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79.杀招,名头

直接将蓝玉宁淋成了落汤鸡,精心打理的头发被打湿,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描绘的精致妆容更是被水冲花了,五颜六色的糊在脸上,像鬼一样。

不过幸好,火被浇灭了。

“啊啊啊啊!”比刚才要刺耳的尖叫声从蓝玉宁口中传出,像是有人把她怎么样了似的。

“闭嘴。”众人秉承着看热闹的心理没有阻止,纳兰樊不知是出于丢人还是其他开了口。

“蓝若冰,你竟然敢让这畜生对我放火,我杀了你。”蓝玉宁止住了叫声,却怎么也压不下心中的那口恶气,竟是想直接动手。

棕色的灵力凝聚在掌心,渐渐化为实质,细小的砂砾于掌心间沉浮着。

“畜生说谁?”蓝若冰没有将蓝玉宁放在眼里,但是说了她的兽兽就是不行。

蓝玉宁果然从来不会让人失望,没有脑子一样的“畜生说你。”

“哦。”蓝若冰从来不会与没有脑子的人争论,会降智。

蓝玉宁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有人忍不住嗤笑出声才转过弯来。

“你骂我?”

“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贱人找死。”手中积蓄的半晌的土球向蓝若冰攻去,用了十成十的力,想一击取了蓝若冰的命。

还没等蓝若冰有所动作,一直跟在她身边燚就先动了手。

随手一挥就化解了蓝玉宁全力一击的土球,反手又挥了一道无形的力量反击回去。

蓝玉宁倒飞出去,一连撞倒了三棵树才堪堪停下来,一口鲜血涌出,气息顿时萎靡的不少。

“这位公子,何必出手如此之重,不过是姐妹间的打闹,何时轮得到你这个外人出手?”

“姐妹打闹?”隔空捏住了蓝玉安的脖子,将人提起来,严重的杀意仿佛要凝成利刃,夺了眼前大言不惭之人的性命。

燚是个冷心冷情的,若说对谁不一样,恐怕就只有蓝若冰一个了,其他不管男女,在他眼中不值一文。

蓝若冰不想让她们如此轻易的就死了,便伸手拦住了燚。

受到惊吓的纳兰樊像是才回过神一般,哆哆嗦嗦的指着燚,还偏偏要摆他太子的架子。

“你……你,你放肆,在孤面前竟敢动杀心。”

一句话说完,不知是什么给了他底气,态度又嚣张起来。

“孤是太子,岂容你一介贱民在孤眼前放肆。”

所有的底气还是来源于他爹,真想把他从高位上拉下来,让他体验一下他口中贱民的生活是怎样的。

“小小太子,也配在本座面前放肆,谁给你的胆子。”燚的身份他自己没有说过,蓝若冰也没有问过,谁也没有提过就成了谜。

纳兰樊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废物草包,听到燚的话顿时就慌了。

“你……你到底是谁?”

“你不配知道本座的身份,你只需知道本座出自帝尊府,乃帝尊座下之人。”

此言一出不止震惊了纳兰樊,更是震惊了在场的大部分人。

“孤……我,我凭什么信你?”纳兰樊嘴上质疑着,却是连自称都换了,像个笑话一样。

“不信大可去帝尊府求证。滚!”

多说无益,直接给纳兰樊指了一条明路,至于他敢不敢去求证,那就不需要燚去操心了。

不论真假,纳兰樊等人都不敢再招惹,灰溜溜的想离开,被李失陌拦住,让他们顺便抬走了人事不省的蓝玉宁。

“你不是说你不认识帝尊吗?现在反倒变成帝尊的下属了?”

蓝若冰顺着火柔软的毛发,意味不明的看着燚。

“我不是帝尊的下属,骗他们的。”把谎言说的理直气壮的恐怕只有蓝若冰和燚这两个人了吧。

一个骗了当朝丞相,一个骗了当朝太子。

帝尊的名号被这两人利用的可谓是十分彻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