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空间,阴谋

回到‘罗煞门’的专属房间,摘下面具,甩在上茶几上,把自己也摔在沙发上。

拿出项链,紫魅越看越喜欢,手指轻轻的摩擦着,忽然感觉手指一痛。

做这一行的什么样的伤没有受过,当然不会在意这点小伤,便没有去管,只是仔细观察着项链。

正疑惑着,紫魅周身的场景转瞬既变。

四周昏暗,空荡荡的,紫魅面色未变,却迅速提高警惕,戒备。

紫魅心中疑惑:这是哪?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下了精神类药物,还是……

未想完,一道独属于男孩的清脆童音声音悠悠的传来,声音好似来自四面八方,摸不清源头。

“主人,是你回来了吗?”

声音雌雄难辨,带着些许不确定和……委屈?

听着叫人可怜极了。

“什么主人?你是谁?这是哪?”

紫魅心中莫名,却也保持着多年的清明,一连串问题砸出来,是破坏氛围的感觉。

“主人是你,我是子翼,这是空间。”

子翼虽然很想诉说一下思念,但对于他曾经主人的了解,现在还是识时务的回答问题为好。

“子翼?怎么出去?”

子翼委屈,主人从前从来都不叫他子翼的。

“主人想着出去就可以出去,还有主人可以叫我……小翼。”

话音未落,紫魅已经消失在这片空间,四周空空荡荡,寂静无声。

可怜的子翼在某个角落更委屈了,泪眼汪汪的。

一到低沉的男音响起“没出息。”

子翼“……?”

紫魅从空间里出来,依旧坐在她的沙发上,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在做梦。

既然已经出来了,紫魅也不急着再去探查项链的秘密,打算先去‘罗煞门’汇报任务结果。

将项链挂在脖颈上,拿起面具,出了门。

‘罗煞门’是很多权贵心中的一根刺,不将它拔除,心里总是一阵阵的恶心。

估计没人能想到,‘罗煞门’的仇人遍布,却丝毫不收敛,隐匿踪迹,反而将总部建在了闹区,开了一家拳馆掩人耳目。

紫魅闲庭信步,走的悠哉。

伪装的‘罗煞门’成员见到紫魅,皆是脸色一变,神色恭敬且复杂,点头示意。

紫魅仿佛已经习惯这一切,毫不在意“煞在哪?”

煞,‘罗煞门’的最高领导者,门内成员见之皆尊称一声门主,唯独紫魅敢一人直呼其名,煞也未曾有何表示,任其随意。

“门主在会客室接待贵客,请魅王稍待。”一人颤颤巍巍的回着,一句话说的一头汗水。

魅王,无数次紫魅在生死的边缘徘徊,几乎是用命换来的尊称。

点头,径直离开。

会客室外,木门虚掩,屋内柔和的灯光若有似无的映射出来撒在地上,看不清屋内的人。

紫魅站定,并没有去推门,打算等煞聊完再说,却没想到……

屋内隐隐约约穿出的声音,使紫魅杀意布满眼眸。

“紫魅三日后就满十八了,她的血是不是可以入药了?心脏移植手术什么时候可以进行?”

在137世纪,因为发展、进化、污染、变异等种种原因,每个人的器官和血液都或多或少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虽然没有达到超能力的程度,但也有了一定变化,如体能的好坏,视觉的好坏,器官健康和血液蕴含的物质等等。

但是一般只会有一处或两处影响,有好有坏,如一个人体能很好但心脏不好,体能再好也是白搭,诸如此类。

紫魅的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却很多,她有超强的体能,健康且优于常人的器官,更特别的是,她的血能救命!

未待紫魅将杀意压下,声音便再次传出“我杀了她父母亲人,把她带回来,一直开发她的潜能,让她更强,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十几年,不能再等了,在等我会死的。”

另一道男声传出,没有煞那样的狠厉,有的只是平静,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引不起他内心的波澜。

“急什么,十几年都等了,也不要在乎多等几天。”

“不行,我的身体机能在急速下降,必须取血炼药,换心。”

“你真是一如既往地自私自利。”

话音轻落,似有若无的侧头看了看门口,勾起一抹微笑。

他……似乎知道紫魅在门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