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吵架
  • 墨云别雨
  • 安行安止
  • 5371字
  • 2021-12-11 16:10:32

转眼间,马上临近开学习了。

这天是星期六,王秀红休息,下午的时候便和陈玉霞一起边择菜,边聊天。自两家认识以来,关系越来越好,经常聚在一起吃饭。

陈玉霞问道:“这两天你下班回来是经常领着个人,有什么事吗?”

王秀红叹了口气,说道:“哎,说起来就烦。我跟孩子他爸不是白天要上班嘛,需要找一个照看晓雨啊,现在我家那阿姨马上要回老家了,得赶快找一个阿姨照看晓雨,再说马上晓雨要上学了,我上班比较早,下班也比较晚,她的早饭,中饭,晚饭都是问题啊。”

陈玉霞说道:“你把晓雨交给我照顾啊。你说我们两家,都这么熟了,对吧。交给熟人总比交给一个外人要好多了吧。”

王秀红说道:“那得多不好意思啊!“

陈玉霞笑道:”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照顾一个是照顾,照顾两个也是照顾,你也别去外面找陌生人了,就交给我吧。“

王秀红还想推脱,虽然是关系融洽,但是毕竟照顾小孩花费精力不少。

陈玉霞故意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我不能把晓雨照顾好?“

王秀红立马反驳道:”那怎么可能。若晓雨知道每天能吃到你玉霞阿姨做的饭,肯定会开心。她呀,经常说你做的饭菜好吃。只是麻烦你感到不好意思而已“

陈玉霞笑道:“那就行了,交给我吧。咱们是邻居,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秀红见状,开口说道:“那就麻烦你了。”王秀红一直头疼阿姨走后,谁来照顾段晓雨,她找了好几个阿姨都不尽人意,现在陈玉霞愿意帮忙照顾段晓雨,压在心上的一块巨石一下子就没了,整个人都轻松不少了。

陈玉霞和王秀红正闲聊着八卦,忽然听到房间内传来段晓雨的叫声:“你给我,给我。”陈玉霞和王秀红感觉不对,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向房间奔去。

刚打开房门,之间段晓雨正在抢一辆未开封的玩具车,而林墨则拼命的护着。王秀红立马大喝道:“段晓雨,你在干什么。”

段晓雨回头看来一眼阴沉着脸的妈妈,生气的将玩具车甩在地上,生气的说道:“我再也不跟完了,你是个坏哑巴。”

“段晓雨!”段晓雨的声音刚落,王秀红怒目圆睁,厉声喝道。段晓雨被王秀红的声音一吓,顿时哭了起来。

陈玉霞虽然听到段晓雨说林墨是哑巴,心中翻起一阵酸楚。但被王秀红的声音也吓了一跳,见段晓雨也吓哭了,赶忙劝道:“你这是干嘛呀。吓着孩子了。”

王秀红见自己的孩子当面林墨母亲的面说林墨是哑巴,这无疑让她又气愤又羞愧。王秀红立马大步走上前,拎着段晓雨的衣领,就往回家赶。

年幼的段晓雨就只能一边大哭,一边被王秀红拖着回家。

一旁的林墨也被王秀红的气势吓住了,看着段晓雨哭得撕心裂肺,心中也是很难过,如果把玩具拿出来玩,段晓雨就不会哭了。

陈玉霞一旁劝王秀红小心吓着孩子,王秀红却怒道:“小小年纪就满嘴胡说八道,不教训一下,以后还得了。”

说完便拉着段晓雨回了家,将门一关,将陈玉霞关在门外。陈玉霞只得在门口最后劝导:“教育一下孩子就行了,千万别吓着孩子。”

陈玉霞看着关闭着门,门后还有段晓雨得哭声,虽然刚才段晓雨说林墨是哑巴,但毕竟是小孩子,口无遮拦是可以理解的。

林墨见段晓雨哭着被拖走,心中也是担心。走到陈玉霞得跟前,用手语比划道:“姐姐没事吧。”

陈玉霞见林墨第一件事就是关心段晓雨,就知道林墨并没有被段晓雨说他是哑巴而收到伤害,蹲下身子,温柔的说道:“没事,姐姐只是犯了错误,她的妈妈正在教育她呢。”

陈玉霞说的错误是段晓雨说林墨哑巴,而林墨则以为是因为和段晓雨抢东西而受到责罚,心中不免感到难过。

陈玉霞看到林墨还是沉着脸,问道:“小墨是不是担心姐姐。”

林墨点了点头。

陈玉霞笑道:“别担心了,姐姐没事的。等爸爸回来,我们一起加姐姐来吃饭,好不好。”

听到这,林墨觉得马上又能看见姐姐,心中很是开心,笑着点了点头。

王秀红将段晓雨拖回来家,怒火中烧,生气的问道:“你刚才说林墨说什么了?”

段晓雨被王秀红大怒的神色,严厉的喝声,吓得哇哇大哭。

王秀红继续怒道:“平时我怎么跟你说的。啊,我说林墨弟弟生病了,导致不能说话,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倒好,不但不照顾,还骂他哑巴,是谁教你的啊!林墨还教你姐姐呢,你就这样照顾弟弟”

段晓雨继续大哭,虽然大部门原因是生气的王秀红,但也有一部分原因心中真觉得自己错了。

段军回来了,见王秀红阴沉着脸,段晓雨在站在跟前哭泣,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王秀红冷冷看了段军一眼,说道:“你问你女儿啊,你问问她今天干嘛了。”

段军蹲下身来,擦着女儿的眼泪,说道:“晓雨,你怎么惹妈妈生这么大气啊。”

段晓雨紧紧抱着段军的脖子,将头埋在段军的肩上,继续哭泣。

王秀红继续说道:“你女儿抢人家林墨的玩具不说,还当着林墨,林墨妈妈和我的面子说林墨是哑巴,你说你女儿,还像话吗?”

虽然跟林墨一家相处不久,但是关系很融洽,对于林墨不能开口说道,大家心照不宣,从不讨论此时,因为这次林墨一家的伤疤。段军平常也教导段晓雨不能再林墨一家说林墨不能说话,没想到段晓雨今日如此放肆,一阵生气。但刚看到段晓雨哭红的眼睛,压住火气,抱起段晓雨,朝房间走去,边走边问:“妈妈说的是不是真的。”

王秀红知道段军是要跟段晓雨去讲道理了,段晓雨哭到现在,王秀红也是心疼。见段军接手过去,王秀红也没阻拦。任段军抱着段晓雨回房间。

段军将段晓雨放下来,问道:“晓雨,告诉爸爸,妈妈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几天骂林墨弟弟了。”

段军并没有像王秀红上临近开学习了。

这天是星期六,王秀红休息,下午的时候便和陈玉霞一起边择菜,边聊天。自两家认识以来,关系越来越好,经常聚在一起吃饭。

陈玉霞问道:“这两天你下班回来是经常领着个人,有什么事吗?”

王秀红叹了口气,说道:“哎,说起来就烦。我跟孩子他爸不是白天要上班嘛,需要找一个照看晓雨啊,现在我家那阿姨马上要回老家了,得赶快找一个阿姨照看晓雨,再说马上晓雨要上学了,我上班比较早,下班也比较晚,她的早饭,中饭,晚饭都是问题啊。”

陈玉霞说道:“你把晓雨交给我照顾啊。你说我们两家,都这么熟了,对吧。交给熟人总比交给一个外人要好多了吧。”

王秀红说道:“那得多不好意思啊!“

陈玉霞笑道:”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照顾一个是照顾,照顾两个也是照顾,你也别去外面找陌生人了,就交给我吧。“

王秀红还想推脱,虽然是关系融洽,但是毕竟照顾小孩花费精力不少。

陈玉霞故意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我不能把晓雨照顾好?“

王秀红立马反驳道:”那怎么可能。若晓雨知道每天能吃到你玉霞阿姨做的饭,肯定会开心。她呀,经常说你做的饭菜好吃。只是麻烦你感到不好意思而已“

陈玉霞笑道:“那就行了,交给我吧。咱们是邻居,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秀红见状,开口说道:“那就麻烦你了。”王秀红一直头疼阿姨走后,谁来照顾段晓雨,她找了好几个阿姨都不尽人意,现在陈玉霞愿意帮忙照顾段晓雨,压在心上的一块巨石一下子就没了,整个人都轻松不少了。

陈玉霞和王秀红正闲聊着八卦,忽然听到房间内传来段晓雨的叫声:“你给我,给我。”陈玉霞和王秀红感觉不对,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向房间奔去。

刚打开房门,之间段晓雨正在抢一辆未开封的玩具车,而林墨则拼命的护着。王秀红立马大喝道:“段晓雨,你在干什么。”

段晓雨回头看来一眼阴沉着脸的妈妈,生气的将玩具车甩在地上,生气的说道:“我再也不跟完了,你是个坏哑巴。”

“段晓雨!”段晓雨的声音刚落,王秀红怒目圆睁,厉声喝道。段晓雨被王秀红的声音一吓,顿时哭了起来。

陈玉霞虽然听到段晓雨说林墨是哑巴,心中翻起一阵酸楚。但被王秀红的声音也吓了一跳,见段晓雨也吓哭了,赶忙劝道:“你这是干嘛呀。吓着孩子了。”

王秀红见自己的孩子当面林墨母亲的面说林墨是哑巴,这无疑让她又气愤又羞愧。王秀红立马大步走上前,拎着段晓雨的衣领,就往回家赶。

年幼的段晓雨就只能一边大哭,一边被王秀红拖着回家。

一旁的林墨也被王秀红的气势吓住了,看着段晓雨哭得撕心裂肺,心中也是很难过,如果把玩具拿出来玩,段晓雨就不会哭了。

陈玉霞一旁劝王秀红小心吓着孩子,王秀红却怒道:“小小年纪就满嘴胡说八道,不教训一下,以后还得了。”

说完便拉着段晓雨回了家,将门一关,将陈玉霞关在门外。陈玉霞只得在门口最后劝导:“教育一下孩子就行了,千万别吓着孩子。”

陈玉霞看着关闭着门,门后还有段晓雨得哭声,虽然刚才段晓雨说林墨是哑巴,但毕竟是小孩子,口无遮拦是可以理解的。

林墨见段晓雨哭着被拖走,心中也是担心。走到陈玉霞得跟前,用手语比划道:“姐姐没事吧。”

陈玉霞见林墨第一件事就是关心段晓雨,就知道林墨并没有被段晓雨说他是哑巴而收到伤害,蹲下身子,温柔的说道:“没事,姐姐只是犯了错误,她的妈妈正在教育她呢。”

陈玉霞说的错误是段晓雨说林墨哑巴,而林墨则以为是因为和段晓雨抢东西而受到责罚,心中不免感到难过。

陈玉霞看到林墨还是沉着脸,问道:“小墨是不是担心姐姐。”

林墨点了点头。

陈玉霞笑道:“别担心了,姐姐没事的。等爸爸回来,我们一起加姐姐来吃饭,好不好。”

听到这,林墨觉得马上又能看见姐姐,心中很是开心,笑着点了点头。

王秀红将段晓雨拖回来家,怒火中烧,生气的问道:“你刚才说林墨说什么了?”

段晓雨被王秀红大怒的神色,严厉的喝声,吓得哇哇大哭。

王秀红继续怒道:“平时我怎么跟你说的。啊,我说林墨弟弟生病了,导致不能说话,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倒好,不但不照顾,还骂他哑巴,是谁教你的啊!林墨还教你姐姐呢,你就这样照顾弟弟”

段晓雨继续大哭,虽然大部门原因是生气的王秀红,但也有一部分原因心中真觉得自己错了。

段军回来了,见王秀红阴沉着脸,段晓雨在站在跟前哭泣,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王秀红冷冷看了段军一眼,说道:“你问你女儿啊,你问问她今天干嘛了。”

段军蹲下身来,擦着女儿的眼泪,说道:“晓雨,你怎么惹妈妈生这么大气啊。”

段晓雨紧紧抱着段军的脖子,将头埋在段军的肩上,继续哭泣。

王秀红继续说道:“你女儿抢人家林墨的玩具不说,还当着林墨,林墨妈妈和我的面子说林墨是哑巴,你说你女儿,还像话吗?”

虽然跟林墨一家相处不久,但是关系很融洽,对于林墨不能开口说道,大家心照不宣,从不讨论此时,因为这次林墨一家的伤疤。段军平常也教导段晓雨不能再林墨一家说林墨不能说话,没想到段晓雨今日如此放肆,一阵生气。但刚看到段晓雨哭红的眼睛,压住火气,抱起段晓雨,朝房间走去,边走边问:“妈妈说的是不是真的。”

王秀红知道段军是要跟段晓雨去讲道理了,段晓雨哭到现在,王秀红也是心疼。见段军接手过去,王秀红也没阻拦。任段军抱着段晓雨回房间。

段军将段晓雨放下来,问道:“晓雨,告诉爸爸,妈妈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几天骂林墨弟弟了。”

段军并没有像王秀红厉声大喝,所以段晓雨慢慢止住哭泣,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这样说弟弟呢。”段军继续问段晓雨。

段晓雨边抽泣,边说道:“他不给我玩具车玩。”

段军继续说到:“那玩具车是谁的,是不是弟弟的。”

段晓雨点了点头。

段军既然说道:“既然是弟弟的,那弟弟不给你玩,你就可以抢了吗?那你的娃娃也没给弟弟玩,弟弟是不是也可以抢过去。”

段晓雨抽泣着说了句:“不好。”

段军继续说道:“既然玩具车是弟弟的,那我们就不能去抢,对不对。如果你要玩,你回来跟爸爸说,爸爸会买给你的。你是不是不应该抢东西啊。“

段晓雨点了点头。

段军继续说道:”还是你说弟弟是哑巴。爸爸跟你说了多少次,弟弟因为生病才不能说话的,你要照顾好弟弟。现在你不仅没照顾弟弟,还欺负弟弟,你说你做的对吗?“

段晓雨摇了摇头。

段军继续说道:”对啊,我们不能这么对弟弟。你也生过病去医院好多次了,那以后我们说你丑八怪,坏女孩,你心里难受吗。“

段晓雨低声说道:“难受。”

林卫国回到家后,见林墨呆呆地坐在地上,气氛很沉重。

陈玉霞将事情说了一遍,林卫国担心林墨心里受到伤害,赶忙走到儿子面前,温柔地问道:“小墨怎么不开心啊。”

林墨用手语比划道:“姐姐没事吧。”

林卫国本以为林墨是因为段晓雨当面说他是哑巴而感到不开心,没想到却是因为担心段晓雨,刚想好安慰林墨地话一下子都憋了回去,笑道:“姐姐不会有事的。小墨今天和姐姐吵架了吧。”

林墨点了点头。

林卫国继续问道:“能告诉爸爸为什么吗?”

林墨想了想,用手比划道:”姐姐抢我的玩具。“

林卫国继续说道:”既然姐姐想玩小墨的玩具,小墨为什么不愿给姐姐玩呢。“

林墨比划道:”这是爸爸买的新的玩具。“

林卫国笑道:”爸爸给小墨买玩具就是给小墨玩的啊。你看姐姐也送玩具给小墨玩,姐姐会跟小墨分享,那小墨是不是也要学会分享啊。“

林墨点了点头。

林卫国继续说道:”既然小墨担心姐姐,我们就拿着玩具去看看姐姐,顺便叫姐姐来吃饭,好不好。“

林墨拿着玩具,点了点头。

王秀红打开门,看着林卫国和林墨,林墨手里还拿着玩具。王秀红看见林墨,心里满是疼爱,对林墨说道:”小墨是来找姐姐的?”

林墨点了点头。

房间内的段军听到门口声音,知道邻居来了。对段晓雨说道:“弟弟来了,我们去跟弟弟道歉好不好。”

段晓雨点了点头,说道:“好。”

说完,段军则拉着段晓雨的手出了房间。林墨见到段晓雨,心里一下子开心起来。

段军对段晓雨说:“晓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弟弟说。”

段晓雨走到林墨跟前,说道:“对不起,弟弟。”

林墨松开林卫国的手,将玩具塞入段晓雨手中,还拿起衣袖,擦了擦挂在段晓雨脸上的眼泪。

众人看着两个小孩,都会心一笑。

玩法期间,林卫国和段军照例喝着酒,陈玉霞和王秀红聊着八卦,林墨和段晓雨则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猫和老鼠,哈哈大笑。

一件事,在大人们眼中如临大敌,在孩子的眼中,如同一阵风,吹过就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