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98.寿宴,往事

纪琴睁大眼睛,好像不敢相信。

“本太子说母后的寿宴纪小姐不必去了。”

夜卿不介意再重复一遍,但若是纪琴继续胡搅蛮缠,他就可能会让侍卫把人拖出去。

纪琴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猛的拍着桌子站起来。

“太子哥哥,我们自幼青梅竹马,你却为了外人不让我去皇后娘娘的寿宴,这些外人都去得,我为何去不得?”

众人没想到看戏也能引火烧身,也不知纪琴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竟然也能和他们产生联系,这不是明摆着往刀口上撞吗?

“来人!”

夜卿耐心已经耗尽,直接叫人将纪琴拖出去了。

“过段日子是皇后的寿辰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蓝若冰一边喂着怀里的白风,一边问夜卿。

白风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让他自己吃他偏不,一定要蓝若冰喂才肯吃,引得燚目光频频看向他,不过全都被白风忽视了。

“本也不是什么大事,若是你们不想去不去就好,去了也不过是与那些老狐狸打交道,烦人得很,原本我也没打算去的,就没有同你们说。”

夜卿对此并不在意,好像皇后的寿宴与他无关。

好像自从到了青龙国,夜卿就一直怪怪的,对皇上皇后的态度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但严格说来那都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们没资格说什么。

既然夜卿不想去,也并未同他们说皇后寿宴的事,他们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好。

皇后的寿宴很快就到了,夜卿只是派人送了寿礼,然后与众人一起窝在濯离阁。

皇后的寿宴一直到月上柳梢才结束,宴会结束后就有一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出了皇宫,直奔濯离阁。

“殿下。”

那黑衣人翻窗而入,径直跪在夜卿面前,虽然蒙着面,但依旧可见其恭敬。

那黑衣人只尊称了一声殿下,便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是顾忌着蓝若冰等人。

“无碍,说吧。”

“太子殿下未去参加皇后寿宴,皇上皇后虽面上不显,但明里暗里的说殿下结交的朋友……不是良善之辈,又暗讽殿下……不孝,连皇后的寿宴都不参加,因为这些朝中已经有不少大臣对殿下心生不满。”

夜卿毫不意外,若是皇帝皇后不这么做他才会觉得意外。

“退下吧。”

夜卿依旧淡定,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没有人开口。

“有兴趣听听我的事吗?”夜卿好像没有察觉异样,主动说起了往事。

曾经青龙国的皇帝和皇后确实像夜卿说的那样,在洞房花烛夜时一见钟情,两人的感情很好,第二年夜卿出生,那时还是太子的皇帝没有那么多的妾室,只有太子妃一人,夫妻恩爱被世人传为佳话。

几年后先帝修炼时出了岔子意外驾崩,太子继位成了当今皇帝。

迫于朝臣压力皇帝虽然晋了几位妃嫔,却从来没有宠幸过她们,夫妻二人感情依旧甜蜜如初,对夜卿也是尽全力培养。

可不知从何时开始一切都变了,皇帝变了,皇后也变了,所有人都变了。

皇帝和皇后依旧恩爱,但皇帝却是开始宠幸后宫的妃嫔,对夜卿的态度也变了,不再那么用心,甚至暗中出手想毁了夜卿的声誉。

皇后依旧对皇帝很好,却对皇帝宠幸后宫妃嫔一事未置一词,对夜卿也刻意的忽略。

曾经的温馨再也不见,年幼的夜卿对他的父皇母后还抱有期待,但随着皇帝与皇后的漠视那份期待越来也少,直至消弭。

“一个人再怎么变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想换了一个人,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蓝若冰一身墨色男装,身躯消瘦,却脊背笔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