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渐远,渐近
  • 墨云别雨
  • 安行安止
  • 2752字
  • 2021-12-15 16:50:28

不如高三后,不仅只有盛凌云,段晓雨不愿跟家里人讲话了,林墨也不愿意了。林卫国也无法强迫林墨,也只能在一边安慰道:“高三学业重,有什么话可以跟爸爸沟通沟通。爸爸会帮助你的。”

林墨乖乖的点头,表示知道。但是依旧没说。最近几年,他越来越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能够开口说话,他不知道这个世上谁能帮助他,没有没有,索性就埋在心底。

沉重的高三生活,结束了!

段晓雨如愿的考上了北方的一所医学院,盛凌云则考入了南方的一所商学院。他们问林墨想去什么学校时,林墨思考了良久,最终决定还是留在本市的一所工程学院。

送行那天,三人在车站分别。突然感慨万千。从小三人一起长大,一起笑,一起玩。现在却分别,三人心里异常难受。

望着先后进入闸口的段晓雨和盛凌云,林墨眼睛发酸,心里满是孤独之感。

进入大学后,林墨由于自身的原因,经常独处。和同林墨同寝室的范强,于时,陈奕辰三人就主动找上林墨,但是林墨对待他们的态度不是很热烈,时常拒绝他们的好意。

林墨并不想和他们交朋友,他认为自己不能说话,是不应该和普通人那样。他现在觉得人生中有了段晓雨和盛凌云就够了,也不需要别的朋友,尽管段晓雨和盛凌云在外地。

经过半个月的军训,范强,于时,陈奕辰见林墨常常独自坐在一旁,用手机聊着天。平常在校园里也是形单影只,范强说道:“林墨这么不合群不太好吧。”

于时说道:“那怎么办了,我常常问他要不要一起吃完,要不要一起去超市,他都摇头。我买的苹果分他一个,他也没接。我反正没办法了。“

范强说道:“林墨比较特殊,你对他有点耐心,行不?好好想想办法。”

于时回道:“舍长,你放过我吧。我真没办法了,林墨太闷了,一点都不好相处。”

陈奕辰说道:“要不国庆节,我们宿舍四人一起出去玩吧。没有什么比一起玩一起吃更能拉进感情了。”

范强说道:“林墨连话也不愿意跟我们讲,哪还会跟我们一起出去玩?”

陈奕辰笑道:“这可由不得他。等放假了,他不出去玩,我们就绑着他去。”

范强沉思一会,说道:“也行,待会我们问问林墨国庆有什么打算?若他没有的话,我们就一起出去玩。”

于时赶忙抢先说道:“哎,不行。国庆我得回去。”

范强白了一眼于时,说道:“宿舍和回家,自己选一个吧。”

于时看了看脸色阴沉的范强和一脸期待看戏的陈奕辰,咬咬牙说道:“行吧,听你们的。”

“别勉强自己啊,没人逼你。”范强阴阳怪气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是乐意的。”于时连忙笑道。

范强听了,脸色也变好了,说道:“行吧。那我们先去问问林墨国庆节安排吧。”

三人找到林墨,站在林墨边上,而坐在椅子上的林墨抬头看向三人,一脸诧异,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陈奕辰首先开口问道:“马上放国庆了,你有什么事吗?”

林墨前两天和段晓雨,盛凌云聊天,得知他们国庆节都不会回来了。

林墨摇了摇头。

见林墨摇头,三人窃喜。范强说道:“我决定国庆节我们宿舍四人联谊,一起出去玩。”

林墨并不想和同寝室的三人出去游玩,刚想拒绝。范强就说道:“这是强制的,大家必须去。”

林墨看了看他们,于时对林墨说道:“我本来打算回家的,现在只能去联谊。林墨,这是推辞不掉的,你还是去吧。”

林墨想了一会,在纸上写道:“给我时间考虑一下。”

范强、于时、陈奕辰三人见状,同意说道:“好,等你好消息。”

林墨将这件事告诉了段晓雨和盛凌云,两人连忙劝道林墨跟他们出去玩。在段晓雨和盛凌云的劝说下,林墨终于同意了,找到范强、于时、陈奕辰,表示同意和他们一起出去游玩。

范强、于时和陈奕辰见林墨同意,特别开心,立马商量国庆去哪里玩?

于时想去爬黄山,陈奕辰想去福建厦门,两人正争论时,范强问道:“林墨,你有什么推荐吗?”

虽然林墨答应一起出去玩,但他并不想离开本市。于是在纸上写道:“要不就在本地。”

范强、于时和陈奕辰相互看了一眼,范强首先开口道:“行。我们三人都是从别的地方来的,这里还没有好好玩过。国庆就一起在本地好好玩一下。”

他们三人都清楚玩不是重点,所以去哪里并不重要。

范强,于时,陈奕辰,林墨都是拿到身份证的成年人了,在游乐场玩得跟个小孩子似的;在动物园欢乐得想没见过一样;爬山跟猴子样,下山跟乌龟样;在游戏厅更是不亦乐乎,打地鼠,摩托赛车,投篮,娃娃机,每一样都要玩上几把。

整整七天,林墨就带着同寝室的人到处玩,吃的,喝的,玩的,乐的,什么有趣,就玩什么。而就是这仅仅七天时间,林墨和其他三人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

从此以后,林墨便不会再独自一人了。

放寒假,段晓雨和盛凌云回来了。三人又聚在了一起。他们从来没有分开那么久。本以为有好多话讲,但彷佛都变了,变得生分了。

段晓雨说学业紧张,盛凌云在学生会的事,林墨也说这寝室的事。本以为有很多话讲,需要讲一个通宵,没想到一顿饭的功夫话便讲完了,各自回了家。

寒假期间,三人也相聚了好几次,但每次都是回忆小时候的事,没有人再说现状了。

5月30日,林墨的生日。以前的生日都是和段晓雨和盛凌云一起过的,而今年就剩他一人了。段晓雨和盛凌云发来生日祝福,林墨回着“谢谢”。但是心里空落落的。

林墨也没跟范强、于时、陈奕辰说过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下午课程结束后,范强拉着段林墨去吃饭。于时和陈奕辰说先回宿舍了,让范强和林墨帮忙带饭。林墨点头答应。

范强拉着林墨到市中心的肯德基,买了全家桶和四个汉堡。他们经常来市中心吃肯德基,林墨也没多想什么。

回到宿舍,林墨目瞪口呆。见墙上挂着“happy birthday”的祝福语和几根彩带,陈奕辰端着一块小蛋糕,蛋糕上插了一只蜡烛。

见林墨回来,陈奕辰,于时和范强笑着唱道:“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于时将手中的寿星帽戴在林墨头上,对林墨数说道:“快许愿。”

林墨双手握拳放在胸前,闭上眼睛,低下头,他现在很快乐,貌似已经没有什么愿望了。最终,他在心里默念:“我很快乐,希望他们也是。盛凌云也是,段晓雨也是。”

吹灭蜡烛,林墨表示要请大家吃火锅。范强说:“我们都买了汉堡了,要不算了吧。”

于时一把抢过汉堡,说道:“汉堡哪有火锅好吃。陈奕辰,先把蛋糕收起来,我们吃完火锅回来吃。汉堡嘛,就给其他宿舍的人吃。咱们去吃火锅。”

陈奕辰疯狂点头,林墨也点头。

范强微微一笑,说:“行,咱们出去吃火锅。”

众人大喜。

他们依旧是点了一份鸳鸯锅,于时还特意嘱咐服务员红汤那边要多家辣。范强和陈奕辰也能吃点辣,不过跟于时相比,拿于时的话说就是,他们的重辣在他口中都没有味道。

吃完火锅,四人嘻嘻哈哈回到宿舍。桌上还有一块小蛋糕。陈奕辰打开电脑,说:”要不我们看场电影,我最近刚下了部恐怖片。”

于时四人便关上了灯,围在电脑前,每人手中一块蛋糕,盯着电脑屏幕。没过多久,四人便抱在一起,眼睛偷偷用余光看电脑屏幕。

电影结束,范强和于时同时怒道:“陈奕辰,你是不是有病,下载这么恐怖的恐怖片。”一旁的林墨疯狂点头,表示同意。

虽然段晓雨,盛凌云离开了林墨的生活,但范强,于时,陈奕辰却走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