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答应,婚约

蓝若冰也不着急,等着他们权衡。

那黑衣男孩最后咬咬牙,决定上赌一赌,若是真的对自己与弟妹都有利,若是假的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小姐,我来试可行?”

“行,但试后无论作用大小,你们三人都要立誓效忠于我永生不叛,且交出你们的命佩。”

“颖儿也要如此?她还小,不会……”

“我只帮我的人,也只会护我的人,明白吗?”

“……明白。”

“濯清,让林叔准备一桶冷水,一套衣服一并送过去。”

“你服药后,可能会很疼很热,千万不能晕,明白?”

“明白。”

“拿了药过去吧。”

蓝若冰轻轻舒了口气,吃起了桌上的糕点。

蓝衣男孩拉着女孩,和回来的濯清围着桌子站了一圈。

蓝若冰看了一眼,指望他们自觉是不可能了,只能一边嚼着糕点一边开口“都站着干嘛,坐吧,该吃吃,该喝喝,随意些就好,我这没那么多规矩。”

濯清纠结了一会,坐下了,男孩拉着妹妹的手,抿抿唇,没动,蓝若冰也没管,她说完了,别人坐不坐她也管不了。

“哥哥,我想吃那个。”女孩的声音怯生生的传来,小手指着桌上的梅花糕。

男孩看看妹妹,看看蓝若冰,一时拿不准主意要不要动手给妹妹拿一块糕点,便立在那纠结着。

蓝若冰瞧他纠结的样子都看不下去了,自己伸手拿了一块梅花糕,向女孩招招手。

那还看看哥哥,看看梅花糕吞吞口水,男孩松了手,让妹妹过去。

蓝若冰将糕点递给她,又自己吃了起来。

一刻钟过去,蓝若冰吃饱喝足,闲的无所事事,倚着下巴闭目休息。

半个时辰过去,那个男孩终于回来,蓝若冰睁开眼,懒洋洋的看向他。

那男孩径直单膝跪下,态度恭敬异常的立了誓,交了本命玉佩。

“主子,属下纳兰墨,今年九岁,是皇帝的五子,那是我弟弟,纳兰澈,今年八岁,皇帝的七子,我妹妹纳兰颖,今年五岁,皇帝的六女,今后我们兄妹三人定会愿誓死追随主子,永生不叛。”

纳兰澈见他哥如此,也拉着妹妹单膝跪下,立了誓,交了命佩,不为别的,他只是相信他们的哥哥。

“既然答应,纳兰澈你也拿着药去吧,纳兰颖还太小承受不住药性,待日后长大一些在给她用药,她的药就放你们这吧。”

“是,多谢主子。”

“我先走了,没事不要找我,有事最也好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适时会找你们的。”

“送主子。”

蓝若冰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蓝若冰和濯清又去看了铺子,盘了几个铺子,但没留下掌柜,也没继续营业,而是关了门,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蓝若冰站在路旁,思考片刻,开口道“累了,先回去吧。”

“是。”濯清自然不会反对,两人便往回走。

蓝若冰回了院子,难得勤快的收拾了起来,濯清试图阻拦,无果。

两人收拾了半晌,院里总算有了个模样,没那么乱了。

两人又开始收拾屋里,收拾着收拾着,就从一个隐蔽的角落找到了一些东西。

是一块本命玉佩,上刻纳兰樊三个字。

“纳兰樊的命佩怎么会在这?”

“主子,据传夫人与先皇后是至交,小姐出生后便与太子定了一门婚事,先皇后为显诚意便将太子的本命玉佩交给夫人保管,后夫人去世,我将太子的本命玉佩藏了起来,想日后交由小姐决定如何处置,丞相等人几次欲夺,都未成功,若不是今日主子找到,我都忘了此事。”

“原来如此。”

“主子打算如何处理?”

“我不是真的蓝若冰,那婚约我也看不上,寻个机会退了便是,这命佩先留着,没用再扔不迟。”

“全听主子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