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做戏,暗讽

想要达到目的,却不想付出什么,想恩威并施,却太看得起自己给的小恩小惠,只想着给人下马威。

真是恶心透了!

蓝晋装模作样的环视了一圈“放肆,冰儿今天解禁,为什么没人添椅子碗筷?如此怠慢,是想被发配出府吗?”

跪了一片,却没有一个人去搬张椅子,添副碗筷,明显就是做给蓝若冰看的。

“既然不欢迎我,我这就回去了。”蓝若冰可以配合他们,但耐心也是有限的。

果然,看蓝若冰转身就要走,蓝晋他们急了“还跪在这做什么?还不去搬张椅子来。”

椅子很快搬过来,但是放在哪却成了问题,毕竟谁看蓝若冰的眼神都带着嫌恶。

赵媚芳急忙出来打了圆场“你这没眼色的,愣在那做什么,还不将椅子搬过来,让冰儿坐我和老爷中间。”

那下人可算松了口气,放下椅子躲在角落。

蓝若冰才刚坐下,赵媚芳拉着她的手,笑吟吟的说着话。

“哎呦,瞧我这记性,冰儿禁足这些年都忘了哥哥姐姐们的模样了吧?”

一个个指过去,简单介绍了名字和排行就略过去了。

但是到了坐在蓝晋和赵媚芳身边的两个少女的时候,却介绍的格外详细。

一个穿着杏黄色的衣裙,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出水芙蓉般,笑的一脸天真,不谙世事的模样,看着乖巧。

是六小姐蓝玉宁。

另一个穿着一身白衣,两点珠翠点缀在发间,束着白色的飘带,衣裳看着飘飘欲仙,配着小巧的瓜子脸,瞧着像个仙女,但这仙女却是个黑心的。

是五小姐蓝玉安。

这两人在外求学多年,今期刚好回来,通过赵媚芳的话可以了解到,这两姐妹各自有一个师傅,都是学院的长老。

这成了她们姐妹的光环,赵媚芳几乎逢人就会说上一次,以此来体现优越感。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两姐妹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冰儿啊,太子的本命玉佩你藏到哪里去了,这个可是十分重要的,千万不要弄丢了呀。”

果然,这才一日不到,蓝晋就忍不住了。

“丞相放心,命佩我收的好好的,不会有问题。”

想哄着她交出命佩,怕是还没睡醒。

蓝晋脸上的假笑好似挂不住了,恶狠狠的看着蓝若冰。

“冰儿,你爹也是担心你年纪小,藏不住事,若被偷了抢了,那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啊。不然,你就将太子的本命玉佩交给我们帮你保管,如何?”

眼底的算计是掩藏不住还是根本就不屑于掩藏,就那么明晃晃的暴露着,想当做没看到都很难。

站在蓝若冰身后的濯清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用,过些日子我便及笄了。”

言外之意是:及笄后我就可以嫁给太子了,命佩自然就还回去了,用不着你们费心。

这桌子上的都是人精,怎么可能听不出,顿时气氛冷凝。

也正是因为蓝若冰快要及笄了,这一大家子才会着急。

赵媚芳紧紧的搅着手里的帕子,恨不得将人生吞活剥了。

扯着假笑“那你一定要保管好,千万别丢了。”

“不会。”

“过几日就是花祭日了,让你两位姐姐带你去,多交些朋友,也好见见世面。”

果然是老狐狸,句句话都带着暗讽。

“知道了,我吃好了,先走了。”蓝若冰的耐心终于到了极限。

“这个小贱人,不知好歹。”蓝若冰才离开,赵媚芳就忍不住那虚假的嘴脸。

一桌子人见怪不怪。

“如今将太子的本命玉佩拿到手才是正事,你别给我惹事。”蓝晋恶狠狠的说着。

蓝晋这人就是这样,自私到了极点。

蓝若冰自从可以修炼以后,听力极佳,将这闹剧听了个全,瞧着团结实则都是自私自利到极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