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3.打架,憨憨

濯清好心的再次邀请他坐下,结果对方并不领情,干脆的拒绝。

“真的不坐啊?”

“不坐!”

“哦,那你站着吧。”

“……”你就不能再问一遍吗,再问一遍我就答应坐下了啊喂。

谁也没有再开口,几人尴尬地对坐了一会,濯清感觉有些无聊,拿了一套茶具出来,想着等会蓝若冰出来正好能喝。

濯清优雅且迅速的点着茶,而对面几人却以为这茶是给他们的,几双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

濯清点茶的手一顿,转头看向他们“你们也想喝呀?”

“……,我们……”这话问的,我们是回答想喝还是不想喝。

“我们不喝。”这次说话的依然是欧阳落。

在欧阳落他们的认知里,有人登门不论是客还是友,都是要准备茶水点心的,这是基本礼仪。

“哦。”

听到他们说不喝,濯清就又垂头认真点着茶,以为他们真的不喝。

在璃冰院只有蓝若冰和濯清他们,一开始买回来的那些人训练完后也分出去了,纳兰墨等人也都有自己的住处不住在这,除了蓝若冰以外其他人到了这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即便不是自己动手,也是在别人动手的时候直接开口要。

这璃冰院的打扫事宜都是谁有空闲谁打扫一下,并没有专门的人。

不理解这些弯弯绕绕的濯清单纯的以为他是真的不想坐,就没有在管他了,独留欧阳落一个人站在原地尴尬。

这种尴尬一直延续到蓝若冰过来,幸好她来的不是特别晚,欧阳落并没有尴尬很久。

濯清将刚点的茶放到蓝若冰手边,除了一直站着的欧阳落,其余几人都没有站起来,毕竟几人身份不凡向来只有别人起身迎接他们的份,好在蓝若冰并不在意这些。

“怎么来这么早?”因为纳兰墨他们一般都不会来得如此早,来得这么早的时候一般都是来蹭饭的。

“不是你让人传话让我们过来吗?”欧阳落站了半天,最先沉不住气。

蓝若冰看她一眼,未曾理会“离魄森林所应之事,如今该履行了。”

“你不知我们是谁便想我们为你所用,总该拿出些本事,而不是靠下毒威胁。不是吗?”夜卿开了口,神色淡然,丝毫没有被威胁的慌张。

“毒是我炼的,不算我的本事吗?”

“你这是狡辩,若真想让我们为你所用,便应该拿出真本事而不是背后下毒手,毒是你炼的是你的本事不假,但这并不是暗中下毒威胁的理由。”欧阳落气愤非常,但却端着长久以来的涵养,说不出更难听的话。

“你们想要堂堂正正也可以,那不如比试一场如何,我们都不使用任何外力,单纯的近身搏斗如何。”蓝若冰面无表情地说着,丝毫不虚,毕竟她现在还不能修炼,比赛十分公平……个鬼。

这个世界除了极少数的武师注重加强体魄和拳脚功夫外,很少有人愿意浪费修炼的时间去练习近身格斗。

灵师皆擅长远攻,武师也习惯用兵器战斗,而且武师因为修炼的功法和先天资质等原因,天生比较耐揍,因此也只有少数武师偶尔会放下武器练习一下格斗身法。

除非双方修为差距特别大,不然拳脚打在武师身上和按摩差不多。

据蓝若冰观察五个人里只有欧阳落和凌昭馨是武师,夜卿灵师修为修为较高,楚歌次之。

几人同意了,但因着良好的素养做不出比试时围攻一人的事,一个接着一个的笔试,点到为止,输得很惨,欧阳落尤其的惨,为什么呢?都是有原因的。

凌昭馨和楚云熙因为是女孩子的原因毫发未伤,夜卿和楚歌又因为对手是女孩子未下重手,只有欧阳落这一个傻憨憨,听到打架就兴奋,一拳比一拳狠,蓝若冰就将部分注意力放在了欧阳落身上。

结果这傻狍子越打越兴奋,迎着蓝若冰的拳头上,一分不躲,一毫不避,最后的最后只有他一个人鼻青脸肿。

就……憨憨一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