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哥哥

第1章 哥哥

三月末的日本,落花飞舞,粉红色的花瓣落在路人的身上散发着迷人的芬芳。也有些人仰头立足观望,好似享受这场盛大的樱花雨。

月斐姌摊开手掌任由那缓缓飘落的花瓣停驻在手心,心里不免有些感叹。七年了,自从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她摸摸额头的伤疤,自嘲的撇撇嘴,不知道爷爷看见现在的她会是什么表情。

不愿独自进那个所谓的家,好像哥哥在湘北高中读书呢?想起那个疼爱自己的哥哥,神情冷漠的她终于露出一些温和的神情,嘴角扬起一个不经意的笑容。

她不知道的是,那个短暂的笑容有多美,就连这飞舞的樱花都要自惭不如。路边看到这一幕的人,吃惊的张着嘴巴,那个黑发女孩好像可以和樱花溶为一体,她们在一起显得那么和谐。

湘北高中吗?收回失神的目光,隐去嘴角的笑意,冷漠的给自己筑起一道高墙。凭借着小时候的记忆,往湘北高中的方向走去。对于湘北高校,她并不陌生,小时候经常和哥哥偷偷跑去那里玩。那里是他们两个曾经玩捉迷藏的地方,那里是在他们的秘密基地,那里是她每次哭泣后要去的地方,哥哥总是会找到她,笨拙的帮她擦掉眼泪,那里……

漫步在湘北高中的小道上,思绪一团乱,狠狠的纠缠着她。

如果不是妈妈的遗愿,她绝对不会再次走进这个国家,再也不想见到那些人。唯一让她怀念的就是哥哥了,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还是像以前一样热爱篮球吗?想到哥哥,她不禁加快了脚步,朝着学校深处走去。

湘北高中篮球部还是和以往一样在进行着练习,当她赶到篮球场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人,快速的运球,躲过对方几人的阻拦,动作熟练,潇洒,好像他和篮球是一体,只见他像只鹰一样高高的跳起,单手灌篮。

哥哥,月斐姌捂住嘴巴,呆呆的看着在球场上英姿飒爽的黑发男生。七年不见,她还是能够一眼认出哥哥,还是那熟悉的面孔,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

“啊,怎么办?我看到完美的画面了。”

“啊,我这辈子跟定你了,流川枫……”

“不行了,快要受不了了。太帅了……”

他们在练习,不可以打扰他们。月斐姌无力的靠在墙边,不去理会旁边几个花痴女生大声的叫嚷。

停了大约五分钟,她听到篮球场一阵喧闹,她再次把目光看向球场,只见一个红发的小子正在被一个大猩猩样的男人嘞着脖子。

哥哥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冷冷的开口:“真有意思啊。”然后转身拿起篮球去一旁独自练起了投篮。

“狐狸哥哥,”月斐姌看着那个练习的身影,大脑不听使唤的喊出对他的昵称,他还记得这个妹妹吗?还要她吗?

刚刚打算投篮的流川枫,听到这个称呼,手中的篮球“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慢慢的转身,看向门边站着的那个身穿紫灰色休闲装的黑发女孩。

是月,不会错的,真的是月回来了。那双淡紫色的眼睛是独一无二的,他不会认错的。

月斐姌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进篮球场,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嘴里不确定的开口:“狐狸哥哥,你还要我吗?你的月回来了。”脚下一个踉跄,肩上的网球袋滑落。“砰”的一声,把处于震惊状态的流川枫惊醒了。

“月。”流川枫大叫一声,快速的冲到她跟前,紧紧的抱住那个消瘦的身体。怕一松手,她就会再次消失,失去一次已经够了,再也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

不可以哭,见到哥哥是高兴的事情,要笑,如果哭泣他会心疼的。月斐姌抬起头,真心的展露笑容,语气平稳的开口:“哥,你的月回来了。”

流川枫伸出手,笨拙的帮她擦掉脸颊的泪水,又轻轻的拨开前面的刘海,看到那块丑陋的伤疤,过往的一幕幕涌现在眼前。好恨他当时的无力,保护不了她,让她受到伤害。现在她回来了,再也不会让伤害到她的事情发生。

“哥,没事的,都过去了。”

“不要离开,让我来保护你。”流川枫放开她,认真的开口。

“嗯。”她乖巧的点点头,面对最爱的哥哥,她眼中的冷漠在一点点瓦解,小时候发生的温馨的事情是她最快乐的记忆。

流川枫像小时候一样,轻轻的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嘴角微微上扬,满脸溺爱的摸着她柔顺,黑亮的长发。

篮球部的人吃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孩,紫灰色的休闲装,如同瀑布柔顺的黑色长发,乖巧的贴着女孩消瘦的脸颊。淡紫色的眼眸好像可以穿透人心,眼中那抹冷漠拒人千里之外,冷得让人心痛,直挺的鼻子,玫瑰颜色的性感嘴唇。她浑身散发出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不过,她和流川枫是什么关系,竟然可以让那个迟钝,面无表情的人露出笑容。

“啊,那个女人是谁啊,怎么可以靠近流川枫。”花痴一号愤怒的大叫。

“快点滚开。”花痴二号气的挥动拳头。

“不然让你好看,快点离开。”花痴三号马上就要进入球场。

流川枫恶狠狠的登了眼那群女生,领着月斐姌走到彩子身边,轻声的开口:“月,你在旁边等会,一会我们一起回家。”

她冲哥哥甜甜一笑,乖巧的开口:“哥你去练习就可以了,我在这等你。不过,你可不可以把网球袋给我拿过来。”

暮木公延早在他们谈话的空闲,把那个黑色的网球袋那过来,礼貌的递给她。

“谢谢。”她礼貌的道谢,静静的站在一旁看哥哥的练习。

一旁的彩子受不了这种安静的气氛,不禁再次打量旁边站着的女孩,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漂亮,可是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很冷淡,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只是沉醉在她自己的世界中。

“你好,我是二年级的彩子,流川枫的学姐,你可以喊我我彩子姐姐,我可是很高兴多个妹妹呢?”自来熟的彩子高兴的抓住她的手,大笑着自我介绍“你好”月斐姌眉头微皱,下意识退了一步,神情冷漠地看着热情的彩子。

彩子尴尬地笑了笑,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叫什么?”

月斐姌撩了一下耳边的发,淡淡道:“月斐姌”。

“可是你们不同姓啊。”彩子冒冒失失的开口,话出口才感觉不对,急忙捂住嘴巴,观察着她的反应。

她看着学姐可爱的反应,淡淡的开口:“我随母姓。”语气淡的就像是再说别人的事情。

赤木晴子一直在偷偷的听她们的谈话,很是不解的开口问道:“为什么要随母姓?”

为什么吗?她看向旁边一个短发的女生,大大的眼睛,温柔的笑容,是那种很单纯的人吧,她应该是快乐的张大的,看她的表情就知道。

晴子见她只是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开口:“我是赤木晴子,一年级的。对不起哦,我那个问题太冒失了。”

“没关系。”她的语气透着那种无奈,有一丝泄露了她内心的痛苦,让她紧紧的握住拳头,忍下那股心痛,使得她可以平静下来。

彩子满脸心痛的把她搂进怀里,摸着她的头,心疼的开口:“可怜的孩子,以后让姐姐来照顾你吧,谁敢再欺负你,我就把她打飞。”

她的怀抱好温暖,有妈妈的味道,月斐姌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温暖,在心里告诉自己,就这一次。

“啊,彩子姐姐,你好奸诈,我也要认她当妹妹。”晴子不甘示弱的加入拥抱的行列。

训练完毕的流川枫看到这个情形,面无表情的把她的宝贝妹妹解救出来,冷冷的开口:“不许学姐打月的主意。”

哥哥吃醋了,意识到这个情况的月斐姌,扑哧笑出声来。这样的哥哥很少见啊,不过,却让她是如此的感到窝心,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庇护着她。

“月,你应该经常笑,就像小时候一样。”流川枫看着那个笑容,失神的开口。

听到哥哥这样说,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她有多久没有这样笑了,久得她自己都记不清了。自从跟随那个人后,她渐渐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没有得到也就不会怕失去。没有人告诉她应该怎么办,她只好用自己的办法解决,慢慢的就忘记了笑,变得冷漠,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起来,除了那个以外。

“哥,我……”

“哈哈,我们也很期待的。斐姌妹妹?”彩子笑着打破兄妹两人尴尬的气氛,语气古怪的开口。

就这样,在她重新踏上日本这块土地的时候,身边的人用他们火热的心,渐渐温暖着那颗冷漠的心,使的月斐姌脱胎换骨重新找回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