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濯清,去留

“今后我唤你濯清,可好?”

“好,谢小姐赐名。”濯清神色莫名的看着原本的蓝若冰现在的紫魅。

濯清看着她,总感觉蓝若冰与此前相比不一样了,却没说什么。

“小姐,奴婢给你上了药休息一下吧。”

“好。”

濯清将草药捣碎了,小心的敷在蓝若冰的伤口上。

“小姐,奴婢先下去了。”

“记得给自己也敷些药,回去休息吧。”

“是。”

看着濯清离开的背影,紫魅垂下眼眸,一手附上了颈间的任羽。

紫魅再次出现在了任羽的空间,担忧的声音随即飘荡于紫魅耳畔。

“主人,你有没有事啊?”

“你没事吧?”

紫魅轻笑“没事。”

“那副身体太过于虚弱进不来这空间,且你与那副身体尚未完全融合,融合后便与你的灵魂一样了。”

进入任羽的只有紫魅的灵魂,那副身体还留在外面,灵魂是她死时的模样。

“未希,你说,她知道了吗?”

“大抵已经有了猜测吧,毕竟那是她护了五年的人。”

“说的也是,即日起我便是蓝若冰了,若她愿意继续伴随身侧,便将她留下来,不愿便放她自由。”

“好,那我唤你冰儿可好?。”

蓝若冰尚未回答,忽然,意外发生。

不知为何,蓝若冰半透明的灵魂缓缓结上了冰霜。

未希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面上出现一丝慌张。

“冰儿,怎么会这样?”

“不知。”

许久未曾说话的子翼幽幽出声“那是冰心诀,对主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如今是因为一些原因被激发,不过所发挥的力量不足一半,最多……最多让主人的性子变冷一些?”

蓝若冰看着手腕的冰霜,陷入沉思。

冰霜只出现了半刻,很快便消失不见。

蓝若冰放下手,抬头看着未希“未希,你说有的人真的该死吗,自出生起便是为了他人活吗?”

未希想说什么,但话未出口,便被阻止。

“未希,小翼,我挪到空间里的那些东西可能需要麻烦你们帮我整理一下,多谢,我先出去了。”

“主人,你进来一次就不能理理我嘛~”子翼哭嚎着,声音近视委屈。

“行了,小翼,帮你主人把这些整理一下。”面对子翼未希完全没有面对蓝若冰时的耐心和温和,字里行间尽显不耐。

“小翼只有主人可以叫,你不行。”

巧合的是子翼一样对未希没有多少友善,即便他们在同一个空间共存了千万年,也还是相互嫌弃。

蓝若冰出了空间,唤来濯清。

濯清立于床边,垂眸看着地面,态度恭敬疏离。

“我知晓你已经察觉到了,如此我便与你说说清楚,她不会再回来了,此后我就是蓝若冰,你若愿意便继续伴我身旁,不愿你可自行择时离去。”

蓝若冰的直言唤来了濯清的抬眸。

濯清看了蓝若冰半晌,才缓缓开口“我知道她回不来,她母亲与我有救命之恩,我初次见到她时她尚在襁褓,后来她母亲去世,而她生来软弱怯懦又无根脉,天生不能修炼,又在府里不受待见,原本我只是想尽力护着她,还他母亲的恩情,想着能护多久便护多久,若我先走一步,就算还了恩,若哪天她命绝,我有幸活下来,便离开此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到了,许是她命该如此。”

“所以,你的决定为何?”蓝若冰待她说完便问着她想知道的。

“我想留下,我本无名,你既给了我名姓,今后你就是我的主,我会永远跟随你。”

“你如何证明,此生永不叛主?”蓝若冰神情不变,淡淡的问着。

濯清剑指抵住心口“濯清在此以灵魂立誓,永不会叛主,若违此誓,天劫降身,神魂俱碎。”

银辉闪过,没入眉心,誓成。

随后柔和的白光闪过,濯清手中出现了一块玉佩,玉佩成乳白色,上刻濯清二字。

“这是奴婢的本命玉佩,今后交由小姐。”

“你可以留下了,日后不要称我小姐,毕竟相府小姐已经死了,我不是她,你在我面前也无需自称为奴。”

主仆俩门内正说着,门外却传来叫嚣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