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手握110KV高压电就行
  • 黑金科技
  • 葫芦村人
  • 3191字
  • 2017-04-11 08:16:59

如果钱一多有钱,一切都不是问题,甚至丈母娘也不会提出给他制定一个可以让他离开杨锐的“先挣他一个亿的小目标”。

问题是钱一多没钱。

“你现在更应该考虑如何在一个半小时内给我充能,一个半小时之后,系统将会自动关机,没有完全充满,娃将会二十年之后吸纳足够能量自动开机……”手环仿佛也知道,钱一多目前很难解决选择什么技术的问题。“第二替代方案的人,有着大部分的权限,百分之九十的技术资料可以使用,选择的时间很长。但是现在的时间,很短……”

钱一多也知道,他现在干的事情,有些操蛋。

现在的钱一多,如同看到大雁的两兄弟一样,大雁还没有打下来,先讨论究竟是煮着吃还是烤着吃,等到弄到解决办法之后,再回去,大雁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搞了这么半天,并没有弄清楚煮着吃还是烤着吃。而大雁眼看要飞走了。

再不找到解决办法,搞不好就得等二十年,二十年后,杨锐早就不知道嫁给谁了……

实现不了小目标,钱一多敢保证,他的丈母娘不会让他见到李锐。

“我打个电话,咱们马上就出发!”钱一多拨通了杨锐的电话号码。

现在有了解决办法,必须让杨锐也知道,杨锐离开时候的那种担忧,他比谁都了解。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ispoweroff!pleasetryitlate!”

“嘟……嘟……”

听着电话另一头的盲音,钱一多整个人愣神了很久。

现在情况逆转了,他想要跟杨锐分享,并且告诉她,一个亿的小目标,要不了三年,三个月自己就能够实现了。到时候一切都将会不受限制。却没想到,在一起之后从来没有关机过的杨锐,在确定关系之后的第365天关机了。

手环不停地闪烁着,提醒着钱一多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了,腹中饥饿的钱一多想要把橱柜最后一包方便面泡了填肚子都来不及。

脸肿得像猪头的钱一多,深呼吸了一口气,准备完事儿回来再给杨锐电话。

对着处于待机状态的智能手环说道:“今天哥就放弃一次原则,去借点电,技术出来了,再还给他们!”

钱一多不想冒大风险偷电,智能手环刚刚却告诉他,手环损坏不少,这次如果无法及时提供能量,能量耗尽自动关机,不少资料将会消失。

之前无法回答钱一多有哪些问题,就是因为资料库里面的一些程序被损坏,只能检索存储空间才能知道具体有哪些资料。这如同人大脑受损,脑海中的记忆依然存在,但是却记不起来了。

“这张脸,应该会把风险降低很多。即使不小心被看到,只要不被抓到,他们也不会知道是谁干的!”钱一多在等待空的士的时候,摸了摸自己滚烫而又感觉麻木的脸,自嘲着说道。

还是因为隐藏身份的问题,他没有叫网约车,而是等待着空的。

“去经开区环球玻璃厂!”好不容易,一辆亮着灯的空出租,停在了钱一多前面。

额头上贴着创可贴的出租车司机却不让钱一多上车。

看了钱一多很久,查户口一般询问脸怎么回事,在钱一多不耐烦地说道,“哥们儿,不走就拉到!尼玛,家有悍妻,至于盘根问底?昨晚跟哥们儿去夜店喝酒,留下了一个口红印,被媳妇给揍了,然后赶出来了……”

司机一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表情,让钱一多上了车。

“兄弟,咱们这是同病相怜啊,我家那口子,比你媳妇儿彪悍多了……只是在外面喝酒被抓住,跪榴莲,跪啤酒瓶碎渣……自己揍自己,一切都看她心情,她不满意不能停……”一上车,出租司机就向着难兄难弟诉苦。

都是有着一个凶悍媳妇儿的人,没有悍妻的男人,如何能够理解他们内心的苦?

钱一多筹划着从经开区边缘110KV变电站“借电”,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司机。

司机以为他是被媳妇儿家暴心情郁闷,倒也不以为意。

“兄弟啊,现在的女人要翻天,不能得罪……你说说,这TM的什么世道,网络小说里面男人三妻四妾的日子,多好……”出租车司机都能侃,见钱一多不搭话,反而劝着他。“不过,这年头,没车没房想找对象不容易,有车跟房也得当菩萨供着姑奶奶……忍着点,有了孩子,咱们就翻身了……”

本就郁闷的钱一多被这司机搞得心情烦躁,这特么的都是哪里跟哪里?

杨锐根本不是这样的女人,司机不断地影响他思考各种“借电”的方案,以及周围的环境,脑海中模拟着行动过程,避免被发现。以及被发现之后的应急方案,不停被司机影响,自然忍受不了。

当即对着司机喊道,“停车!”

“咋了兄弟?还没有到呢……”司机不由一愣。

“我没带钱。”钱一多说道,这话一出口,整个人都尴尬起来了。

他真的没有带钱。

或者说,他是没有钱,已经一个多月没上班,之前结算的工资,都在杨锐那里管着,不算房租,估计也就剩下不到200,这估计还得加上杨锐兼职平面模特的收入。

“可以手机支付……”司机没有停车,热情地说道,随后却把扶着方向盘的手给猛地拍到了脑门上,“我倒是忘了,估计你跟我一样,零花钱每日支取,没事儿,我送你过去,有钱了再给我就是。”

司机并不在意钱一多是否有能力支付车钱。

或许,他需要一个天涯沦落人来发泄心中的苦闷。

“谢谢了!”钱一多不是真的想下车,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实在是被烦的不行了。

经过这一茬,司机没有再说话。到了地方,停车,钱一多下车之前,对着司机问道,“师父,您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司机没有说自己的电话号码,反而叮嘱钱一多,以后在外面浪小心点,回去跟媳妇儿认个错,可以要是不原谅,把媳妇儿摁在床上XXOO一番,伺候舒坦就过关了什么的……

出租司机的经验让钱一多嘴角抽搐不已,好像这方法挺实用。

在他还要继续叮嘱钱一多的时候,不远处厂门口有人挥手招车,司机跟钱一多挥了挥手,一脚油门向着招车的人去了。

钱一多把出租车的号牌记住,辨别了方向,才根据记忆向着旁边偏僻的方向而去。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钱一多对这边并不熟,之前不久来这边一家汽车配件的厂里应聘过,刚好路过一个110千伏变电站,周围很偏僻,距离环球玻璃厂不远,周边最近的厂都两百多米的距离。

偏僻,被发现了,比较容易逃跑。

暴露的几率不小。

“警告,待机时间不足半个小时……”钱一多还没有到达地方的时候,手环发出提示。

“放心,十分钟就能到地方!”钱一多见到周围的路上几乎没有行人,确定方向之后,向着不远的经开区车城110千伏变电站快速跑去。

蓉城经开区,三十多年前已经设立,发展势头一直不错,尤其十多年前,经开区政府紧跟国家汽车战略的步伐,打造中国西南中心的汽车城,发展更是快捷。

能源等基础设施建设,自然是重中之重。

这一区域处于汽车城边缘,道路两边都是新修厂房,110千伏变电站距离工厂以及民居需要保持足够的距离,这才让钱一多选择了这里。

公路两边的路灯,非常明亮,交通路口还有不少的摄像头。

钱一多一边跑,一边躲避着摄像头,避免自己被拍下来,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看着眼前两米多高的围墙,绕着围墙走了一圈,记住摄像头的布局,让手环开启探测功能,并根据情况给出路线建议。

“围墙西南方角落有一台变压器,从那里上去,找到高压线,就可以了。”手环有着十米的探测距离,很容易就把这个不大的变电站给探测清楚了。

到了位置,计算了一下高度,模拟着路线,随后钱一多向着后面退了七八米的距离,深呼吸一口气,双脚用力,猛地向着变电站的围墙窜去,在墙脚前面半米多的位置瞬间屈膝,张开手臂,双腿猛地一蹬,手直接抓在了围墙顶上。

围墙顶部的玻璃,刺破了钱一多的手。

心中暗骂着设计供电局围墙的人,顾不得疼痛,双手抓着围墙,手臂用力,快速地把自己撑上去。眼睛刚过围墙,就看左手边,霍然就是一个摄像头,吓得钱一多差点掉下去。

确定了摄像头的方向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翻进了围墙。

这一切,都被变电站内部的一个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与此同时,在经开区供电局的监控室里面,报警器开始闪烁。见到警报灯闪烁,值班人员也变得紧张起来,开始排查什么地方出现了故障……

“小锐,现在怎么做?”钱一多不知道具体如何做,只能问智能小锐。

“找到变压器的高压线,用戴着我的手抓住高压线,就行了。”手环这时候直接通过电波传递。

感觉空气都是燥热,身上衣服被汗水湿透的钱一多,脑海中接收到这个,整个人入赘冰窟,汗毛倒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