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诡异的眼睛
  • 收身人
  • 青铜王者五
  • 2704字
  • 2019-05-14 16:28:33

我是一名职业捡尸人,所谓捡尸简单来说就是替别人收验尸骨,将其带回家乡,满足其落叶归根愿望,委托捡尸的可以是死者的亲属或者朋友,也可以是死者自己的鬼魂!

不过捡尸的工作在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少了,我更多的时候像是一名算命、消灾解难、捉鬼驱邪的术士,当然这是比较好听的说法,现在人们更喜欢称呼从事这类职业的人为“神棍”、“骗子”或者是直接骂是封建迷信。

有时候有些无奈,但也没办法,毕竟普通人们见了太多的江湖骗子,没有见过真正懂得运用玄学的人,而真正懂这一行的人,大多数服务的又不是寻常人家,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没有人会相信了。

我也不是什么自命清高之辈,在尸魔和诅咒的事情解决之后,尽管自己立意的宗旨是为所有人服务,费用可以根据委托人的家境来付,但是是事实上,这几年做的几十单生意,服务的对象,基本上非富即贵。

哪怕是寻常人更相信世上有玄学一说,但是却认为世上没人能够真懂,加上被神棍骗过很多钱,因此遇事找人的想法自然就没有了。

时至今日,我已经毕业了,在公职机关里,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接单子也只是看心情和事情的严重性,毕竟虽然我喜欢钱,但是也得有命花才行,因为捡尸往往伴随着风险,一个不慎,甚至小命都可能丢掉。更何况在机关工作,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这是很忌讳的,一不小心就可能锒铛入狱了。

不过,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闲的蛋疼的时候,总会想要找一些事情来做,我也不例外,在安逸了几年之后,闲得无聊便是准备把这些年来的经历写出来,让人们了解这个几乎已经被遗忘的捡尸行业,说不定还能用此赚点外快呢。

至于我所写的东西真不真实,我只想说一句,爱信不信,反正我并没有要说服人的意思,就当我是在瞎几把编故事好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接下来开始讲故事了。

正文:

我叫木阳,1992年夏,出生于桂北的一个山村里,我出生的时间是半夜十二点整,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也许有人会问,我怎么知道就刚好是十二点整,哪怕是我父亲拿表,掐着时间来看也不能确定吧。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是我师傅根据我的生辰八字推算出来,虽然我师傅平时爱开玩笑,但是在有关工作这一方面,还是非常靠谱,我非常信任他,因为事实证明他说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对的。

那么问题来了,半夜十二点整出生的人有什么特殊的呢?这个待会儿就会提到。

我出生那年的夏天,是一个非常酷热的夏天,热到什么程度呢?我爸当时是这样形容的:“那年狗日的真是热啊,给你妈煎鸡蛋补身子,都不用生火,直接把锅放在太阳底下晒一个小时,就可以直接煎鸡蛋了。”

我没见过那种热到足以煎鸡蛋的天气,因为尽管是在南方也不多见那种天气,就算有也只是一两天而已,不像那时一样,整整持续了一个月,直到我出生后,那恶劣的天气才结束。

我爸说,夏天的晚上原本就是闷热的,但在我出生的那个夜晚,原本闷热的夜晚,突然变得有些凉快,还时不时吹起丝丝凉风,将空气中的闷热一点点驱散,家人都觉得是个好兆头。

不过,在产婆开始接生的时候,气温骤然下降,闷热的天气变得极其之冷,院子里用来接水的大水缸竟是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大夏天的,我爸还跑去拿了一件棉大衣来穿着才勉强觉得有些温暖,而且那是一种不同于寒冷的阴冷,是冷到人的骨子里面的冷。

“生了,生了,世贵啊,是个男孩!”产婆略显兴奋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我爸一听,觉得身上的凉意瞬间消散了,兴奋的冲进堂屋跑到了房间,先是对我妈道了几声辛苦,问候了几声之后,便是迫不及待的将我抱在怀里,欢喜的看着,不过,我爸眉头随即便是一皱,心中便是有些疑惑。

这是为什么呢?首先声明我是我爸亲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你们别想歪了。

我一出生便是睁着眼睛,当然这不算什么,有些人一出生眼睛就是睁开的,关键是我的眼睛的颜色不对,右眼是正常的黑色,左眼却是一种淡淡的幽绿之色,更为奇怪的是,我当时并不是哭着出生的,而是笑,从出生之后就一直在笑,而且并不是看着我爸或者是我妈在笑,而是看向门外,似乎门外有人在逗我笑一般。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我爸也算是半个风水先生,也是略微懂得一点堪舆之术,加上刚刚门外那反常的气温,心中联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由得冒出了一些冷汗。

“大夏天的,你干嘛把棉衣穿了出来?”我妈看着脸上冒着汗的我爸,愣了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爸被我妈从愣神中,叫了回来,瞬间便是感到自己非常的热,完全没有了之前在庭院外面的那种冷到骨子里面的阴冷感。

我爸觉得有些奇怪,将我放到我妈怀里,然后便是走出房门,我妈和产婆都是一愣,对视一眼,觉得我爸变得有些奇怪,看了一眼我,除了眼睛颜色不同和不明原因的笑之外,似乎也没什么毛病啊。

一会儿后,我爸阴着脸走了进来,将棉大衣脱下来放好,而后便是看了看还在对着门外发笑的我后,脸色有些阴沉。

看着这一幕,产婆有些奇怪的问道:“世贵啊,你怎么了,孩子不哭反笑是好事儿啊,我接生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说不定是什么大罗神仙转世呢。”

我妈见此也是有些担心,语气虚弱的问道:“你怎么了?难道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我爸深吸了一口气,思量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的指着我说道:“你们看孩子在对着哪里笑?”

我妈和产婆一愣,仔细的看了一眼在床上的我后,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也是发现了异常。

看着这一幕,产婆好歹是见过一些世面的,笑呵呵的出来打圆场道:“小孩子不识人,随便对着什么便是笑,不打紧的。”

我妈听后脸色有所缓和,似乎觉得产婆说的有道理,但是我爸却依旧眉头紧锁,叹了口气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刚刚穿着大衣吗?因为院子里冷的就像冬天一样!”

产婆和我妈听后心中都是一震,产婆面色有些凝重,而后走到外面去试了一试,刚走出去没一会儿后,便是跳了进来,“啪”反手就把门关上了,浑身都在发抖,脸色有些惨白,而后进门抱着我紧紧的靠在我妈身边,眼神惊恐的看着门外,声音微颤道:“外面冻得就像大冬天一样,恐怕……外面的那东西还不在少数,我替人接生这么多年了,出生就撞见那东西的也是见过不少,但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阵仗的,恐怕……”

听此,我妈也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毕竟跟了我爸这么多年,这些东西还是听过不少的,但是脸色依旧有些惊恐,带着一丝求证的语气问道:“你,你是说,是说有那东西?”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我爸看着门外思量了许久,叹了口气说道:“恐怕我们的孩子真的招惹了什么脏东西了!”

得到我爸的肯定之后,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了沉默,除了我那微弱的笑声之外,再没有任何声音了。

“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房间沉默,我妈和产婆脸色有些惊恐的看着我爸,我爸看着在颤动院门,额头都快皱成一团了,脸色有些阴沉,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去开门,因为谁也无法保证外面敲门的,是人还是鬼!

新书《解咒人》在创世中文网发布了,希望各位能够去看看,这是一个新的故事,保证给读者带来不一样的体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