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老子劫个色
  • 黑金科技
  • 葫芦村人
  • 3126字
  • 2019-07-26 17:12:01

钱一多并不知道国家有个专门处理异常事务的单位,要是知道,绝对不会冒风险在明知道被发现还在继续地偷电。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发现自己正对面,有着一个小小的摄像头,居然亮着光,对准着他。

甚至,无聊等待中的他,还对着摄像头挤眉弄眼,很是嚣张。

他选择经开区的变电站,只因为足够偏僻,最近的派出所,过来也需要十多分钟,何况他根本就不认为会被发现。

他发现自己暴露的时候,手环上面显示已经充电百分之0.63%,等到已经充电到1%的时候,小锐告诉他,待机可以达到一个月,即使全力使用,也能够支撑三天,钱一多才有了底气,敢对着摄像头挤眉弄眼,小声咕哝着让他们来抓自己。

躲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如此胆大地挑衅国家暴力机构。

“我去,怎么停电了?”等钱一多实在无聊,向着周围看去,发现这片的工厂区全部陷入了黑暗,很远处才有隐约灯光的时候,顿时感觉不妙起来。

这里是日夜不停生产的汽车城!

还有着一家大型的军工单位,虽然这边影响不到那家军工单位,如果供电局的人通过监控发现了他,绝对会报警。

“呜呜呜……”一辆警车闪烁着警灯,开着警报向着这边呼啸而来。

还在很远,警报声就隐约传了过来。

钱一多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简直就是乌鸦嘴。

远处的警报声,让钱一多嘴角抽搐了起来。

肿得不行的脸上,因为这抽搐,顿时变得恐怖起来。

钱一多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恐怖,他的表情却显示在供电局监控画面上,所有看到他这恐怖脸上扭曲的表情的人,都被吓得齐齐倒退,胆小的女同志,更是吐着舌头拍着狂跳的心脏惊呼……

多么恐怖的脸,脸颊高高肿起,赤红色的脸上鲜血如同要流出来,硕大的鼻子歪着,或许那嘴一张开,就会露出尖锐的獠牙……

警报声越来越近,钱一多焦急了起来。

“不行,必须得逃了!”钱一多没有询问智能小锐,顾不得看充能了多少,也顾不得左手没有任何知觉,直接松开了抓住高压电线的手,遮掩了手的光球瞬间消失,钱一多当即从变压器上面跳下来,随后猛地一跃,翻过了围墙。

钱一多手离开跟高压电线接触的一瞬间,黑暗的周围再次恢复了光明。

“艹,这下麻烦了!”钱一多从变电站翻出来,发现公路两边路灯都亮了起来。

警车距离这边只有数百米的距离了,却放慢了速度。

变电站对面,是一片枇杷林,地势比这边要高不少,钱一多看了看远处越接近速度越慢的警车,直接从变电站窜到了旁边的公路上,没有任何停顿,就向着另外一边的枇杷林冲过去。

十来米宽的公路,仅仅一眨眼的功夫,钱一多已经窜过了,等到警车到达这边,钱一多已经钻入了批把林。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目标速度很快,已经进入枇杷林,请求增援!”车里面的警察只觉眼睛一花,怪人就窜进了批把林消失不见,急忙向上级汇报,要求增援。

进了枇杷林的钱一多,顾不得松口气,顿时向着枇杷林深处跑去。

“小锐,你不是说能够消除我脸上的肿胀跟淤青?现在行吗?”脸上的肿胀跟淤青消除,钱一多被抓住的可能性将会直线下降到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可以,需要消耗0.8%的能量。”小锐回答。“是否选择开启治疗?”

钱一多看了看手环上面显示1.02%的能量,欲哭无泪。

这个时候,没有选择,只能先治疗,否则,自己不被认出是偷电者,仅仅是肿胀的脸,也会遭到巡逻警察盘问。

没有犹豫,选择了治疗。按照小锐的吩咐,抬手把手腕上的手环放到脸前面,黑色的手环开始闪烁细密的电芒,电芒接触到钱一多的脸,有着一股痒痒的酥麻感。很快,钱一多滚烫的脸上的感觉就如同有无数蚂蚁在爬,甚至还在爬的时候咬一口。不等感觉消失,脸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再也看不出丝毫的肿胀以及淤青。

“看来,哥这名字取的不好,钱一多,就说明钱就不多!钱多了肯定得出事儿……”看到只剩下0.22%的能量,仅仅只能待机五天时间,无法支持一次资料检索,钱一多苦笑着吐糟自己这名字不好。

已经完全变样,一边考虑着哪里去换身衣服,一边思考着应该如何安全地给小锐充能的钱一多在枇杷林里面小心翼翼地走着。

为了节省能量,让小锐支撑更长时间,钱一多甚至让她处于耗能最低的待机状态。

没走几分钟,钱一多就听到前面不远处一阵粗重的喘息夹杂着女人带着惊恐的无力“不要……”声,顺着声音摸过去,顿时大喜。

这特么的居然是一对玩野战的炮兵啊。

遇到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如何能够不喜?

搞套衣服!

小心翼翼,一直到了五米的范围,居然都没有被发现。月色不错,枇杷林也不算密集,近距离能够看清楚大致轮廓。一名穿着工厂短袖工作服的男性正一手搂着一名短头发,同样穿着工厂短袖工作服的女孩脖子,粗重地喘息着,大嘴不停地在女孩怀**着,另一只手不老实地在伸入了女孩的衣服里面。

女孩则是不断地扭着身子,双手更是不停地推着男人,却没有办法脱离。

“再特么的反抗,明天就让你滚蛋!你当老子女朋友多久了,不以上床为目的的耍朋友都是耍流·氓……”粗重喘气的男声威胁着挣扎的妹纸。

“不要!曹峰,我就知道,你并不是真的爱我,而是为了占有我的身体!”女孩子挣扎得更加厉害,声音中都是带着哭腔。

“别特么的说爱,爱值几个钱?要么今天从了老子,要么明天你滚蛋!”男人这会儿也是停止了动作,声音很是冰冷。

钱一多听到这话,差点笑出来。

感情,霸王硬上弓还有如此理由。

这男人真特么的不是东西,要上人家,怎么也得去开个房不是?

刚好自己有需求,加上自己撞上了,不能不管,溜到另外一边,从地上捡起一根拇指粗的树枝,把上衣脱下来,轻轻撕成两半,一半蒙在脸上,一半裹了好几层在树枝上,向着前面摸过去。

“不准动,在里面太久没见过女人,老子今天劫个色!”僵持中的野战炮兵,当即愣了。尤其是那个面对着钱一多的女孩,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更是瞪圆了,钱一多压着声音,“敢叫老子就先杀了你再玩尸体,妹纸,不要那样看着哥,哥在里面待了好些年,反正事儿也是不小,不介意再多条人命。下午这边发生的枪战,知道吧?老子干的……”

“大哥,她还是处,送您了,您随便玩儿,不要客气……”被钱一多用树枝指着脑袋的男人整个人如同筛糠一般哆嗦了起来,“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把我当个屁给放了,放心,我没有见过你……”

“老子要你送?干掉你,她自然是老子的!”钱一多给了背对自己的男人脑袋一巴掌,恶狠狠地说道。

男人身体一软,瘫倒在了地上,一股温热的尿骚味很快弥散开来。

这人渣居然如此不经吓。

对面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妹纸没有动作,钱一多以为她吓傻了,也不说话,对着地上的男子猛踹了几脚,男子吃痛,却不没有发出声来。

欺负这样的人渣没有什么意思,钱一多直接一脚踢在他脖子后面,这货直接就彻底昏了过去。

“放心,只劫个色,伺候好了爷,不要你命。”钱一多见对面妞儿没有反应,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要是真被吓傻了,自己咋逃出去?

“求求你,我可以给你钱……”女孩带着哭腔的声音很低,晶莹的眼泪不停地从眼眶滚落,却不敢哭出来,更是没有尖叫,在那里压抑着抽泣。

她害怕钱一多伤害她,甚至真的要了她的命,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胸口……

钱一多握着树枝的右手指着女孩,女孩瞬间闭嘴;伸出左手,直接向着女孩胸部袭去,女孩流泪的大眼睛瞬间瞪圆,整个人的嘴张开成O型,旋即,她用自己的一只手捂住了嘴,瞪圆的眼睛闭了起来,眼珠子掉落得更加厉害,身体也筛糠般地颤抖了起来……

让女孩没有想到的是,在她心中极度恐惧,闭上眼睛认命地等待着凌辱降临,媒体经常报道,尤其是国外,女孩子在遇到性侵的时候,如果没法反抗,就必须机智冷静地应对,保护自己生命安全才最为重要。

遇到强·奸,既然不能反抗,索性就享受吧!

之前想着要新婚夜留给自己老公的宝贵贞操,今天看来无论如何都保不住了。

先被为了上自己的渣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骗来这偏僻的小树林谈人生,结果被一步一步地引诱到玩小蝌蚪找妈妈的游戏;随后还遇到了刚刚从牢里出来的凶残犯罪分子。

尤其是这手中有枪的凶残劳改释放人员,另外一只魔抓正在向着自己的胸部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