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出茅庐少争狂
  • 雨秋之梦
  • 心雨愁.MC
  • 6075字
  • 2020-02-23 22:24:40

水波荡漾,不时水面荷花不安的飘动,抬眼一看,却是那荷塘之中,鱼儿四处游荡,嬉戏,激起了阵阵水波,肆意带动那翩翩荷花,悠悠飘动,一朝高阳,映照其中,更是‘鱼儿潜水戏,荷花水中羞;明日高空映彩荷,杨柳地面衬嬉鱼。’

‘风起,云游,杨柳随风飘,吟游空中鸣。’何故如此,美景飘至,人群满拥,竟是无人,去注意如此美景,又是何也?

只见跃过层层众人之后,竟是在柳林包围之中,呈现一片空地,空地之中彼此站着两个翩翩少年,彼此对立,在众人包围之中,静静站立,风儿越吹越大,只听到空中‘呜呜’之声,和柳树飘荡的‘飒飒’之声,除此之外,竟是再无其他,没有任何的杂乱之声,好像这里只有大自然的声音,再无其他,就连众人那细弱的呼吸声也被这大自然所掩埋,这,这到底为何,何故,众人只是紧张的看向那空地之中,紧紧的注视着,生怕错过那场地之中两个少年的一丝细节,这场中之人,到底是何人,又为何会让彼此众人如此紧张对待,却也未可知矣。

仔细一看,那两少年到也颇有相似之处,同样桀骜,同样的趾高气扬,同样的眼高于顶,似是不屑的看着对方,或许略有不同的便是那身上的装束吧,一个是一身蓝色风衣,脸上那下巴之下到脖颈的一缕刀疤,看似微不可见,但也能感到那一缕刀疤的可怕,或许那一刀再深一刻,此人便不会站在这里,已是死人,可以想象当时战斗又是何等的凶险,而再向下看去,只见此人右手紧握一柄未出鞘之武器,虽未出鞘但也能感到其凌厉,可知,此武器如果出鞘到是不可反响。

反观对面的那少年,一脸的稚气尚未退去,却也是同样的不可一世,一身绿色风衣,看着对面一脸的不屑,冷哼一声,右手紧握腰间武器,乍眼一看,竟是比蓝衣少年的手中武器短一倍有余,与蓝衣男子手中那凌厉武器相比,更是不堪入目,普通至极,就好像那手中并不是武器一般,只是随身携带的普通物件而已,此番场景倒是令人不得不怀疑,这种武器如何能比,这少年倒是败之快矣。

终不知过去了多久,似是那场地之中那蓝衣少年再也忍受不住一般,大吼了一声,已是到了愤怒边缘,怒目看向对面男子,说道“我来此,约战‘鬼手刀王’吴浩天,你是何人,如此的狂傲,不说出点什么,休怪我手下无情,如若破坏了此次约战,我更让你为此次的作为留下教训!”说完,更是眼神冰寒的看着对面。

倒是对面男子听到此话,摇头一笑,定定的看着蓝衣少年,说道“不自量力的家伙,就凭你还想挑战家师,真是不知死活。”看着那已是暴怒的蓝衣少年,更是大笑,哼道“至于我嘛,我正是家师‘鬼手刀王’吴浩天的关门弟子,关跃。”

看着蓝衣男子,关跃眼中充满了不屑,左手举起直指对面男子,“就凭你,还不配家师出手,凭我,哼,足以解决你了,来吧,有什么绝招都使出来,免得你都没有机会,就倒在我的面前,我,关跃,给你这个机会。”

蓝衣男子看着对面关跃,那本是暴怒的表情竟是慢慢平复了下来,只是那眼中已是显露阵阵寒光,已是告诉众人了他到底想做些什么,终是看到关跃那举起的左手放下了,才是开口说道“想我武杰以刀为友,御刀为痴,在江湖中也经历大小战不计其数,才被人称我做‘狂刀’武杰,如今却被你一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小看了,我与你家师约战,你代师出战到也合理,但是就凭你刚刚辱我之语,就算你家师‘鬼手刀王’吴浩天亲至,也救你不得。”

说罢,又是冷哼一声,“你还不配让我拔刀,看你还是出入江湖的毛头小子,我便让你三招,再杀了你,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听到此话,关跃大怒,“竟敢小看于我,我就杀了你,让你知道,江湖只看实力,不看名号,你找死。”说着,已是冲向了武杰,看到此景,武杰也是不再站立,也向着关跃冲去,扬起了阵阵尘土,带着那风声足见其气势矣。

只见关跃,左手握拳,猛的一跃,借助风力,自高而下直朝着武杰面部袭来,臂上的衣袖已随着离着对面武杰的接近,猛的涨了起来,风吹在衣袖之上,也可听到凛凛之上,足见其力量之大,冲势之猛,眼看着就要击中,却看,武杰没有丝毫紧张,从容的将右手中的武器抛给了左手,瞬间右手便掌,似是蓄力一般,猛的紧绷起来,竟是和关跃一般,衣袖已是猛涨了起来,终是看到拳头已近在眼前时,向前一探,猛的抓住关跃的拳头,死死的握住,不再松手。

看到关跃稳稳的落在地上,‘嘣’的一声巨响,再定睛一看,只见两人双脚所踏之处,竟都是陷入大地之中,周围土地一阵碎裂,此时刚刚交手一招,已是如此知激烈,一招刚完,二招以至。

又是关跃主动出击,左手不控右手手握,武器猛地挥向武杰,却还是没有出鞘,并未拔刀,而武杰看到此景更是不慌不忙,左手武器紧紧向上一抬便已挡住了那关跃一挥,只听到一声闷响,已是停止了下来,再无动作,二招已过,只见武杰毫不费力,轻松之余,更是轻笑一声。

倒是关跃,此时表现已不是从容,傲慢,脸上只剩一脸的严肃,只不过此表情竟只出现了一瞬,便消失而去,取而代之的到更像是阴谋得逞的阴笑,二招交手也是电光石火一般,第三招紧接而至。

此时,关跃猛的一跃,双脚已是从那土地凹陷之处跳了出来,身形更是前倾,仅仅就是如此小的变故,竟起了变化,只见那本是被武杰挡住的武器竟向前措了一点,被关跃手腕一抖,已是在武杰武器之上转了起来,由于关跃所握武器短小,非常灵活,在手中转了一圈,直直的向着武杰勃颈看去,极为迅速,似是已经拦截不住一般。

武杰似是也已经感到了危机,脸上原本那从容轻松之色,早已消失,大惊失色,或许是由于危机的本能,只见武杰那原本握住拳头的手掌已然撒开猛的向着关跃手握武器之手推去,而另只手握武器之手,更是极为迅速,只见一闪,又是听到,‘铿’的一声,关跃手臂一抖猛的甩了出去,自身似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去,在飞出的一瞬间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武杰的胸口之处,顺势更是飞出了很远,摔倒在地,而武杰也是被这一脚踢的气血翻腾,猛的后退了几把,才是站住,看看手中宝刀,已是出鞘,感叹一声,又看向了不远之处。

关跃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全身满是尘土,抬头望去,却是看到对面武杰已是望他而来,定睛一看,武杰手中已是宝刀出鞘,刀尖点地,刀身凌厉,全身泛蓝,隐隐气势有如天空雄鹰之势,孤傲并狂猛,忍不住赞道“好刀,果然是好刀。”

听到这声称赞,武杰那原本凌厉的眼神,似是有些缓和了下来,盯着关跃,缓缓说道“三招,没有想到,只是三招你便逼的我宝刀出鞘,到真是好本事,而更令我惊讶的是你的武器,仅仅是被包裹的武器便能抵挡我这宝刀出鞘之势,这更能另我好奇,不过,我不得不说的是,你有资格做我的对手,我将认真的与你一战。”说罢,更是举起手中宝刀,直指关跃,似是在等待他的回答一般。

而倒是关跃看到此景,叹气的摇了摇头,看着武杰说道“如果说,我能有资格成为你的对手,那么你对家师便是不自量力,因为我没有资格成为我师傅的对手,你明白吗?”

听到此话,武杰右手抓着的刀,更是紧了紧,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听到人群之中一阵骚乱,更是听到一个喊声,似是激动,疑惑的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而此时关跃或许也在好奇着什么,同时望了过去。

只见远方,众多人群之中挤出一人,却是一青年全身白装,手握一把白面折扇,轻轻挥动而去,扇面正对着两人方向上面,只写着一字,便是‘知’字,笑面迎人,更像是个书生,才子,却出现在了这江湖处,到可叹曰‘无人不知无其有,奇人奇语江湖林’。

而此书生径直看着武杰,却不看旁边关跃一眼,过了片刻,又是看了看武杰手中所握宝刀,终是开口轻轻的问道“敢问阁下,手中所拿,可是‘蓝羽’,被称为龙遨青天的‘蓝羽’?”

武杰看着眼前的书生,其中之惊讶溢于言表,眼中充满了震惊,倒是书生看到了武杰如此表情,已是了然,轻轻摇了摇手中折扇,笑道“看来你所学刀法便是‘天羽刀法’了吧。”书生说着此话更是肯定的看着武杰。

听到此话,武杰倒是哈哈一笑,“没想到,先生倒是全都知晓了,此刀,我有幸得到,更是得到刀谱,才助我成就今日之才,‘龙吟惊天荡无痕,遨游天地肆人间;青云蓝天羽翼飞,天茫一世两岸息。’这四句称颂不就是赞美‘蓝羽’以及‘天羽刀法’的吗?先生可也知晓?”

书生看了看武杰,摇了摇头,“你理解错了,错了,这四句话哪里是赞美这些的?不过是握此刀,创此刀法的人,一生的感悟罢了。”书生说完此话,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却是武杰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书生,也是不知如何言语,倒是旁边关跃,听到此话皱了皱眉头,看着书生不解的说道“先生,我不明白,这话语分明就是在赞美他的如何强大,又怎会是感悟?”

书生看着关跃迷惑的表情,摇了摇扇子,叹曰“不过是再强也有衰弱的时候,有因必有果,生极死,死极生,有开始便有停止,如此而已,不过都是轮回,他悟出了天道。”

看着两人依旧不解的样子,书生笑了笑,竟是合上了折扇,转了个方向,又是打了开来,摇了起来,却是看到扇面写着两个字,便是‘不知’两字,两人似是明白了书生的意思,冲着书生点了点头,不再去看,而是又变成了彼此的对视。

书生倒是转身窜入人群之中已然消失,只不过是真的消失了吗?

两人再次对视,似是感觉已过了良久一般,终是武杰呼了一口气,看着关跃轻笑道“我想你已经明白了,我手中宝刀‘蓝羽’的威力吧。”武杰爱惜的看了看手中宝刀,又是看着关跃,说道“如果没有和我手中‘蓝羽’相媲美的武器,你就认输,我不杀你,请你师傅前来应战如何?”

关跃却是哈哈一笑,“看来你又小看我了,你认为只是多了把武器,我便不是你的对手了吗?你虽有宝刀‘蓝羽’,但是我也有与你相抗衡的武器。”说着拍了拍手中的包裹。

武杰看到此景,满脸的期待,“我倒是希望你能有和‘蓝羽’相媲美的武器,不要让我失望啊!”

“不会让你失望的!”关跃说着,慢慢的拔出了手中的武器,刀身晶莹剔透,被阳关一照竟是穿透而去,似是阳关没有任何阻隔一般,剑身透明如绿,缓缓的拿出,竟也是一把刀,而为何此刀却比那‘蓝羽’短小了一倍有余,此时众人明白了,武杰也明白了。

“可惜,可惜,可惜!”武杰连道了三声‘可惜’,看着关跃手中所握之刀,摇了摇头,“可惜了,如此好刀,竟然会是把断刀,如此好刀,又是被何种神兵所断,到是可惜了!”说着,武杰又是抬头看了看关跃,“此刀,虽是好刀,可也是断刀,如此断刀焉能胜我?真是可惜了。”

一阵大笑打断了武杰的话语,抬头一看,正是关跃有此一笑,只听到“无知,就是无知,断刀怎就不能胜你,你可知道此刀之名?还有此为断刀的由来吗?”

听到关跃的嘲笑,武杰大怒道“敢说我无知,你便说说,我来听听,有我手中‘蓝羽’有名吗?哼!”

看到武杰脸上的不屑,关跃死死的抓住刀柄,似是随时都要猛冲过去一般,双眼已是通红,就在关跃再也忍受不住要冲出的时候,听到了什么声音,停了下来,转头望去,与此同时,武杰亦是如此。

“‘水里刀中影无边,刀里水中荡无痕,流水有意刀无情,身入流水水无意。’这四句话说的便是此刀,而此刀名为‘流水’,也是‘鬼手刀王’吴浩天随身宝刀了吧。”随着这声音的传来,众人皆以看清,正是那刚刚的书生。

只见那书生摇了摇扇子,扇面已是‘知’字,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解释,“我本不想再来,不过,一天之内到让我见到两把宝刀,倒也不枉此次来观战了。”

倒是武杰深深看了看书生,认真的看了看,脸色一片恍然,“如此,我要再猜不出先生身份,倒也枉为武林中人了,想必先生就是被武林人称的‘笑面书生’侯逍,是吧。”

听到此处,书生也不否认,点了点头,“看来,还是暴露了,毕竟这些江湖密室能够知晓的如此清楚的也就只有我这个家族的少爷了吧,不错,我便是侯逍,至于那‘笑面书生’这也是武林中人给我的赞称,倒是抬举我了。”

只见侯逍,哈哈大笑了起来,转身便要离去,“武杰兄,你可要小心了,那把‘流水’可是不同寻常,不要小看它,小看它可是要吃亏的。”说着又是钻入了人群,消失在了两人视野之中。

“不过是两个幸运的家伙罢了。”这句话从人群之中飘出,清清楚楚传入了两人耳中,只见关跃听到此话大怒,狠狠望向了人群之中,大吼道“谁说的,到底是谁?”却是再无声音传来。

武杰似是怒极返笑,冲着人群大喊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结果是,我变的很强,足够强,那就足够了,至于证明嘛,就让你看看,我打败关跃让你明白,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力,你是谁并不重要,只有实力才能在江湖立足,仅此而已。”说完,冷哼一声,不再看向人群,似是早已知道对面关跃的反应,不带关跃作出什么反应,便先举刀冲了过去。

而关跃倒是看到武杰冲锋而来,大吼一声“让你看看,小看我的代价。”

“断刀决”“第一式,流水亦为刀”

只见关跃右手猛的扬起手中‘流水’宝刀,左手变掌,向不远处的荷塘方向伸去,‘唰’的一声,荷塘之中一缕细水猛的向手中冲去,直至关跃手心之上,而与此同时,手腕一抖,细水尽数挥洒在了,右手宝刀‘流水’之上,水滴在那晶莹剔透的刀身上,缓缓流动,似是活了一般,关跃挥舞着手中宝刀,面露喜色,又感到一阵凌厉之势,才是发现,武杰已是举刀赶到,关跃举刀相迎。

‘吭哧’的一声,两刀终是碰撞之上,刀身更是一阵晃动,突然又是听到‘滋滋’的声音,只见关跃手中‘流水’似是拥有了水的特性一般,从‘蓝羽’之上垂直划了下去,达到‘蓝羽’刀柄之上方才停止,关跃突的一抖,又是上演了刀上转刀的把戏,而此时挥向的却是武杰握刀的手腕,还未完,关跃那空闲的左手更是变拳,向着武杰脸部击去。

如此的危机,武杰又该如何办呢?或许是武杰的本能反应,亦或是早料到一般,在关跃上演刀上转刀的把戏同时,武杰早已左手握拳,向着关跃握刀的肩部击去,就这一瞬间,武杰的手腕曾多么无限接近被断腕的下场,却就差这么一点,就这么一点,关跃的刀刃擦着武杰手腕边部而过,原因为何,就是因为,武杰握拳的左手已是击中了关跃的肩部,导致关跃猛的向后仰去,错过了那一段的距离。

而此时,关跃感到身子向后仰去,已是不可能站立,如此倒地的他和站立的武杰那么将没有任何机会,或许由于关跃对生的渴望,只见在关跃倒地的一瞬间,腿部猛力的踢向了武杰握刀的手腕,直直的将武杰手中所握的‘蓝羽’踢飞了起来,再无力做任何动作,猛的向后飞去,狠狠的摔倒在地,武杰看到宝刀已飞入空中,也是猛力一跳,奋力的抓住了宝刀,稳稳的站定,远远的望去,却是看到关跃已是站立了起来,更是做好了战斗准备,很显然,这次的交手双方谁也没占到任何优势,只能算作平手而已。

“好,再接我第二式,断刀亦有水”

关跃大喝一声,提刀冲了过去,只见此时关跃双手以变,右手握住刀柄,横向起来,左手握住断刀痕处,直冲而去,临近武杰又是猛力向前一跳,更是生猛,大有无人能敌之势,周围尘土飞扬,足见其速度之快,气势之强。

武杰看向此处,冷静的看着冲过来的关跃,低沉吼道“天羽刀法共三层,第一层,‘人间羽翼惊龙变’,看刀,啊!”

只见武杰双手紧握刀柄,从高头顶,脚踩大地,猛的一跺,大喝一声,向前劈去迎来的便是关跃之刀,尘土飞扬,已是看不到俩人身影,只听到‘铿铿’的刺耳声,似是耳鸣一般,不知过了多久,声音逐渐消失不见,而就在声音消失的一瞬间,又是听到‘嘣’的一大声,只见两个身影以急速飞出尘土,向相反的方向飞去,又是听到‘扑通’‘扑通’的两声躺倒在地,而两个身影周围大地已是碎裂了开来,可想而知两人交锋的力道之大,战斗之惨,足以所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