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5.自傲,道理

蓝若冰未说什么,只挥手收了命佩。

“濯清,取些纸笔来。”

濯清取来纸笔,铺于桌面。

蓝若冰在纸上写着什么,每张字未满,却一连写了几张。

折在一起,其中三张分别递给濯清,纳兰墨,纳兰澈,交待了一句就让他们离开了。

正厅只剩下蓝若冰以及那五人,安静的诡异。

“主子,你为什么把任务交给他们,而不交给我们?”离君皱着眉,开口质问。

“主子的事何时轮到一个女又/隶指手画脚了?认清你的身份。”

“是。”离君垂下头,遮掩了眸中怨毒的目光。

“主子,离君也是一时着急帮您分忧,您就别怪他了,他也是为您好啊,您不会寒了下属们的心的,对吧?”濯欢一开口就是清新绿茶。

蓝若冰没理她,又取出一张折好的纸,递了出去“濯雅,濯洁,离念,此事你们三个去办,记得除你们三人外,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半个字。”

“是。”

“至于你们两个,这就是你们的任务。”说着递出一张没有折起来的纸,上面只有寥寥几字,上书‘打扫庭院’

“这……主子,你搞错了吧,让我们去打扫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你们未免太过看得起自己。”

说完起身便走,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们。

蓝若冰回了丞相府,回去的第一件事,就将木板床拆了,摆正新买的雕花软塌,心满意足。

临近傍晚,蓝若冰睡醒,进了空间。

“主人,你来了。”

“嗯,未希呢?”

子翼: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主人,你的灵魂虚化了很多,应该很快就可以与与身体融合了。”

“嗯,我知道,未希呢?”

子翼:……

“主人,你知道吗,小翼可想你了。”你都不想我的吗?就知道未希。

“我也想你,所以未希呢?”

子翼:……谢谢您还有耐心抽空敷衍我。

“哼!不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不哄我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蓝若冰:怎么感觉生气了呢?

未希看了许久的戏,良久方才忍住笑意出现“冰儿,你找我。”

“未希,你是人吗?”

“我……现在不是人,曾经不知道是不是。”

“那不重要,不管你是不是人,你一定会这个世界的修炼方法对吧?”

“我会是会,但你现在不能修炼。”

“为什么不能?”

“冰儿,你会医术,你比我要清楚身体的情况,强行修炼只会害了你,不是吗?”

“是,圣脉尽毁,圣丹破碎,世间灵气万千助长修为,于我却是鸡肋。”

“冰儿,这个世界与你原本的世界不一样,你要相信诸事未定,凡事皆有逆天的机会。”

“未希,那《药典》上可曾说过有何办法?”

“冰儿,你不要听信子翼胡说,那些书我虽看过多遍,但只能看到前面的部分,毕竟这空间我只是一个外来者,并不是真正的主人。”

“我知道的,我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

“冰儿,或许等你身体与灵魂彻底融合,便能完全掌控任羽了呢。”

“未希,你不能将一切都说的太过完美,你明明知道就算主人完全融合,短时间内主人也不可能完全掌控任羽。”

“但是,主人你也别担心,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空间由意念所控,意念由精神所执,只要主人强化精神力,控制任羽就是小菜一碟。”

“精神力如何强化。”

“意念嘛,当然是靠想了,但也不是随随便便的想,而是在战斗中想。”

“战斗中想?”

“冰儿,子翼口中的战斗可不是让你真的去打架,而是在灵海中构建,以自己为敌,见招拆招,取以胜,则以进。”

“懂了,就是白日梦和自己打架,赢了就能进步,可对?”

“……对,与自己对战,并不容易,既要忘彼为己,也需念彼为己,否则易伤彼损己。”

“懂,打的时候要忘记他是自己,将他当做陌生的敌人,但也不能完全忘记自己,否则会伤到自己,对吧?”

“……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