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88.戾气,便宜

“我不是药剂师,更不是炼丹师,我怎会知道?”

“听闻那女婴被抱回来时虽算不上粉雕玉琢,面上却也是没有黑纹的,为何一夕之间黑纹遍布,筋脉尽断,丹田尽毁呢?”

“此事我并不知情,我见到你的时候,就是黑纹遍布,丹田尽毁。”

“先夫人回去一个月,竟一次都未曾去看过吗?那你可真是一位好父亲啊。”

“我身为一国丞相,岂能日日留在家中,身为丞相,自当以天下为重。”说着蓝晋甚至还挺直了胸膛,一副自豪的模样。

“天下为重?蓝晋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觉得心中有愧吗?你贪财好色,收受贿赂,强抢民女,先女|干后杀,死在你手上的人不计其数,你还敢说你以天下为重?”蓝若冰满目嘲讽,甚至那两位老者还时不时的高喊一句要严惩蓝晋。

蓝晋感觉理智渐消,心间不断的回荡着杀了所有人……

蓝若冰看着蓝晋渐红的眼,微不可查的勾起嘴角。

按照蓝晋的脾性,当然不可能会忍不住心中的暴虐,不过是蓝若冰在登上高台路过蓝晋附近时,悄悄用了点东西,他越是隐忍,暴虐的情绪便越翻涌。

“你有什么证据?空口无凭就想定我的罪,蓝若冰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有帝尊撑腰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蓝晋才不相信蓝若冰能找到证据,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被他暗中解决了。

“谁说没有证据?濯清,拿给我们尊贵的丞相大人看看。”

濯清又拿出一沓厚厚的纸,比刚刚拿给蓝若冰的还要厚上许多。

“丞相大人请看,看过若有短缺可告知于我。”

蓝晋看着眼前的纸,并不想知道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可周围不少人都暗戳戳的盯着那沓纸,恨不得抢过去一看究竟。

拿过纸,第一张的内容就让蓝晋大惊失色,直接震碎了纸张。

濯清淡定的又拿出一沓递给蓝晋“丞相大人为何如此激动,幸好主子早有先见之明,抄印了几份备着,丞相大人你尽管毁,我这多的是。”

蓝晋拿着纸毁了也不是,不毁也不是,僵站在那里气得面色铁青。

无法只能忍着戾气,一张一张的看过去,越看越心惊,凉意自心底蔓延。

“看来丞相大人的反应已经足以说明一切,既然无法反驳,不若就此认罪吧。”

蓝若冰的声音适时响起,带着蛊惑。

蓝晋眼眸混沌,张了张口,好似要说些什么,神色却恢复了清明。

“简直胡言乱语。”

“丞相大人,你可知你寄予厚望的蓝玉安和蓝玉宁与你并无关系,不止她们姐妹二人,你的所有子女皆不是你的亲生骨肉。”

所有人都顾不上帝尊还在高位上坐着,全都眼神怪异的看向蓝晋。

原本只是认为蓝若冰不是他的骨血,万万没想到七个孩子竟然全都不是。

“蓝若冰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

蓝晋当真是气急了,竟不管不顾的挥出一道灵力向蓝若冰袭去。

“放肆!”

根本就不用了蓝若冰出手,帝尊直接将人打到吐血,爬都爬不起来。

“帝尊,你竟是非不分,帮这个妖女,如此作为,岂配受到世人尊崇?”

原本只打算回以一击就算了的一尊,又挥出一道灵力打在蓝晋身上。

“你在质疑本尊?凭你,也配?”

鲜血不断涌出,蓝晋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

“帝尊,别打死了。”

看到帝尊发怒,众人大气都不敢喘,只有蓝若冰敢出声阻止,但她并不是想让帝尊留蓝晋一命,而是觉得还没有让蓝晋付出应有的代价,直接死了太便宜他了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