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叛逆时期
  • 墨云别雨
  • 安行安止
  • 5358字
  • 2021-12-14 15:38:16

2008年,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在这一年要举办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正当全中国人民都期待这一盛事时,没想到开年就遇到了百年难遇的雪灾。

寒风刺骨,大雪铺天盖地,道路冰封,灾难带来的一连串的反应让人们措手不及。

雪灾无情,但在受灾严重各地,都有一身身军绿色大衣,在弥天漫飞的风雪中,在寒冷刺骨的冻雨中,一次次迎难而上。林墨看着新闻,心中却异常担心段晓雨。因为段晓雨和她父母回到了乡下,听她说,她的奶奶快不行了。

段晓雨的爷爷,外公外婆逝世的时候,她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对死亡没有印象。而现在她快要18岁了,第一次接受亲人的离世,她的心情异常沉重。此时,她在想如果她有能力留住即将逝世的奶奶,那该多好啊。

但是人终就逃不过最终的宿命!

本来医院说奶奶很可能在春节之前就会走,,但是奶奶一直挺到了大年初二,陪自己的子女,孙子女度过了最后一个春节。

2008年的春节,段晓雨愁绪万千。

时间是可以抚平伤痕的。

段晓雨也回来了,渐渐步入正常生活。

没想到,一场地震震惊了全中国,震惊了全世界。

2008年5月12日,一次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灾害损失最重、救灾难度大的地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虽远处地震受灾区域,但是林墨、盛凌云、段晓雨从电视上看到倒塌的房屋,从废墟终抬出的伤者,每一幅画面都让人感到绝望。

但是,在绝望中出现希望,在灾难中变得坚强,在无情中创造温情。

十五空降兵勇士的在无气象资料、无地面指挥、无地面标识的“三无”条件下,勇敢一跃。这一跃,让盛凌云热血沸腾,连连叫道“太帅了“。

盛凌云对林墨和段晓雨说道:”我高中毕业了也要去当兵。”

段晓雨嗤之以鼻,说道:“你只都当兵有多苦吗?就你这富二代能受得了吗?”

盛凌云面对段晓雨的轻蔑,反驳道:“当然了。再多的苦我也不怕。”

林墨用手语比划道:“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可能会死。”

盛凌云拍了拍林墨的肩膀,说道:“这有什么可怕的。上刀山,下火海,我盛凌云眉头也不皱一下。”说完边昂首挺胸,立志说道:“以后我要当一名最帅的解放军战士。”

林墨和段晓雨无语的相互看来看,哪有什么最帅的战士,他们经历的苦,面临的危险,岂是他们能想象的,盛凌云只看到了眼前的帅,却看不到背后流的血汗。

段晓雨笑道:“行了。你现在就很帅了。”

盛凌云本来就目若朗星,平常喜爱运动,身材挺拔,加上有穿着时髦衣服,学校很多女生对盛凌云都是远远偷望。不过段晓雨从小和盛凌云一起长大,根本没觉得盛凌云长相帅气。

盛凌云臭美地甩了甩头发,对段晓雨说道:“算你有眼光。”

段晓雨看到如此臭美地盛凌云,真想一脚踢飞。不过想到自己是女孩,需要文雅。

段晓雨继续说道:“盛凌云,你爸老说以后让你接他的公司,你不去吗?”

盛凌云冷哼一声,说道:“我才不去呢。一天到晚在外面,连家都不顾,我才不会成为他那样的人。”

林墨和段晓雨相互看了看,再也没有说话。

电视上连续播放着关于汶川大地震的新闻,有在地震中丧失生命的,有在废墟中救出来孩子像救援人员敬礼致敬的,有从四面八方支援的人力物资,有不怕一次次余震威胁,冲锋在第一线的战士和医生,在全国人民的关注中,汶川及其他受灾的区域慢慢走出阴霾。

2008年的开始并不如意,年初的雪灾和5月之殇,令人悲痛。但是即使的两大灾害的侵袭,却让中国更加坚韧不拔。

时间滴答滴答地走着,它不会因悲痛而沉缓一秒,也不会因期待而欢跳一秒。

终于到了2008年8月8月晚上8时,在这一刻,家家户户都坐在电视机面前,见证世界盛会。

林墨,段晓雨,盛凌云听着电视机传来雷鸣般的击缶声,随时时间倒数,在一片欢呼声,迎来了开幕式正式开始。林墨,段晓雨,盛凌云三人也是欢呼雀跃。

从烟火燃放到梦幻五环,从极具有民族自豪的国旗进场仪式到极具有中国特色的文艺演出,不说外国人了,就算时林墨,段晓雨和盛凌云,不看奥运开幕式,也不知道中国现在如此璀璨。

时间流逝,伴随着奥运会的结束,林墨,段晓雨,盛凌云也结束了他们的暑假生活,进入了高三。

高三,不仅仅是学生们的奋斗,也是家长们的一次斗争。

盛凌云成绩一般,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想考一个大学,还需要加倍努力一下。若盛凌云没有机会也罢,现在却给盛向东看到了希望,他总在盛凌云耳朵旁唠叨,让他在努力一把,争取考个好的学校。

这几年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全国各地都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是盛向东感觉自己的食品公司越来越难做。再加上盛凌云高三了,他觉得自己需要多陪陪儿子,多鼓励鼓励儿子。

开学前,盛向东问盛凌云:“儿子,明天要不要去游乐场玩有一天。我听说现在游乐场有好多新的游乐项目。”

盛凌云玩着手机,说道:“我都这么大了,谁还玩那些小孩子的东西。”

是啊,他们不再是小孩子了。

盛向东继续问道:“要不爸爸带你去买几身衣服?“

盛凌云抬起头,在盛向东面前左手张开说道:“爸,你把钱给我。我自己去买。”

盛向东说道:“明天爸爸跟你一起去,咱父子俩去你最喜欢的西餐厅吃一顿。”

盛凌云有些不耐法了,说道:“爸,商场都重新装修了,那家餐厅早就关闭了。再说,我都这么大了,让老爸陪着多不好。你就把钱给我,我跟林墨他们去就行了。”

盛向东不再说话了,从钱包掏出一沓百元大钞,递给盛凌云。

盛凌云将钱塞进口袋,边玩手机边走进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了起来。

盛向东望着儿子紧闭的房门,心里难受,他知道他失去了一些东西。

第二天,盛向东本想趁着吃早饭的几分钟跟盛凌云好好聊两句,没想到盛凌云飞快扒拉了两口,丢下碗筷,说道:“爸,我吃完。走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开门离开。

盛向东左右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房子,满脸苦笑。

这难道是因果循环?

儿子长大了,不再需要父亲的陪伴了,盛向东也无可奈何了。

步入了高三,学习压力越发沉重。学校明令禁止学生不能带手机,但是总有部分学生反其道而行,偷偷带手机。

盛凌云一向手不离手机,自然偷偷将手机带进学校。

一次偶然的机会,学习老师发现了盛凌云带手机,一阵痛批,而盛凌云却不以为意,老师通知了盛向东,跟盛向东说明了情况,希望盛向东能够多多管教一下盛凌云,毕竟努努力,盛凌云还是有机会上本科的。

两父子回到家,盛向东生气地对盛凌云说道:“把手机拿出来。”

盛凌云不急不缓掏出手机,盛向东一把抢过来,“啪“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怒道:“学校再三强调不能带手机,你还带,你非要跟学校对着干,是吗?”

盛凌云见手机被摔,脸上毫无波澜:“带手机的学生有多着,又不是只有我一人。”

盛向东怒道:“你总跟哪些违反学校学生比干嘛,你干嘛不跟好的学生比。你看看你成绩,干嘛不跟段晓雨比。”

盛凌云淡淡说道:“别人的爸爸小时候辅导作业,提高成绩,我连我爸在哪都不知道。”

话音虽小,但如同雷击般落在盛向东心上。

是啊,此时的盛向东总要求盛凌云能够听话,好好学习,而这几年盛凌云从没要求盛向东能够陪伴他,哪怕是一顿饭。

两父子不欢而散。

此后,盛向东想向盛凌云做些弥补,可每次盛凌云都是不耐法的语气,“随便啦”,“你别烦了,我知道了”,“再说吧”,一次次的不耐法让盛向东都不敢对盛凌云讲话了,生怕影响他的心情。

没过几天,盛向东发现盛凌云买了一只新手机,虽然盛凌云最近都是偷偷的玩,但还是被盛向东发现了。盛向东本想质问盛凌云为什么偷买手机,但是想到盛凌云不耐烦的态度,还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盛向东向林卫国和段军大倒苦水,没想到段军家也不好受。

步入高三后,段晓雨突然和同班一男生陈阳走的很近,陈阳长得唇红齿白,浑身书生气。盛凌云就纳闷:这小白脸有什么好的。

林墨这次也表示同意,并劝段晓雨离陈阳远一点。

段晓雨非但没有疏远陈阳,反在林墨和盛凌云面前威胁道:“以后不准再说陈阳的坏话。”

段晓雨和陈阳之间越走越近,对林墨和盛凌云反而是渐渐疏远。以前放学是三个人一起,现在变成了四个人,段晓雨和陈阳走在面前,有说有笑。林墨和盛凌云走在后面,满脸怒气。

盛凌云对林墨说道:“我们找个机会,偷偷把陈阳约出来,警告他不要跟段晓雨走得太近。若他不听,我们找人打他一顿,让那小子知道我们得厉害。”

盛凌云只是对林墨说说而已,他知道林墨的性子,从不做出格的事但是没想到这一次林墨居然表示同意。

盛凌云大吃一惊,但是话已经说出口,只能说道:“那好,那我们找个机会办他。”

陈阳把段晓雨送到她家的小区附近,便离开了。段晓雨转头便对林墨和盛凌云恶狠狠的说道:“你们两个,听着,回去以后谁也不准说陈阳的事。更不能背着我欺负他,听到没有。“

林墨和盛凌云心里一惊,刚才聊天明明离段晓雨很远,而且声音又小,她怎么会知道我们打算弄陈阳。

段晓雨见两人没反应,继续威胁道:“盛凌云,你要是胡乱说或者欺负陈阳,我就将你买新手机告诉你爸。而且天天将新手机带进学校。”

盛凌云可不想刚买的手机被摔,更不想和盛向东吵架,连忙点头答应:“我知道了。我不告诉任何人,好不。但是林墨呢。她告诉你爸妈,你可别怨我。”

段晓雨望了林墨一眼,说道:“他不会的。”

盛凌云满心不平衡,嘟囔道:“哼,信他不信我。”

段晓雨并不理睬盛凌云,拉着林墨,说道:“我们回家了,你赶快回去吧。”

盛凌云见段晓雨和林墨走远,连忙朝着陈阳的方向追去,一把手搭在陈阳的肩上,说道:“陈阳,最近你和段晓雨走得很近啊。”

陈阳转头一看,见是盛凌云。盛凌云,林墨和段晓雨本来关系就很要好,从小一起长大,陈阳现在跟段晓雨走得很近,自然也认识盛凌云和林墨。

陈阳笑道:“没有,没有。我们只是顺路而已。”

“顺路?两人在路上有说有笑,你当我没看见吗?”

说完便停了下来。盛凌云要比陈阳高一点,也比陈阳更有力气。盛凌云停了下来,陈阳也只能停下来。

盛凌云继续说道:“来,说说。你们路上都聊些什么,聊的这么开心。”

陈阳见盛凌云的架势,仿佛再说:你不说我不让你走。

陈阳只能说道:我们就聊一些高考后去哪所大学上学,长大后想干什么。就这些而已。“

盛凌云问道:”长大后想干什么?那段晓雨怎么说?“

陈阳回道:”她说她长大后相当一名医生。自从她奶奶病逝以后,她就想当医生,这样她就可以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盛凌云满脸疑惑,将搭载陈阳肩上的手放下来,说道:“你说她想当医生。这怎么可能?她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医院了。”

陈阳摇摇头,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她说她要考医科大学。”

盛凌云还是不敢相信,放走了陈阳,立即找到林墨,把段晓雨相当医生的事告诉了他。

林墨得知后,也是相当的吃惊。盛凌云对林墨说道:“我们找个机会问问段晓雨吧。”林墨点点头,表示同意。

星期天,盛凌云约林墨段晓雨吃肯德基,没想到段晓雨把陈阳也约了出来。望着段晓雨和陈阳有说有笑,林墨和盛凌云心里是又酸又气。

盛凌云见聊着正开心的时候,硬生生的插话道:“段晓雨,我听陈阳说,你以后想当医生,是真的假的?”

盛凌云将“我听陈阳说”这几个字说的特别大声,他就像告诉段晓雨,你跟陈阳说的话,陈阳都告诉我了。同时也可以确认一下段晓雨是否真的想当医生。

令林墨和盛凌云没想到的是,段晓雨一点都不在意陈阳将她想当医生的愿望说了出来,于是回道:“是啊,我是想当医生,怎么啦?”

林墨和盛凌云相互看来一眼,他们没想到段晓雨真的想当医生,而且还没跟他们说,居然跟陈阳说。

盛凌云问道:“你不是最讨厌医院吗?”

段晓雨笑道:“那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我都长大了,哪还会讨厌医院呢。”

林墨一旁比划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想当医生的?”

段晓雨想了一下,说道:“我奶奶住院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是医生就好了,说不定就能治好她。后来又遇上的汶川大地震,看着医生护士在前线不惧危险的救死扶伤,就感觉医生这个职业很神圣,我就决定要靠医学院,当医生。”

陈阳适时插话道:“我支持你,医生这个职业真的很神圣,但是考医学院和学医学知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段晓雨笑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怕,我会努力的。”

陈阳又把段晓雨的抢过去了,留着林墨和盛凌云在一旁干生气。

林墨望着段晓雨,他们俩从小玩到大,他自认为对段晓雨是十分熟悉了解的,而现在突然觉得长大了,反而陌生了。

陈阳和段晓雨的事还是被段军王秀红知道了,段军批评女儿说高三了,心思不放在学习上,却放在歪门邪道上。段晓雨也十分生气,解释和陈阳只是朋友关系,还反问段军为什么不了解自己,还冤枉自己。

两父女就此时大吵了一架。吵完架后,段军十分后悔,从小到大,段晓雨都十分听话,喜欢围在他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段晓雨不再喜欢跟在后面了,有什么话也不愿意跟他们说了。

段军问王秀红道:“我是不是冤枉咱们女儿了。”

王秀红点点头道:“我看是的。这个年纪,和某个男生关系好一点,很正常。再说,小墨和小云不是一直跟着,不会出什么事的。再说,咱们女儿是个懂分寸的人。你这次的确过火了。”

段军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担心她的学习嘛,再说了,现在她什么都不跟我们说了,我们都不知道她现在情况了。”

王秀红无奈一笑,说道:“你当她还是小宝宝啊,她是大姑娘了,马上成年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你都是老头子了,别再想跟小时候一样管着她了。”

段军生气的回到:“再大也是我女儿。”

王秀红笑道:“哼,随便吧。”

段晓雨不知道是谁多嘴告诉段军的,她心里很清楚肯定不是盛凌云,更不可能是林墨。盛凌云安慰道:“我们学校很多学生都这这一带。你跟陈阳天天一起回去,肯定是被你哪个同学的家长看到了告诉段叔和红姨。”

段晓雨想了想,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自此以后,陈阳和段晓雨之间也关系也慢慢淡了下来,也不常常一起回去了。段晓雨也渐渐变得沉默不爱讲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