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虹飞
  • 夯出未来
  • 3129字
  • 2017-05-10 20:42:49

“别闹了霄霄!”雅晴加重的语气并拉住莫宵原本就并不长的辫子。

如果花哉的精神状态能代表整个319话,雅晴自然会安心许多。她现在连齐天的腿是否真的是被他们打断的也不能肯定,更不要说网络中那些捕风捉影的感情色彩。

索性就放弃安慰与劝说的念头吧,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她这样想着:如果有努力地方向也就不会再迷茫了。

“大家都互相认识了,目的就一个,不多废话了,说一下今天的安排,上午开会,下午去买材料,晚上,”雅晴突然停了下来,仔细地数了两遍隐约发现少了一人,才想起来应该有六个男生。

“握草,”雅晴皱着眉头:“还有一个人没来?”

“没有啊,军训就我们五人,”汤诚回答。

“要不今天就别练了,我们去看张丽洁吧,”花哉小心翼翼试探着。

“你们还有脸去看她?”莫宵激动地吼了出来。

“早上我跟萧老板通过电话了,张丽洁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没醒,”雅晴说到这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略带懊悔地说:“哎呀,刚才忘记问萧老板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着?”

“萧老板没有说过,但家好像他家还挺很远的,”莫宵翻看着手中的文件说道。

雅晴思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跑步热身,她让高飞鸟带头。飞鸟应了一声把望远镜挂在篮球架上就绕着操场跑了起来。

就在男生跑远后雅晴一手掌摁在莫宵的头上严肃地说:“你不要再打击他们了,既然他们来了就还有希望,”

“啧啧啧,这还有打击的必要吗?他们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莫宵分明在两秒钟前听到十多米开外的花哉笑着对汤诚讲他的一个愿望。

“这家伙不仅想舔我的腿,还在觊觎你的美色,还好你穿了长裤,要不然又吃亏了。”

也许是还在对花露水的事情耿耿于怀莫宵又补上了一句:“死变态葫芦。”

“如果真能拿到全国冠军你让他舔个够吧。”

“什么?你想牺牲我?”

“呵呵,放心吧大小姐,我会让他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到时候就是把你的蹄子放在他面前他都没力气张嘴。”

“那这两天?”

“什么都不做,等开学再说。”

“握草,这来得及?”

“嗯,走了,跑起来。”

雅晴径直朝他们跑去跟在了花哉的后面,口中喊着激励的话语,命令他们别像老头子一样大清早就蹲马步。

“虹飞加油!”她的喊声响彻整个校园操场,试图这样让几个男生尽快摆脱笼罩着他们的阴影。

这是雅晴梦寐以求的场景,她坚信这个良好的开端必定要保持下去,此刻她更确定那个梦的可能性,下定决心必定要带领这群学弟迈向青春的顶点!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此刻她的心中最感激的萧老板。

去年的暑假,雅晴作为最出色的新生很快就坐稳了一队的主力位置,尽管由于装备和实力的不足,但还是赢得了第一场比赛,做为最后替补出场的她几乎靠自己一个人打翻了对手的6个人。

这一战她直接就被锁定了去年的第一黑马,引起了众多关注。同时志气满满地她又去报名了个人赛,并且在个人赛中又是连续干翻了27个对手,一战封神。

得到了队长位子的雅晴带领着虹飞校队继续征战第二场团队赛的时候却遭到了滑铁卢。

之后队友们一个个地离开,只剩下她自己垂死挣扎。这一切都看在校长萧铁根的眼里。

萧铁根答应会为雅晴的校队召集一些优秀的人才,雅晴也深信不已,坚持着刻苦的训练。

果然在漫长的等待之后,迎来了萧铁根经过千难万阻从自己在全国各地的老友手中借到了5个即将升上高一的孩子。

“就因为你的不服输啊!”金雅晴又想起了那时候萧铁根的回答,脸上露出了自信地喜悦。

她瞬间提速冲到了飞鸟前面大叫着:“萧老板,看着吧,战斗才刚刚开始!”

高中生活踩着沉重的脚步到来,私立虹飞中学又充满了活力。

走廊上,楼梯口,小花园,蔚杨还是没有找到白鹊的身影,于是又低下头去,看着楼下小水池里的鲤鱼因为一个女生丢下去的手撕面包而争相抢夺的场景。

其实他若真要找是肯定能找到的,两楼一共十一个班级,一个个找过来也不用花太长时间,但是找到了又能说些什么呢?

他转身靠在栏杆上看着班里的其小伙伴,他们仿佛已经摆脱了几天前的影响。

苏镜依旧看着各类神奇史书,简单地敷衍着女生们让他算命看手相的请求。也不知道是谁先传出了苏镜是风水世家的孩子,在开学第一天大家都不怎么熟悉的时候连隔壁班的女生都会传纸条给他。

这可羡煞了汤诚兄弟,他一个劲地像苏镜抱歉着他的暴殄天物,“看手相可以摸手,看面相可以摸脸,”他这样说给苏镜听,也不在乎女生们嫌弃的目光。但苏镜只一句“是看相不是摸象”就结束了他的纠缠。

于是汤诚继续着自己的主业,他已经忙碌一上午了,他把军训时记录的分数全部推翻了,因为他发现还是穿校服时打的分数较为中肯。

他还与那个扬言要“让他等着,给他好看”的《瑞典草原》的持有者化解了干戈,答应帮他追自己班的苗婉茹,如此这般两人在厕所内第一次相遇时神奇地变敌为友。

飞鸟的位置在教室另一侧的最后,离垃圾桶最近,但这样也方便他观察天地,他现在除了看小鸟外又多了一个爱好,就是看猴子,在他那一侧是教学楼的最北边,隔着一条瓷砖小路就是学校的围墙,外面就是虹镇人民公园,里面有一座假山,那里被住着一家猴子。

看到这里蔚杨苦笑了一下,心想也是,原本事情就是因自己而起,其他小伙伴只是在帮自己而已,但若那天夜里没有结义,小伙伴们大概也会帮自己的吧,

罢了,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照顾好白鹊,来弥补对张丽洁和小伙伴们的亏欠。

花哉折了好几个纸飞机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把飞机朝吊扇扔,然后看着飞机被扇片打中随机地朝一个方向飞去最后撞在一个女生的脑袋上,在那个女生幽怨的眼神的扫射下捧腹大笑。继而又趴在课桌上无精打采地问正在忙碌的诚哥准备加入什么社团。

“不知道啊,学校里有哪些社团啊?”汤诚说:“我们不是直接就进校队了吗,还加什么社团呀。”

“那多无聊啊,”花哉说完就起身往教室后排去。坐在苏镜前面一个女生的桌子上说:“小苏,我们就直接进校队了吗?我看好多社团都好有趣呀。”

苏镜摇了摇头说:“没时间让你玩社团了,今天下午开始就要很忙了。”

“哦,那要不要去楼上跟,”花哉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苏镜打断只见他对花哉做了个靠边站的手势,花哉这才发现身旁站了一个女生,女生看到花哉看着她,吓得赶紧退后了两步并低下了头。

花哉心想自己没有那么恐怖吧,纳闷地走开,在一旁的飞鸟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哎,小鸟,我有那么恐怖吗?”

“没有,”飞鸟说。

“那她为什么怕我,还有,那个,那个,刚才那个女生,明明被飞机打到了,却又不说我,”花哉说。

“因为前几天我们打断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的腿,”飞鸟谈谈地说。

花哉突然来了劲,趴在窗台上问:“所以她们都怕我了?不敢跟我说话了?但明明是张丽洁打断的啊。”

再次从自己的口中念出这个名字,花哉便瞬间萎靡了,识趣地回到了自己座位,这是他的心在刻意回避。

白鹊的到来是在午间休息。

飞虹中学的每个教室外的护栏上都有一块位置是凸出去的,那里填进了一个小花坛,里面种着一些灌木植物。

花坛很受学生喜欢,特别是在阳光晴朗风和日丽的午后。

高一(11)班门口的位置毫无悬念地被319占领了,虽然他们不曾有过霸占的想法,但就是没人敢坐在那里。

飞鸟举着他的望远镜看到走廊的另一头的白鹊,原本慵懒地坐着的蔚杨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提醒吓得连忙站了起来,左顾右盼后锁定了白鹊的方位却发现对方已经看见了自己,就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想组织语言,却因心乱如麻而变得紧张。

“放松,微笑,”苏镜轻轻把蔚杨往前一推。白鹊也加快了最后几步,脸上显然挂着些许歉意。

“蔚杨,你们好,”白鹊向花坛上的熟人打过招呼,接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蔚杨:“这是郦颖给你们的药酒。”

“哦,谢谢。”蔚杨接过瓶子交给了花哉。

只见白鹊又拿出一个信封展开,就想去拿,可白鹊的手连忙往回一缩,笑着说:“哎,这可不是给你的。”

蔚杨尴尬地摸了摸脑袋。白鹊抿嘴一笑把信递到花哉脸前。

“我的?”花哉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的鼻子,白鹊点了点头。花哉看了看众小伙伴,在他们鼓舞的眼神中接过了信封立刻塞进了裤袋里也不管它会皱成什么形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