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呃!这哥们很眼熟

“咦?这是哪?拍摄现场?这营帐不错,看着挺像那么一回事。”

“幼常。”

“谁?谁在叫?”我微微抬头,看到眼前有张长桌,桌前端坐着一个人。“呃,这哥们很眼熟。这袍子、这头冠,这不就是猪哥吗?呵呵,原来这是在拍三国啊。不过这也太敷衍抄袭了吧,这场景、这道具、这人设,不就跟央视版三国演义差不多嘛。”我自动脑补完这一切,刚想站起来好好嘲笑下剧组,突然,脑仁一阵疼痛,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画面。“咦!这是……这是……什么鬼东西,等等,马谡?马幼常?我靠,我什么时候有这些记忆了?难道穿越了?tmd,不会这么倒霉穿到被刘老大评价为言过其实的短命鬼身上吧?完了完了,马氏五常、攻心为上,还真是那个被人挥泪的马杯具啊。tmgb,好穿不穿,竟然真的穿到这倒霉透了的货身上。唉!深呼吸,冷静冷静,先确认情况,只要还不是五花大绑、送上法场就还有救。”边想,我边暗暗地松了下肩膀,“呼——还好,没有被捆绑的感觉”

“幼常。”“我晕,我这边才刚初步搞清楚情况,诸葛老大又在叫了,惨,我应该如何应答啊?”正在我纠结如何回应老大的呼唤的时候,身体竟然如同条件反射般,自动作出了回应:“丞相,谡在。”“嗯,你没事就好,刚才看你如同发蒙一样,我还有点担心,过来坐吧,不用如此拘谨。”听了这话,我靠近点诸葛老大,然后身体自然就跪坐着,“还好还好,刚才的表现被误认为是拘谨而已,不然引起这位老大的怀疑,真的会立刻GG思密达的啊。”正当我刚想松一口气的时候,没想到诸葛老大又发话了:“幼常,虽则你刚才应下了到街亭防卫之责,斗志可嘉,但你也不应太过冲动,受众将一激就立下了军令状。不过,你无需担忧,此战我已全盘考虑妥当,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断无战败之理。”“啥?军令状?我XXXXXXX,这坑货,我还想怎么躲过这个要命的坑呢?谁知道这坑货早跳坑里了。唉,命苦。不过诸葛老大这么说,貌似还有戏啊。且听老大吩咐,或许天无绝人之路呢。”可能见我还是呆呆的样子,诸葛老大(哦,不,以后还是改回正式称呼诸葛丞相吧,不然迟早药丸。)声音转柔道:“幼常,吾与汝相识相知多年,当年征南之役,多赖你出谋献策,但本朝以军功为上,汝若要一尝封侯之愿,还需用心于此,来来,此战详略,且听吾明言。”说完,诸葛丞相就示意我跟着,然后走回桌前,我定神一看,原来桌上摆着一副地图,只见诸葛丞相指着一处道:“此乃街亭要冲,军旅必经之处,吾拨二万五千精兵予汝,汝当于此要冲下寨,阻塞敌军,使彼不能进,汝可明否?”“哈?完了?就这么两句话就是详略,诸葛老大,你不会坑我吧?还明否?我明白个鬼了!”可能看我迟迟不说话,诸葛丞相又发话了:“嗯,此乃汝之初阵,罢了罢了,为了万无一失,吾再拨五千精兵予汝吧。汝可明否?”呃,老大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只好老老实实应话:“诺,谡明矣。”“好好,汝即持此令箭,与王平将军汇合,谨记吾之言,只需稳守三日,吾大事济矣,吾必为汝表功,去吧。”“诺,谡告退。”

走出营帐,让一个小兵带我找着了王平,只见眼前之人气度沉稳,一看就知道是沙场宿将,我顿时放下心来,连忙拱手一礼道:“王将军,丞相命我二人率军前往街亭驻守,不知将军可有教吾?”王平听了,坦然一笑道:“参军无须忧心,吾接到军令后,已经备好人马,今夜我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率军出发即可。”“(啊,老手,好人啊)如此甚好,那明天卯时大军集合,用过早饭就兵发街亭吧。”“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