握草什么情况?小龙心想。原本以为喇叭里喊停是要阻止自己,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原因,他看着面具男内心涌上一整恐惧如海浪般颤动着五脏六腑。

迟疑了2秒后小龙试探着打了几个刺拳,意料之中的被面具男走位掉,见时机成熟冷不丁地来了一击扫堂腿,面具男也蹲了下来伸出左脚底挡住了扫来左腿,然后收半腿重心移到左脚在小龙刚起身站稳的时候面具男的右脚已经踢在了小龙的腘窝上,又是一声惨叫伴随着小龙倒在了地上。

“停,停,停!”一个声音突然进入了赛场。

“邱老师?”雅晴也走到了赵逸灵身边。

“嗯,小晴同学,”邱鹤廉朝她点头一笑。赵逸灵看着眼前这个大约1.7左右,戴着黑框眼镜的长发女人,双手抱拳说:“邱先生。”

“嗯,不错不错,”邱鹤廉在小龙身边蹲下捏了捏他的腘窝也不顾他嘴里吐出嘶嘶啊啊的呻吟,一把扶起了小龙说:“没事,有分寸,有分寸,回去好好休息。”

就把小龙交给了唐骞,又对唐骞说道:“唉,你们快回家吃饭去吧。”唐骞看这阵势也只能说了句“邱老师再见”就灰溜溜地架着小龙走了。

“都散了都散了,该回家的回家,该吃饭的吃饭,一会还要晚自习呢!”邱鹤廉朝周围喊了一嗓子,围观群众也就有说有笑地结伴离开。

莫宵离开了控制室飞快的冲下来边跑边喊着“小邱子”然后一下子跳到了她的背上。

邱鹤廉向前踉跄了两步便摇了摇身体无奈的说:“下来下来,我是老师,在学校里叫我老师。”

莫宵俏皮地放下脚双手捏了捏她的肩膀说:“好,好,小邱子老师,你怎么来了呀。”

“别闹,”邱鹤廉挣脱了莫宵的魔爪扭了扭肩,然后拿出一串钥匙在手指上了转起来是:“当然要来咯,规定的校队切磋必须要有专业老师在场的。”

“切,你只是个实习音乐老师好吗?”莫宵说:“难道要我们唱着儿歌打联赛?”

邱鹤廉是今年新来的实习教师,因为这两天只给他们上过一节课,莫宵并不清楚她其实是从魔都戏剧学院毕业的。

也不知道就在他们刚才开会的时候,萧铁根接到了虹职校长关于校队交流的电话,他想到了白天邱鹤廉提交的校队顾问的自荐信,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容不得让他再花时间去请,去挖其他的专业人员了,于是把她叫去谈话。

在交谈中萧铁根还得知了邱鹤廉想证明演技在联赛中的作用的这个想法,竟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和一种相间恨晚的感情,两人一拍即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