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34.收服,防备

欧阳落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表示不服,要求再打一场。

蓝若冰对此表示无所谓,因为懒一个字都没说,头都没动一下,直接站在欧阳落对面,意思十分明显,来吧。

“等一下,我歇一会,歇会再打。”欧阳落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只摆摆手说着歇会。

“你们也要再打一次吗?”蓝若冰也不着急,又问了其他四人。

夜卿思索一下,缓缓开口“我们愿赌服输今日起为你所用,但我还是想像你请教一二。”

夜卿看得分明,刚刚那场比试与其说是打斗不如说是指导,分别指出了他们自身的不足,只有欧阳落那个憨憨看不明白,最后被打了个鼻青脸肿。

“好,你们呢?”蓝若冰又问了楚歌,楚云熙和凌昭馨三人。

三人表示也想再比试一次。

蓝若冰感觉一个一个的太慢了,让他们一起上的。

最后蓝若冰和没事人一样,夜卿四人打的酣畅淋漓且受益匪浅,欧阳落伤得更重了,躺在地上啥也没学会。

楚歌伸腿踢了踢欧阳落“你赔我衣服。”楚歌的衣摆撕裂了一个大口子,是被欧阳落打的兴奋的时候误伤的。

不止是楚歌的衣摆,还有凌昭馨的束在腕间的腕带,夜卿系在腰间的腰带和楚云熙挂在颈间的玉坠。

主要还是他们躲得快,他们要是躲慢一点都有可能被伤到。

由此可以清晰地看出欧阳落的破坏力,以及对战时不分敌友的憨。

老规矩的立了誓,交了命佩,取了代号。

蓝若冰一如既往的懒,代号还是用了之间给纳兰墨他们取代号的方法,十分便捷。

蓝若冰看着手里新‘骗’过来的命佩,本名的下方缓缓浮现出的小字,毫不在意的收进了任羽。

未希会帮她收好的。

未希的存在是一个秘密,原本除了蓝若冰以外无人知晓,现在却多了一个离魄森林遇到的陌生男人,蓝若冰在心里盘算着杀人灭口的可能性有多大。

站着思考问题很累,蓝若冰回了正厅坐着继续算着打赢男人的概率。

濯清坐在下首,规矩不多十分自在。

这次五人中第一个坐下的成了欧阳落,原本就是装出来的贵族气质此刻更是荡然无存。

蓝若冰盘算了半晌,胜算不大。

“主子,你们这是聚会呢?”

两男一女戴着面具缓步走进来。

“你们来这么早,是来吃早饭的?”蓝若冰还没有开口,濯清便先出声调侃着。

“濯清姐姐,我想吃你做的蜜糖糕,你做给我吃还不好。”纳兰颖儿撒着娇,曾经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虽然依旧稍显稚嫩,但周身的气质却是他人模仿不来的。

“好,早就做好了,在厨房温着呢,去拿吧。”

“濯清姐姐最好了。”一边说着,一边就向厨房走去,重度甜品爱好者。

“各自介绍一下,日后便都是朋友了。”蓝若冰看他们的玩闹告一段落,缓缓开口。

为什么不是她自己来介绍呢?

她懒。

“离墨,离澈,刚刚那个姑娘是濯颖。”纳兰墨一口气就介绍了兄妹三人,若是让纳兰澈介绍的话估计不说上半个时辰是停不下来的。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对这几人心存警惕,经过多年来对蓝若冰的了解,她看人的眼光真的是像蹦极一样,只要被她归为自己人,做错了事总是想给一次机会,再给一次,每次都说是最后一次,结果还有下一次。

不然就离君和濯欢的所作所为,都不知道应该被逐出去多少次了。

幸好她懒,不愿意管手下间的事,他们也都有意识的防着他们二人,没让他们接触什么重要的事,也没有过多的为难他们,当养了两只贪心不足的饭桶了。

“离卿,红衣男子是离歌,伤得最重的是离落,穿红衣的姑娘是濯熙,另一位穿黑衣的姑娘是濯馨。”夜卿也是一次将五人介绍了个齐全,除了那刚刚得到的代号,没有多透漏一分。

彼此都防备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