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学
  • 墨云别雨
  • 安行安止
  • 5220字
  • 2021-12-12 15:10:28

时间如梭,转眼间便是1998年,林墨和段晓雨在第三小学度过了一年级的上半学期,进入下半学期。

第三学校对林墨这样的特殊人群也十分照顾,经常教导学生要懂礼貌,尊重人。大多数学生对待林墨也是如同普通同学,偏偏每个学校都有几个刺头,非要跟老师对着干。

其中一人便是盛凌云。家里是在开厂的,家庭条件不错。父亲也经常因厂子的三天两头不着家,对盛凌云管得也不多。

盛凌云虽人小,但貌似懂得很多。在学校,喜欢破坏课堂纪律,作业不做,考试倒数。大错没有,小错不断,搞得老师头疼万分。经常请家长,家长不在,来的是家里的雇来照顾盛凌云保姆阿姨。

这天,林墨和段晓雨回家,又碰到了盛凌云。盛凌云有编排起林墨:“小哑巴,不说话,只会用手乱比划。”

段晓雨听了,火冒三丈,立马怒道:“盛凌云,你住口。”

盛凌云吐着舌头,说道:“我就骂,怎么着。”

段晓雨想上去理论,被林墨一把拉住,用手比划道:“别管他,我们回家。”

段晓雨和林墨相处下来,对林墨的手语也知道很多。但盛凌云不知道林墨比划的意思,问道:“小哑巴,你在说什么。”

段晓雨对盛凌云回了一句,“不告诉你。”

说完便和林墨一起回去了。

盛凌云见状,继续在后面骂着小哑巴,林墨和段晓雨头也不回的走了,盛凌云追着又骂了两声,见林墨和段晓雨不理睬自己,也觉得没趣,只得低下头,悻悻转身离开。

上楼的时候,林墨用手语对段晓雨比划道:“别跟我爸爸妈妈说。”

段晓雨点了点头。

每一次在学校林墨被欺负,林墨都让段晓雨别说,生怕让自己的爸爸妈妈担心。段晓雨虽然没跟陈玉霞和林卫国说,但却在王秀红和段军面前愤愤不平。王秀红也只能偷偷告诉陈玉霞,陈玉霞与林卫国常常问林墨有没有受欺负,林墨总是摇摇头。陈玉霞与林卫国不好说破,只能暗里让林墨要坚强,有什么事说给爸爸妈妈听。

段晓雨越想越气,对林墨又十分担心。于是偷偷拿了收藏的肯德基的优惠券,又翻出零钱,找到林墨,带他去吃好吃的。

林墨很喜欢吃肯德基的炸鸡,段晓雨也经常收藏肯德基的优惠券,带着林墨去离家不远处的肯德基吃东西,虽然双方家长都认为肯德基是个没有营养的食物,但是架不住孩子们的喜欢。所以,明知道段晓雨带着林墨吃炸鸡,上方家长也没有插手干预。

林墨和段晓雨刚到肯德基门口,就发现盛凌云一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拿一个棍子敲着地。此时,盛凌云也发现了林墨和段晓雨,站起身来说道:“小哑巴,你怎么来了。”

段晓雨没好气的回了句:“跟你没关系。“说完,便拉着林墨进入肯德基。

盛凌云扔掉手中的棍子,跟在林墨和段晓雨的身后,进入店里。

段晓雨拿出一张炸鸡的优惠券和一张小薯的优惠券递给柜员,又按优惠券上价格将钱递给柜员。一旁的盛凌云惊道:“你买肯德基还用优惠券啊。”

段晓雨白了盛凌云一眼,说道:“你走开,不想跟你一起玩。”

盛凌云站在边上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

没多长时间,柜员就将一份炸鸡和一份小薯递给了段晓雨,段晓雨接过东西,领着林墨找到空位坐了下来。

盛凌云也跟着,做到了林墨的对面。

林墨拿起炸鸡,刚想吃,见对面的盛凌云眼巴巴看着自己,于是,将手中的炸鸡撕下一大块肉,递到了盛凌云跟前。

段晓雨见状,连忙阻拦,说道:“别给他吃,他总是欺负你呢。”

林墨放下手中的炸鸡,用手游表示没关系。段晓雨见状,也只能放弃阻拦。

林墨又将一半炸鸡拿起来,递给盛凌云。盛凌云大惊道:“这是给我吃的。”

段晓雨没好气的说道:“是的,给你吃的。你还总是欺负林墨。”

盛凌云一把接过林墨手中的炸鸡,边啃边说:“我以后不骂了。”

林墨和盛凌云很快将炸鸡吃完了,段晓雨见状,拿起一根薯条涂上番茄酱,递给林墨。盛凌云伸手自己拿薯条,被段晓雨一下子护住。盛凌云见状,只能将手缩回来。段晓雨看了一眼盛凌云,递给他一根薯条,说道:“你以后不能欺负林墨了。”

盛凌云笑着接过薯条,说道:“我保证以后不说了。”

三个小孩很快将东西吃完了,段晓雨正准备带着林墨回家,盛凌云连忙问道:“你们还要吃吗?我买给你们吃。”说完,边从口袋拿出数张纸钱,有1元的,5元的,10元的,50元的。

段晓雨和林墨一看,没想到盛凌云有这么多零钱,他们平常也就1元,2元。

但是他们要回去了,马上吃晚饭了。

段晓雨跟盛凌云说:“我要回去了。“说完,便拉着林墨回家了。

盛凌云跟在身后,说道:”一起再吃点嘛。”

段晓雨回道:“我们要回家吃晚饭了,你别跟着我们啊,你也回家去吃饭。”

盛凌云低声说道:“我回家没饭吃。”

其实,盛凌云的父亲请了保姆做饭照顾盛凌云,保姆不在的话,就自己买点吃的。对于盛凌云,他父亲虽然陪伴很少,零用钱却给不少。

段晓雨和林墨一征,问道:“你爸爸妈妈不管你吗?”

盛凌云回道:“我爸爸常年在外出差,很少回来。我妈妈早就跟我爸爸离婚了,只是偶尔来看看我。”

林墨和段晓雨对离婚似懂非懂,但是盛凌云却很清楚。

林墨用手语比划道:“你可以来我家吃饭。”

盛凌云并不懂林墨的意思,段晓雨解释道:“林墨说你可以去他家吃晚饭。”

盛凌云心中大喜,说道:“真的吗?”说完,便拉着林墨另一只手,说道:“好啊。我去你家吃饭。”

三人回到林墨家,林墨手语比划道:“这是我的朋友。”

陈玉霞一看林墨交了新朋友,心中异常开心。盛凌云也特别有礼貌,甜甜地叫道:“叔叔阿姨好。我是林墨的朋友,交盛凌云。”

陈玉霞和林卫国笑道:“你好。”

说完便让三小孩赶紧洗手吃饭。

大人们都知道,盛凌云就是段晓雨口中经常欺负林墨地那人,但突然一下子变成了朋友,林墨还把他带回家吃饭,陈玉霞和王秀红都十分好奇怎么回事,但也不敢乱打听。

第二天,第一节课刚下课,盛凌云就来到林墨地班级,身后还跟了两个同学。大家都见怪不怪了。正当大家以为盛凌云又来欺负林墨时,没想到盛凌云直接站在教室门口,从怀中掏出一个苹果,对林墨说道:“林墨,来,给你吃的。”

这一个改变来的很突然,搞得大家措手不及。

在众人惊讶地注视中,林墨笑着走向盛凌云,接过苹果。

盛凌云身后的同学忍不住问道:“你干嘛把苹果给哑巴吃啊。”要知道,盛凌云有什么好吃的,都是他们的。

盛凌云听到有人说林墨是哑巴,大声说道:“以后林墨是我朋友,以后有谁再说他是哑巴,别怪我打他。”盛凌云从小营养就好,长得又高,还有一点小壮,平时又是一个不怕惹事的主,大多数学生对他都是怕避之不及。

中午放学回去吃饭时,林墨拉着段晓雨找上盛凌云,邀请他一起吃午饭。盛凌云也不客气的答应了。路上,段晓雨问林墨手上苹果是哪里来的?林墨说是盛凌云给的。段晓雨立马火冒三丈,质问盛凌云为什么林墨有,她却没有。

盛凌云只能解释道只带了一个苹果,段晓雨不依不饶,说他偏心眼,以后不让林墨跟他玩了,盛凌云真怕段晓雨做出这种事,连忙答应以后又好吃的都给段晓雨一份,这才让段晓雨消了气。

陈玉霞也知道盛凌云的家庭情况,对盛凌云也很是疼惜。三个人小孩一起上下学,一起做作业。渐渐地,盛凌云晚上也不愿回去,林卫国在林墨房间又安了一只简易的床,给盛凌云睡觉。

盛凌云的父亲盛向东也回来好几次,见儿子被林墨一家不仅生活照顾很好,而且在学习上也受林墨和段晓雨的影响,认认真真,对林墨一家真是的感激不尽。想着照顾小孩吃喝花费不少,想着塞点钱给林卫国,但林卫国坚决不收。比起钱,盛凌云愿意跟林墨做朋友更为重要。自从盛凌云和林墨成为好朋友后,林墨几乎不受同学的欺负了,林卫国知道,这是小魔王盛凌云的原因。

盛向东回来,盛凌云就跟着父亲回家住,盛向东出差,盛凌云就搬到林墨家。日子就这么不急不缓地过着。盛向东每次回来,都会带很多东西给林墨和段晓雨,也许是子随父,盛凌云也经常拿着零花钱买好的给林墨和段晓雨。段晓雨收集地肯德基优惠券都快过期了。

这日下午放学,与往常一样,林墨,段晓雨,盛凌云三人一起回家,刚走下教学楼楼梯,就听到怪异的声音:“哎呦,这不是那个小哑巴吗?”众人一看,是一个叫奚临正的同学。平时也是个不听话的学生,但比起之前的盛凌云,还是好多了。

段晓雨立马怒怼道:“你们住口。你们老师没教你讲礼貌吗?”

奚临正阴阳怪气地笑道:“原来小哑巴不会说话,是有女孩子帮忙说啊。”

说得段晓雨火冒三丈。林墨想拉着段晓雨和盛凌云赶紧离开,没想到盛凌云一下挣脱林墨,脱下书包砸向那人,那人只能躲到一旁,刚想开口骂盛凌云,却被盛凌云一下扑倒。盛凌云坐在那人神伤,一拳又一拳砸向那人,嘴上怒道:“叫你乱说话,叫你乱说话。”

被打倒的奚临正感受到盛凌云的拳头落在身上,一阵生疼,但又不会打架反抗,大急,一下子哭了起来。林墨见状,心中大急,想拉开打架的两人,却被段晓雨阻拦住,说:“这种人活该。”

很多学生看到打架,也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看。

没过多长时间,打架的事就被老师知道,老师连忙出面制止,拉开两人,其中一人正是全校师生头疼的盛凌云,怒道:“盛凌云,你为什么打架。”

段晓雨和林墨赶忙走上前,解释道:“刚才那人骂林墨,叫他不要骂了,他还要骂。盛凌云才打他的。”

老师看向哭着的奚临正,心中已然清楚。奚临正自进校以来,也爱惹事生非,说他骂人,却是像他能做出的事。只不过自己都不是奚临正和盛凌云的老师,只能先劝各位学生离开,带盛凌云和奚临正,还有林墨和段晓雨去教导主任那,让教导主任处理。

教导主任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头疼不已。只能先让林墨和段晓雨先回去,自己则联系奚临正和盛凌云的家长,一起商讨处理此事。

林墨回到家后,告诉林卫国和陈玉霞关于盛凌云的事,林卫东知道盛向东在外地,现在只有一个盛凌云在学校,立马带着林墨回学校找林卫国。

来到教导主任办公室,就听见奚临正的父母都在了,在教导主任面前数落着盛凌云的不是。盛凌云耷拉的脑袋,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林卫国连忙走向前,来到教导主任跟前,说道:“老师,我是林墨的父亲,就是我儿子无缘无故被骂的那一位。”

这一句话呛得奚临正父母哑口无言。

奚临正母亲还想反驳:“我儿子没有骂人,你别乱说。”

教导主任开口道:“奚临正同学确实是骂人了,这很多同学能作证。”

这一句话说的奚临正父母羞愧难当,奚临正母亲装模做样打了几下奚临正,说道:“谁叫你骂人的。”

林卫国劝道:“盛凌云的父亲还在赶回来的路上,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要不我们现带孩子去医院看看,然后吃个饭,千万别饿着小孩子了。”

奚临正父母听了,知道盛凌云父亲回来还要几个小时,干等也不是办法,于是同意林卫国的说法。

盛凌云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林墨连忙拉起盛凌云的手,对他比划道:谢谢!“林卫国将一切看在眼中,也是心中感慨万千。

奚临正做检查时,盛凌云偷偷地对林卫国说:”对不起,叔叔,给你添麻烦了。“林卫国笑着摸着盛凌云地头说道:”傻孩子,是叔叔要感谢你,照顾好小墨。别难受了,等会叔叔带你吃饭去。”

盛凌云毕竟是小孩子,气力不大,一番检查下来,奚临正并受到除了有一点淤青,并未受到任何伤害。

林卫国又带着众人吃饭。吃完饭,回到学校,盛向东已经到了,教导主任正跟盛向东说明一切。

盛向东赶忙陪笑,拉着盛凌云,说道:“盛凌云,还不给人家道歉。”

盛凌云不情不愿,对奚临正鞠躬,说道:“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打架的。”

教导主任见状,连忙说道:“既然盛凌云已经道歉了,要不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说完,还对着盛向东说道:“盛凌云爸爸,以后你还是要多教育教育孩子,毕竟,这孩子的成长不是就学习的事,家长也是要参与的。”

盛向东立马说道:“对,对,老师说的对。以后我肯定好好教育他。”

奚临正的母亲插嘴道:“老师,打架这么严重,你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最起码给他一个处分不过分吧。”

教导主任笑道:“奚临正妈妈,盛凌云已经道歉了,小孩子,打架嘛,最重要的是学校和家长之间进行教育,而不是给处分。”

盛向东也附声道:“对啊。奚临正妈妈,这给处分是不是严重了,这是要跟孩子一辈子的事啊!”

“你儿子打我儿子,难道就不严重了吗。像这种打架生事的小孩不就得严加管教吗?”

盛向东一听,怒火中烧,什么人啊,我儿子还轮不到你来说。

于是转头问教导主任:“老师,我听说我儿子是因为有人骂了他朋友,才打人的。不知道那骂人的学生有没有道歉啊。”

教导主任尴尬的看了看奚临正,闭口不答。大家一直揪着打架的事不放,却忽略了打架的始作俑者。

盛向东继续说道:“老师,我觉得当众骂人也是件不道德的事,这件事你就按学校规章制度办事吧,两个一起处理了吧。反正盛凌云学校成绩差,也不指望考好的高中,大学。背个处分无所谓。”

教导主任连忙安慰道:“盛凌云爸爸,你稍安勿躁啊。处分不是件小事,会影响两个孩子一辈子的。“

奚临正父母一听教导主任的话,一下子慌了,教导主任说处分会影响两个孩子一辈子,很明显是若给盛凌云处分,自家的孩子也躲不了,他们可不像因为一次打架而影响奚临正的一声。

奚临正父亲忙说道:”既然人家已经道歉了,那这事就到此为止了。俩小孩子打架,没有必要搞到处分这么严重。“

教导主任一听,本来他就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听到奚临正父亲这么说,心中一喜。但是还是对大家说道:”不管是打架,还是骂人,都是学生的品行问题。各位家长还是要引起注意的,在家好好教育孩子。当然了,回家后千万别打孩子,还是要以教育为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