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00字
  • 2017-05-14 00:01:52

赵逸灵站在丁强面前也不言语,只是看着他。

丁强越看这个乡下人就越感到不爽,心情也由乐转怒,想骂些什么却看到赵逸灵突然双手抱头,丁强以为对方看出了自己的怒气而吓成这样,不由心生鄙夷,见赵逸灵中段空虚不由自主的就想去打。

“你个傻逼!”伴随着一声怒吼,丁强卯足了劲的全力一击完美的打在了赵逸灵的胸口。

“嘭”一声闷响与清脆的“咔嚓”声几乎同时响起,下一秒便是丁强撕心裂肺的杀猪般的嚎叫。

“骨折了,嘿嘿~”花哉总算舒了口恶气,众伙伴紧绷的身心也放松了许多。相反丁强的学弟们都变得不再那么悠哉了。

“你TM里面是什么东西?”丁强捂着手斜视赵逸灵。

“铁衣,”赵逸灵不慌不忙地说。

“什么?”

“师傅做的”

“师傅?”

“嗯。”

“你MB哪里冒出来的,啊?古代穿越来的吗,啊?”

豆大的汗珠滚落丁强的脸,他现在疼得只想去医院,但又不甘心饶过这个乡下人,转身对自己的学弟喊道:“还在看?给我打死他。”

众学弟互相看了看却没人敢出手,原本就只是来看看热闹的,而且在别人的地盘打架也不怎么好,更主要的是,他们此刻都没有了继续嘲笑赵逸灵的勇气了,更别说去打他了。

赵逸灵也没去理会丁强,他并不认识这群人,却把目光落在玉冰身上,只有这个人不同。

玉冰今天来只是想亲自试试虹飞中学的队长实力,好把握一下自己是否能进一队参加比赛,他清楚自己的实力,对丁强之流也不会看得上。

此刻赵逸灵却给了他莫大的威胁,无形的恐惧满满占据内心,但必须有所行动。

赵逸灵看着玉冰砸来的拳头,不紧不慢地用手接住,捏紧。

玉冰另一只手迅速抓紧赵逸灵的那只手腕,扭转,同时双脚跳起夹住了赵逸灵的脖颈,这样一来整个人就像挂着了赵逸灵的那只手臂上。

十字固,在场的人基本都知道的招式,也是刚刚对雅晴时玉冰打算用来终结的招式。可当下,玉冰就这么挂在赵逸灵手臂上发愣,旁人也看得目瞪口呆,丁强更是看得眼珠子都要蹦出了。

“然后呢?”赵逸灵歪着头问玉冰,也许是感到玉冰这个姿势很滑稽,像极了曾经陪伴过他童年的小圣的样子,于是赵逸灵回想起了小圣带他一起爬山和他带着大黄去河里摸鱼的时光。

终于,手臂传来的渐渐酸意把赵逸灵从思绪中拉回了当下。他失去了兴趣,于是慢慢加重力道握紧手指,直到玉冰的拳头吱吱作响。

玉冰回过神来,却见无法摆脱这钢爪,疼痛也越来越厉害,双脚也像失去意识般软了下来,快到极限时便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赵逸灵的手臂示意他认输。

可赵逸灵无动于衷,玉冰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是个古代人,在最后一刻他急中生智,双膝下跪大呼:“好汉饶命。”

赵逸灵吓得撒开了玉冰的手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说:“你没事吧。”

并没有等到答复,只是看着那个素不相识的蓝衣少年捂着手撞开自己的同伴冲了出去,又看到那个头发乱糟糟的家伙看向自己的幽怨的眼神,赵逸灵顿时感到手足无措。

自己做错了吗?自己没做错啊!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雅晴身后双手插在她的腋下一把扶起了她。

也不顾她那复杂的表情安慰道:“哇,你好高啊,”边说边把手掌放在雅晴头上又在了自己头上:“跟我一样高。”

这是他在路上学会的众多套路之一。可是看见女子依然呆呆地看着自己,想了想又说:

“梨花一枝春带雨。”

“啊?”

“你这样真漂亮。”

“。。。谢谢,”雅晴又把手帕递还给赵逸灵。

“举手之劳,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

“可惜了这副弓。”

雅晴没再多说什么,捡起地上断成两截的竹弓,只是摇了摇头,转身往更衣室走去。谁也没发觉她被头发遮住的脸上泛起的那丝惊喜,包括陪着她一起进去的莫宵。

直到女更衣室的门关上后,看台上的众人才松了口气,众人走下台一一与赵逸灵行礼并自我介绍。

“好臭”花哉努力地用收扇着鼻子前面区域风却被苏镜打了一下后脑勺。赵逸灵的自我介绍验证了苏镜的猜测,他也有问必答,话说开之后众人就知道了前因后果。

而花哉和汤诚则对他的旅行十分感兴趣,不停地追问卫生巾和避什么套的妙用。

关上了门之后更衣室内的雅晴瞬间破涕为喜,强忍着兴奋的泪水,这变脸之快让莫宵大吃一惊,想着坚强的队长是不是被打崩溃了,雅晴握着莫宵的手,留着泪向她说出了她们的希望。

自去年那场个人赛结束之后,在实力平平的校队里雅晴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队长。这原本是一件极大提升士气的好事,可她却被热血冲昏了头脑,可以说是变得残暴。

计划了让队员们的身体无法接受的训练量,也不听莫宵的劝阻,一意孤行。雅晴也曾经一度自责自己对队员太苛刻,才导致他们在对三中的比赛中跳反。

菁虹联赛校队的人才引进就像滚雪球一样,优秀人才总会报考排名高的学校,久而久之,好的越好,差的也不能再差,就像虹飞这样历年几乎是一轮游的学校,有人主动报考也只为了能更轻松地获得那8个参赛名额和一个助理的位子。

再加上虹飞历来有一个传统就是只会使用自己做出的装备。

这是一条联赛最初的规则,但如今与时俱进,这条规则已经一改再改,但虹飞却把它当做一种精神一代代传承予后辈,尽管被人嗤笑为神经,这样讽刺的帖子早已沉没在网路的汪洋大海之中。

所以面对本来就是抱着这种心态的队员,即使雅晴不那么严厉,他们也不会有所作为。

装备的落后和人才的缺乏是她在见到319之前最大的心结。

如果说当她从网上看到319把齐天的腿打断的猜测时心中闪过一丝希望,那么当她前两天接触了他们的基本实力后,混沌的心情就已经变得海阔天空了。

“而现在,宵宵你知道吗,”雅晴抱着莫宵说:“我们总算能站上魔都这个舞台了!”

这话要是在今天之前,莫宵是断然不会相信的。虽然世人都说她傻,行为不符合女神的形象,但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小姐。

莫宵是转校过来的,当那次在现场亲眼目睹雅晴车轮战27个人后,下定了决心。

只是刚过来都还没当几天助理就碰到了对三中比赛时的倒戈事件,心情犹如瞬间从瑙鲁去到了冰岛。

队员们纷纷退队,转学,他们临走时愤怒地眼神中竟然也包括了无辜的莫宵。也许是因为她的傻,也许是她不忍心雅晴一个人承受,她决定留在她身边共进退。

就在刚才莫宵接到萧老板的通知去办公室里领赵逸灵,可以说是一路循着那气味走去的办公室,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即使闭着眼睛也能到达校长那里。

赵逸灵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乞丐,纯的。行为举止也不拖沓,很听话,有一颗赞美之心。

莫宵不敢小瞧他,她心甘情愿这么想,因为她亲耳听到赵逸灵对萧老板说:“师兄,这把剑先放在您这里。”

原本萧老板是要求莫宵带着他去寝室洗刷一下,然后换上校服在去雅晴那里的,可是莫宵实在等不及想知道赵逸灵的能力,于是把他带到男厕所洗了一把脸就匆匆赶去了射箭馆。

想到这,莫宵心有余悸。如果再晚来10分钟,那么今晚的论坛里边又要给虹飞一席之地了。

好在赵逸灵总算没让她失望!

“当然咯,你以为本小姐是随随便便就会放弃的人吗!”

等雅晴换上校服,平复了心情,擦干了眼泪,莫宵便打开了更衣室的门,蹦蹦跳跳地跑去勾住了花哉的脖子说:“走了,小年轻们。这些资料拿回去好好看,仔细想一想要做的装备,把材料写在最后一页的单子上。哎,那个蔚杨呢?”

“他有急事,”苏镜回答。

花哉和汤诚依旧沉迷于赵逸灵的旅途见闻无法自拔,而苏镜对他的师傅斩尘子感到了很大的兴趣,飞鸟则对他说的那张羽毛结成的网耿耿于怀。

大家都有很多话要问他,但迫于莫宵的淫威不得不暂时放弃,被莫宵像赶鸭子一样赶出了大门。

雅晴见赵逸灵正呆呆地看着自己便走上前伸手带出一包饼干:“饿不饿,宵宵说你还没吃午饭?”

“嗯,这是2+3吗?”

“你吃过?”

“嗯。”

“你为什么要打联赛?”

“师兄请我帮忙的。”

“那你自己怎么想的?”

赵逸灵已经把半条饼干都塞进了嘴巴,搅拌着思考着,想来想去就是小荻的那句“也许我们以后能在全国大赛相遇呢”比较符合这个动机,这样一想就带出了李杰的那句“也许我们将来会在赛场上见面的”,然后是那个谁,在山脚下说过的。。。

“哎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