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45.花祭,威压

夜卿五人初来乍到,也没什么事做,就一直在在璃冰院。

今日忽然传音找蓝若冰告假,传音的玉石是特制的,其中少不了未希的帮忙。

只是没想到那五个人身份也不低。

夜卿是青龙国的太子,一定会继位的那种。

楚歌和楚云熙是白虎国的皇子公主。

凌昭馨和欧阳落一个是玄武国的郡主,一个是玄武国的世子。

花祭是每个国家轮流举办的盛典,今年恰好轮到朱雀国。

他们五人也是半路上偶遇,然后一起同行的。

本想着路上历练一番,结果没想到把自己搭进去了。

蓝若冰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也没有阻止的理由,当然就答应了。

不过他们还不知道蓝若冰的身份,不止他们,可以说除了濯清没有人知道蓝若冰的身份。

蓝若冰也不是可以隐瞒,只是懒得说,加上也没有人问过,身份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花祭日很快到来,丞相府的一大家子各怀鬼胎。

举办花祭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祭台,祭台中央有一尊展翅欲飞朱雀的雕像,背上驮着一束光,亮的晃眼。

祭台下首便是为皇家与其他国家使者准备的席位。

按照官职大小,官位高低,又分出了三六九等。

蓝若冰坐在席间,这个位置是赵媚芳硬拉着蓝若冰坐下了。

席位渐渐坐满,而皇帝为了凸显威严总是最后一个到场。

许久,皇帝终于到了。

又事一翻三跪九叩,阿谀奉承。

蓝若冰不想跪,坐在位置上稳如泰山,幸好没有人注意到她。

花祭正式开始,冗长的祭词听的人昏昏欲睡。

好不容易祭词念完了,又是一翻祭拜,从清晨到了黄昏,才结束那些繁琐流程,宴席开始。

鼓乐笙歌,曼妙轻舞。

不少世家小姐借机献艺,其目的为何不言而喻。

“我妹妹蓝若冰也会些才艺,不知可否让她展示一二。”

是蓝玉宁。

蓝若冰冷眼旁观,并不想理,但有人却不想放过她。

“妹妹可是不屑于展示给我们看?”

果然是亲姐妹,说的话都让人恶心。

无法,蓝若冰只得开口“不会。”

“妹妹,回话时应当注意礼节,以示尊敬。”

蓝玉安再次开口,暗中贬低。

“蓝若冰?你上前来朕瞧瞧。”皇上也是无聊的很,什么都想横插一脚。

蓝若冰只得站起身,走上前。

刚刚站定,还没如何呢,皇上就开始发难了。

“放肆,蓝若冰你见朕竟敢不跪,你可知罪?”

“不知。”

“长老院,让她给朕跪下。”皇帝猛的一拍桌子,直接下令。

一道道目光落在蓝若冰身上,戏谑的,不屑的,幸灾乐祸的……

只有几道淡漠的目光,投来不过一瞬,便又移开。

长老院的长老闻言便直接出手,威压如浪潮般向蓝若冰涌去。

蓝若冰倔强着,濯清站在一侧满目担忧。

脊背被微微压弯,丝丝献血从嘴角溢出。

威压又重了些,像那山丘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疼的好像骨头被寸寸碾碎一般。

“花祭怎么没人请本座呢?”

伴随着一道男声,碾在蓝若冰身上的威压骤然消失,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喷出,落在红毯上不见了踪迹。

濯清已经顾不上去看是谁帮了一把,冲上去扶住了摇摇晃晃的蓝若冰。

蓝若冰撑着最后一点意识,暗中往濯清手里塞了一个东西,随后便晕了过去。

这点小动作没人注意到,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男声的主人吸引了注意力。

又跪了一片,竟是连皇帝也俯趴在地上。

这片大陆上只有一个人能享受这种待遇——帝尊。

帝尊穿着玄袍,带着面具,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皮肤露在外面。

他好像往蓝若冰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又好像没有。

“皇帝好大的威风,长老院也是不遑多让,几个老头子欺负一个小姑娘,也不觉得丢人。”

说着袖袍一挥,一只白玉瓶出现在濯清跟前。

“伤药给她服下。”

“帝尊大人,是那女子不分尊卑,我才命长老院给她些教训。”

皇帝冷汗涔涔,竟是连朕都不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