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禁足,皇子

“废物你快点给我出来,我们代爹爹过来传话,不快些出门迎接,还要我们进去请你不成?”

蓝若冰将玉佩收进任羽,带着濯清缓步走到院内。

院中站了六个人,两个衣着光鲜的女孩,带着四个婢女。

那两个女孩用帕子捂着口鼻,神情和做法尽带着嫌弃与厌恶。

两个女孩是原主的姐姐,相府的五小姐蓝玉安和六小姐蓝玉宁,是现在的丞相夫人所生,人前乖巧讨喜,深得丞相所喜,在府中极为受宠。

两个女孩看似乖巧可爱,其实心思狠毒,相府里就属她们两个将原主欺负的最惨。

“你们有事?”

“放肆,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敢与我们如此说话?信不信我让你尝尝鞭子的滋味。”

就这么一会儿,便撕破了伪装,露出了狠毒的嘴脸,丝毫没有这个年龄孩子该有的样子。

“有话就说,没有就出去。”

蓝若冰不为所动的看着她们,神色冷淡。

“你放肆,给我打!”蓝玉安气愤的指着蓝若冰,指挥着婢女。

四个婢女挽起袖子大步向蓝若冰与濯清二人靠近。

自出了门就一直跟在蓝若冰身后当隐形人的濯清,终于有了动作。

她张开双臂挡在蓝若冰身前,因着比蓝若冰年长几岁,虽营养不良,但也较之高出许多,遂将其身影牢牢遮在身后,瞧不见半分,但因内心恐惧双腿微微发着抖,却没有退半步。

“你们要打主子先过了我这关。”声音都带着轻颤。

蓝若冰不想她唤小姐,那便唤她主子,反正都是一样的。

但其实蓝若冰的本意是让她直呼其名,不过是因为懒没多说一句,现在也因为懒没有解释。

四个婢女动起了手,蓝若冰往后退了一步,拽着濯清的衣服也将她向后拉了一步,让她避开了直击面门的攻击。

蓝若冰轻轻将濯清往后一推,与四个婢女打了起来。

但是她年纪小,个子矮,体力不足且才受新伤不久,打起来并不占优势,只能用些技巧,专往她够得到的穴位打。

四个婢女被打倒在地,蓝若冰的体力也消耗殆尽,但面上不显。

“你不是废物吗,怎么可能打倒四个婢女。”蓝玉宁惊诧。

“还不快走?”

蓝若冰怕她二人继续纠缠,她已经没有再打一架的力气了。

“你,我们代父亲传话,蓝若冰损坏珍宝,即日起禁足,十年不得出。”蓝玉宁端着架子,不屑的看着蓝若冰。

“说完了?不送。”

蓝若冰未待她们反应,转身便回了屋子。

“蓝若冰你……,你们四个废物,回去自行领罚,我们走。”蓝玉安的愤怒无处可发,遂发泄在了那四个婢女身上。

院子终于清净,蓝若冰坐在床上,神色懒懒“濯清,我们手里可还有钱?”

“只有十银币。”

“换身衣服,我们出府去。”

“是。”没有问为什么出府,也没有问出府后没有银钱该如何,只是应了然后执行。

两人换了衣服,带了面具,悄悄出了府,但未过多久就看到一些身份不凡的人,在一条小巷子里发生争执。

当朝太子纳兰樊,年十三,当今皇帝长子,最宠爱的儿子,先皇后所生。

纳兰樊神色嚣张的看着被堵在巷子深处的三个人,手中握着鞭子,不时挥舞起来,向那三人打去。

那三人两男一女,年岁不大,两个男孩瞧着与蓝玉安两姐妹差不多大,七八岁的年纪,女孩瞧着年纪小一些,五六岁的样子,一直哭着,满面泪痕。

两个男孩紧紧的护着女孩,尽了全力不让鞭子打在女孩身上。

“皇兄,弟弟妹妹年纪还小,您要打就打我一人吧,求你放过他们。”一个穿黑衣的男孩开了口,是另外两个孩子的哥哥,许是担忧弟妹,才开的口。

“谁是你们皇兄,我是当朝太子,你们算什么东西,就算是父皇的孩子,也不过是从贝戋/妇肚子里爬出来的贝戋/种,有什么资格做本太子的皇弟。”

那三个孩子竟也是皇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